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4章 大校杨文清
    等李思宁走后,洪峰收回法阵走回了别墅内。

    欧亚菲坐在沙发上看他一眼,咬着嘴唇道:“峰,对不起,让她误会你了。”

    洪峰无所谓的笑笑:“这是她的问题,不是你我的,思宁这人心不坏,就是太固执,也许有一天她会想明白的。”

    欧亚菲给他倒了一杯水:“峰,其实…我也有很多问题,就算你是特案局的刺客,可这一身大本领…究竟跟谁学的?”

    欧亚菲也很好奇,洪峰刚才施展法阵的时候,她在别墅内看的一清二楚,不免也被震慑够呛,虽然她早就知道这别墅区被他施加法阵了,可没想到会这么恐怖!

    “跟谁学的?这个…暂时不方便说,等日后有机会了,我自然会告诉你。”

    洪峰话锋一转:“对了,这两天我要回奉阳一趟,让洪斌和行者多跟着你。上次送你的紫金灵石被九重真人给打碎了,我回头再给你打造一个!”

    欧亚菲点头笑笑:“嗯好!”

    ……

    第二天一早九点,欧亚菲上班后,洪峰收拾收拾东西,就准备回奉阳去看看父母,顺便在那住一段时间。

    他这一走就是半年多,连点信都没有,也不知道父母和白姐姐还有夏岚怎么样了,他心中很是牵挂啊。

    就在他刚要出门时,别墅内的电话响了起来,而让他有些以外的是,电话是杨冰丹打来的。

    “洪峰先生,您在别墅呢?我方便进来吗?”杨冰丹声音冰冷,听起来有点小火气。

    “有事?我正要回奉阳一趟!”洪峰皱眉道。

    杨冰丹正色道:“您先晚一点走吧,我爷爷想见您一面。哦对了,我爸也回来了,他也想见见您。”

    “你父亲?杨文清?呵呵!”

    洪峰冷冷一笑,心道这是要找他三儿子回来为他孙子杨勇志断筋的事情报仇吗?

    杨文清是军队大校,正师长,这一点洪峰早就调查清楚了,对于杨家的每一个人,他可以说是了如指掌。

    在华国境内,只要你是正常的公民,除了最顶层的几位领导人之外,特案局想查谁都能查个一清二楚!

    杨文清这种大官在普通人眼里是高不可攀,但在他眼里就是个凡人。

    洪峰现在已经是结丹期第三阶段大成修士了,并且有一件灵器和一件法器在手。别说他区区杨家了,就算是常规部队都奈何不了他,除非是动用特殊武器。

    “好,我这就出门。”

    洪峰速度很快,一分钟左右就走出别墅了,杨冰丹看到他还有点埋怨:“我说洪大先生,我这人都来了,您也不说请我进屋坐坐,怎么?怕浪费您家茶叶啊?”

    “我也正好也要出门,下次吧!”

    洪峰侧头看她一眼:“你爷爷找我何事?该不会是要为了杨勇志断筋的事情找我报仇吧?”

    杨冰丹抿嘴一笑,有意挖苦道:“洪先生想多了,以您现在这个级别,别说是我杨家了,这整个宁省又有几个人敢得罪您的?”

    洪峰勾起嘴角,不以为然道:“我这人一向恩怨分明,杨勇志他既然惹怒我,就要为此付出代价,我要不是看在你爷爷的情分上,早就取他狗命了。”

    看着洪峰冰冷的目光,杨冰丹这才微微低下头,她知道眼前的人,已经不再是那个初入滨海会点工夫的年轻小子了。

    她还清晰的记得双方第一次见面,洪峰就展现了一手点穴**,当时爷爷就说他必成大器。果然不出所料,短短一年多的时间,他就已经站在宁省顶端俯视众人了。

    “也是,杨勇志那混小子就是欠揍,一天不学无术,到处惹是生非。杨家的名声都快被他给败光了,要不是看在二伯的面子上,我早就踢他了,这次给他点教训也是好事,希望他以后能有所收敛。”

    “不过…我爷爷知道这件事后,也确实很生气,但等我父亲来后,他这气也就消了,所以才想请您过去一趟!”

    杨冰丹立刻就把话收回来了,虽然她很看不上这个堂弟,但毕竟也是她亲戚,更是杨老的亲孙子!

    洪峰面色阴冷:“我不管他后台有多硬,但凡得罪我的人,我绝不饶恕!”

    杨冰丹脸色一僵,但也没多说什么,她知道洪峰已经不是杨家能压住的人物了,相反杨家还得指望他重振雄风呢!

    ……

    杨家大院内,杨老正跟一个穿着军装,肩膀上扛着一杠四星的大校喝茶聊天。

    这大校身材魁梧,四方大脸,军人的气质明显,此人正是杨冰丹的父亲,杨老的三儿子杨文清!

    二人正谈话的工夫,杨冰丹就领着洪峰走进了大院内。

    杨老立刻起身上前迎接,一脸笑容的伸出手道:“哎呀洪先生,好久不见啊!”

    杨晋远走路虎虎生风,可见他这一年内伤已经痊愈,现在看样子功力也提升了不少,恐怕已经有外炼大成的段位了!

    洪峰也礼貌的伸出手:“杨老,久违了!”

    “哈哈…快请坐,冰丹,倒茶!”

    等二人坐下后,杨冰丹在旁边给洪峰倒茶,除了他们四人之外,杨文清身边还有几个穿着军装的战士,看样子应该是警卫员。

    杨老这时介绍道:“文清啊,洪师傅我就不用介绍了吧?之前你们可有过一面之缘啊。洪师傅,这是我小儿子杨文清,也就是冰丹的父亲,您可还记得?”

    “自然记得,没想到杨先生都已经是大校了!”

    洪峰冲他微微一笑,一年前在威尼斯酒店的天华集团年会上,也就是他打残岩石的当天晚上,他就见过杨文清一面,只是并没有什么交流。

    “洪师傅说笑了,您依旧是气宇非凡啊,您如此年轻就有这等成就,属实让人佩服。”

    杨文清一抱拳,眼神中不免流露出一丝的羡慕之情,一年前的洪峰还只是个会点拳脚的青年,可现在就连他这位大校都不敢小视。

    洪峰话风一转:“杨老找我来,有何要事啊?”

    “怎么?没事就不能找洪师傅喝茶了?”

    杨晋远喝了口茶水,似笑非笑道:“现在洪师傅可不比一年前了,您已经是站在宁省顶端的人物了,恐怕…是不待见我这个老头子喽!”

    洪峰笑着摇摇头,并没有接话。杨晋远明显还是有点生气,毕竟他孙子的脚筋断了,这就等于是变相打了他杨家一耳光,让他们杨家在众多大佬面前丢人现眼啊。

    但洪峰看得出来,杨晋远虽然有点火气,但也只能压下去了,至于原因,恐怕是不想得罪自己!

    杨晋远放下茶杯,正色道:“洪师傅,这次请您来,确实是有要事,还希望您能帮忙啊。”

    “您说!”

    洪峰伸手示意道:“我能帮的,一定帮!”

    “文清啊,还是你来说吧。”

    杨老拍拍了杨文清的胳膊,后者点点头,然后脸色凝重道:“洪师傅,外面都说您不光精通武道,还精通术法,武道我自然是见识过一次,只是不知这术法,您也真会?”

    “懂点皮毛!”洪峰谦逊道。

    “洪师傅,不管是术法还是武道,您能否给我展现一下?”杨文清目光中带着期盼,但同时也很锐利!

    洪峰无语的笑笑:“展现,我看没必要了,说事情吧。”

    他可不是卖艺的,还需要让你检验一下,真是不自量力。

    “这…”

    杨文清看了杨老一眼,杨老尴尬道:“洪师傅,您别误会,文清他没别的意思,就请您小试一手,让我们几个开开眼!”

    见杨老如此诚恳,洪峰也不好再推辞,他扫了一眼院内的摆设,突然看到旁边有一个大木人桩,想必这是杨老平时用来练武的!

    “杨老,这木人桩可否借我一用?”

    杨老一愣,点点头:“自然可以,老朽平时就是用他来练武,这可比一般的木人桩要大不少,洪师傅不妨试试!”

    “打坏了不用赔吧?”洪峰半开玩笑道。

    “哈哈…”

    杨晋远仰头大笑道:“洪师傅,您没发现这木人桩有何不同吗?这可是纯铜打造的,老朽平时也只能稍加练习,您要是能给打坏,那我无话可说!”

    杨文清和杨冰丹父女两心中也有些怀疑,这可是实心纯铜打造的,这东西别说人力了,就算是用枪都打不坏。

    洪峰坐在椅子上,那木人桩距离他们大概有十米远,他连站都没站起来一下,很随意的一拳就打了过去!

    只见他拳头处白光一闪,就听砰的一声巨响,这纯铜做的木人桩瞬间就被打碎了,铜渣碎片是漫天飞舞啊,叮叮当当的落在了大院内,前一秒还是完好无损,这下一秒就彻底消失了。

    这还是洪峰收住了真元,要不然这一击整个别墅都得夷为平地!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