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3章 卑鄙无耻的小人
    赵少坤一看洪峰敢藐视自己,当下就有点难堪:“你居然不知道我是谁?”

    “我管你是谁呢,我有必要知道吗?”洪峰端着酒杯,冷哼一笑嘲讽道。

    “你说什么?”

    赵少坤气的差点发疯,在整个奉阳,有谁敢跟他坤少爷这么说话,就算是市长家的儿子见了自己都得客客气气的,更何况是你这个不入流的小角色了,你以为你穿上个西装就是上流人士了?你还差得远了。

    “喂臭小子,这是宁省赵家的赵少坤公子,你不要以为你攀上夏总就行了,放低姿态你才能有活路。”徐铭达在一旁不冷不热的插了一句话。

    赵少坤活动了一下脖子,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算了算了,一个没见过市面的小角色,也不能怪他。”

    木子聪一看洪峰没反驳,当下贼笑道:“哎呦,原来你还真是无业游民啊?今天可是奉阳的商会晚宴,来的都是公司老总和各路精英,你一个不入流的闲散人员…跑这来干嘛?”

    他看了一眼洪峰手里的甜品,撇嘴一笑:“哦…我知道了,感情你是跑这来混吃喝的啊?是谁允许你进来的。”

    “笑话,我向来出入自由,还需要谁的允许?木子聪,别再这丢人显眼的了。”洪峰喝了一口喝红酒,代答不理道。

    “臭小子你不用给我嚣张,你给我等着,我让这里的安保把你轰出去。”

    就在木子聪刚要去找安保的时候,赵少坤一把拉住他小声道:“哎木少,别那么冲动吗,这位兄弟可是夏总带进来的,你这么做,不是让自己难堪吗?”

    “夏…夏总?夏岚?”

    木子聪这才恍然大悟,难怪他能来这呢,感情又是靠夏岚的关系,他顿时就火冒三丈啊。

    “对啊,而且我还听说,他是以夏总男朋友的身份进来的。”

    赵少坤别有用心道:“木少啊,夏总如此美丽有才的女子,居然会跟一个不入流的臭小子,真是可惜喽!”

    “咱们圈子里谁不知道,你之前可是一直再追夏总,现在被这小子给捷足先登了,这可有损你的颜面啊。”

    木子聪脸色一阵红一阵绿的,他几乎是从牙缝里硬挤出几个字来。

    “坤少,你别乱开玩笑了。”

    他深吸一口气道:“我现在已经跟梁君订婚了,这话要是让梁家人给听到了,难免会引起误会。”

    其实他心里也很窝火,他追了夏岚好几年,可到头来还是没能抱得美人归。

    如果夏岚答应跟他在一起的话,他也不可能同意跟梁君订婚,虽然明知道这婚姻就是为了家族利益,但他一看追求无果,干脆就选择有利可图吧。

    在梁家和夏家之间做选择的话,很显然梁家优势更强,毕竟这是北东三大家族之一,是海商集团不能比的。

    但今天是什么场合啊?这是奉阳商会,他要是当着诸多老总和商人的面前,因为夏岚跟洪峰闹起来,那他在梁家面前就解释不清楚了。

    这门政治联姻对他和整个木家来说极为重要,阴险狡诈的木子聪,又怎会因为吃醋而打乱阵脚呢。

    赵少坤一看没挑拨成功,他干脆自己上了:“既然木少这么说,那就证明你跟夏总没什么关系了。不瞒你说,我也喜欢夏总,之前要不是你一直再追求,我早就下手了。”

    “现在你跟梁君已经订婚了,我是不是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展开追求了?”

    木子聪瞪他一眼,咬牙冷笑:“呵呵…这是你的事情,跟我没关系。”他话说完,转身就离开了。

    赵少坤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冷冷一哼,然后扭头扫视洪峰一眼:“我看你这熊样,八成也是个被甩的货,识相的就离夏总远一点,你还不够资格跟咱们站在一起。”

    “哼,趁我还没发火,给我滚远一点。”

    洪峰这话一出口,不光赵少坤愣住了,就连站在一旁的邓欣婕和徐铭达都傻眼了?

    这可是奉阳赵家的大少爷啊?就连市长公子见了都得好生相待。你一个小白脸子居然敢出口骂他?这真是要翻天了啊?

    “臭小子,你他妈居然敢骂我?你以为有夏家给你撑腰,老子就不敢动你了吗?”

    赵少坤顿时暴走了,当着这么多上流社会人士,这不光是他个人面子的问题,这就等于是一巴掌打在了他赵家人的脸上。

    “哦?是吗?那你动手啊?”洪峰不以为然的笑道。

    “混账东西!”

    赵少坤气的刚要动手,就被旁边的徐铭达一把给拉住了。

    “别别别坤少,今天是奉阳商会,这么多人看着呢,你要是在这打起来,你赵家脸面也无光啊。”

    赵少坤这才作罢,但依旧不依不饶:“小子,还没人敢骂我呢?这笔账我记下了!”

    “那又怎样?”洪峰依旧一副死面孔,不冷不热的。

    ……

    就在洪峰和赵少坤对持的时候,在他们不远处,有两个年轻男子正端着酒杯说着笑里藏刀的话。

    “梁少,听说你妹妹梁君跟木子聪订婚了啊?真是可喜可贺啊。”一个身材高大,长相不俗,满脸邪气的年轻男子拱手笑道。

    他叫童磊,三十三岁,是宁省童家第三代接班人,也就是洪峰的亲表哥,他今天是代表童家来参加这个奉阳商会的。

    在童家这一代中,只有他和他亲弟弟两位候选人,现在童家的掌舵人就是童磊的父亲童格辉,而他作为大公子,也是最有希望继承大统的。

    家族继承一般都选择男性,所以女孩子基本上都可以排除了,至于像洪峰这种外姓人,童老爷子压根就不会考虑,尤其是童杰,她已经被童家给逐出家门了。

    梁超单手插兜,勾起嘴角笑道:“谢谢,听说…你也快接替童家掌舵人的位置了,我也该恭喜你啊。”

    “哈哈…”

    童磊一摆手:“梁少真会说笑,我老爹身体好着呢,暂时还轮不到我,我也就是临时跑跑腿。”

    梁超阴阳怪气道:“磊少谦逊了不是?谁不知道你磊少是出了名的手腕强硬,你那个弟弟又怎会是你的对手呢?”

    “梁少别开玩笑,我跟我弟弟感情好着呢,童家这一代由谁来掌管,我都无所谓!”

    童磊脸色一沉,但立刻又恢复了:“反倒是你梁家可要小心了,听说这木家可不是省油的灯,那木尚忠父子二人,一个比一个阴险狡诈,当年在滨海可谓是人人皆知啊。”

    “嗯!磊少说的在理,你对木家的了解果然够深刻啊。”

    梁超话锋一转:“我记得当年…童家好像传出过一件丑闻,你们老爷子联合外人打压自己家人,最后逼的对方家破人亡一败涂地,有没有这回事啊?”

    这件事正是当年木氏集团跟信南集团之间的争斗,木家一路追杀洪峰不说,还把信南集团给搞垮了。

    而这里面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因素,就是童家插手了,童老爷子不念父女之情,居然莫名其妙的帮木家打压童杰的公司,这才导致信南集团快速的崩塌,要不然信南集团起码还可以支撑几年。

    童家本以为自己做事很隐蔽,但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件事还是泄露了,并且很快就在奉阳上流社会传开了。

    父亲打压女儿,并陷害女婿进监狱,这种冷漠的家族真是让人既寒心又气愤。

    童家仗着自己三大家族的地位,就可以肆无忌惮的碾压一切,连洪峰被木子聪派人追杀时,他童家不仅是隔山观望,还暗中泄露过几次洪峰的行踪。

    梁超身为梁家未来掌舵人,自然是知道这一切的,你童磊还提醒我呢,你们童家连木家都不如,起码木家还没自相残杀呢。

    童磊顿时脸色巨变啊,脸上的肌肉都在抖动,但作为宁省大少,他还是压制住了内心的怒火。

    “梁少不要道听途说,那都是没有的事,我童家上下,怎会有这种卑鄙无耻的小人。”

    梁超轻轻笑道:“磊少说的对,是我失言了,也只有卑鄙无耻的小人,才能干这种离经叛道,猪狗不如的事情,你说对吗?”

    他这是拐着弯的骂童家所有人呢,可童磊还没法反驳,谁叫他刚才无意间把自己家人都给送前线去了呢。

    当下童磊只好尴尬一笑:“没…没错,梁少说的在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