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2章 高家的命途
    “你这是什么态度,你什么意思?你就这么跟长辈说话吗?”

    “老四,童杰,你看看这小子,还有一点家教吗?站没站相,坐没坐相,说话颠三倒四的,成何体统啊。”

    “小峰,你也太不懂事了吧?你惹了这么大的麻烦,大伯母说你两句怎么了?你还不乐意了啊?”

    “也不知道是哪跑出来野孩子,居然敢在高家撒野,要不是看在四叔的面子上,谁认识他啊。”

    一时间高家所有人都在指责洪峰,甚至有人还嘲讽他的无知无能,包括他的穿着打扮等等,总之就是把洪峰贬低的一无是处。

    高卫国和童杰包括白小南在内脸都快绿了,尤其是童杰,内心有一股强烈的怒火再燃烧。

    可三人真是插不上一句话,原本事情已经很糟糕了,这要是再火上浇油,搞不好得打起来!

    ‘嗙!’

    “行啦,都给我住口!”

    老爷子实在看不下去,最后拍着桌子大喊了一声,这时候高家上下的谩骂和嘲讽才渐渐平息。

    而洪峰至始至终都没说一句话,只是冷眼看着他这些亲戚所表现出来的一切情绪,他内心很平静,依旧没有任何波澜。

    “骂完了吗?没骂完你们继续骂!”

    洪峰伸手示意一下,嘴角还挂着冷冷的笑。

    大伯母刚要开口再说话,就被洪峰给打断了:“一个杨勇翰就让你们丑态百出,还真是可笑啊,这就是你们的为官之道和做人之道?在你们眼里,是不是这一切都大于亲情?”

    “我知道你们不把我当亲人,但我爸呢?他总归是你们的亲人吧?你们处处针对他,句句话搓他心窝,什么意思,是不是感觉我们一家都很软弱啊。”

    “你这话…”

    “听我说完!”

    二伯母刚开口,就被洪峰那阴冷的目光给镇住了,顿时就脸色苍白,后面的话居然卡在嗓子里说不出去了!

    洪峰冰冷的眼神扫过众人,要不是念在有血缘之情的话,还敢出口重伤他的家人,早就让这些人断胳膊断腿了!

    “在你们看来,杨勇翰是大人物,那杨家更是高不可攀,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就因为我不卖他帐,你们就把矛头指向我?”

    “别说是他杨家了,就算是三大家族又如何?我依然不卖帐!我告诉你们,我来这并不是为了你们,只是为了给爷爷祝寿,你们的事情与我无关!”

    “好一个与我无关啊!”

    大伯高建国点头冷笑:“老四,你就这么任由着他?你这几年是不是坐牢都坐傻了。”

    “大哥!”

    高卫国终于开口了:“小峰虽然说话比较重,但也不无道理,大鹏的前途,终究是要靠他自己走,打铁还需自身硬,靠这些旁门左道,成不了大器。”

    这就是洪峰的父亲,耿直、坦诚、为人正义。在官踌了这么多年,他从不搞拉帮结派,要不然他早就升到市局了,当年也不会窝在一个分局当副局长!

    “你…你…”

    高建国气的脸色发青,指着高卫国愣是连一句话都没说出来!

    “行啦,都少说两句!”

    见老太爷真发火了,众人才不敢多话了,就连老大高建国都乖乖闭嘴了,只有洪峰一人傲立在大厅中间,面色平淡,不卑不亢。

    “大鹏的事情,也不怪小峰,老四说的也没错,这做人终归要靠自己,外界的能量只是一部分。”

    “是爸!”

    高建国沉声叹口气,一咬牙就把头转了过去。

    老爷子又缓缓开口:“小峰啊,他们怎么说都是你的长辈,要懂得礼数!”

    “我明白了爷爷!”

    洪峰这才收起锋芒,毕恭毕敬的点了点头。

    老爷子一看差不多了,就挥了挥手,这场极为不协调的聚会就算是散会了。

    洪峰一家被老爷子留在了别墅内,其他人则是各回各家。

    ……

    等走出别墅后,二伯母呸了一口骂道:“呸,什么东西吧,一个不入流的打工仔,还真把自己当成高家人了,也就老四和童杰拿他当回事,这种人,一辈子都是废物。”

    老三高胜国气道:“老爷子和老太太就是偏心,打小就向着老四,现在老四一家都混成这样了,还偏向呢!”

    “谁不说呢,还把小强的跑车给弄走了,真他妈够可以的了,我看老四这个干儿子,也是个坑蒙拐骗的货。”

    老二高爱国撇嘴损了一句,他向来跟高卫国就不对付!

    “行了二哥,明天就是老爷子的大寿了,到时候,我看他一家怎么丢人!”

    三伯母贼兮兮的笑着,哪里还有一点副局长夫人的形象,整个就是一三八婆。

    众人闻言都得意的笑了起来,你们一个监狱分子,一个公司倒闭又才勉强支撑起来的小老板,还有个一无是处的干儿子,唯一能端得上台面的也只剩下白小南了。

    老大高建国眯着眼睛,心道明天就是老爷子的大寿了,到时候不光高家各支都会来,还有很多来拜访的朋友,我看你如何面对这尴尬的局面!

    ……

    洪峰当天晚上凌晨,就独自一人来到了别墅后面的启运山,据说这山是风水宝地,住在这一左一右的人,世代都会受到山神的保佑,保佑你一路仕途平坦,无灾无难。

    高庵石选择住在这里,有一半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个,另一半则是空气比较好,在这重工业的城市里,能有一片绿洲已经是个奇迹了。

    而对于洪峰来说,这里有没有山神,是不是风水宝地他不是很清楚,但这里的灵气却是整个顺天市最充足的地方。

    他盘腿在山顶打坐,吸收着月光和大自然的能量,虽然这能量很薄弱,但总比没有强!

    清晨四点半,一个布衣老者,步伐有些蹒跚的爬上了山顶!

    “小峰?你咋起这么早啊?”

    高庵石喘着粗气,背手走了过去,他很纳闷,自己这个小孙子怎么跑这来打坐了?

    洪峰微微睁开眼睛:“爷爷,看您的身体,有些大不如前啊。”

    洪峰早就知道高庵石上来了,他的神识一直笼罩着整座大山,就连路过一条小虫子他都能知道。

    老太爷坐在旁边的石头上叹口气:“哎,岁数大了,不中用了。”

    “小峰啊,这一晃…已经快十年了,爷爷真是没想到,还能再见到你,当你爸告诉我你还活着的时候,爷爷心里这块石头总算是落下了。”

    洪峰慢慢站起身,走到老爷子身边,轻轻握住他苍老的手:“我回来了爷爷,不会再走了!”

    “好好!”

    老爷子眼眶有点湿润,他擦了擦眼角:“小峰,这么多年来,你究竟去哪了啊?为何会换了一副面孔?”

    要不是高卫国告诉他,他铁定认为这就是个陌生人,甚至连名字都已经改变了!

    “一言难尽啊!”

    洪峰看着老爷子枯瘦的脸安慰道:“但请您放心,不管到什么时候,我都是您的孙子。”

    老爷子欣慰的拍了拍他手背,没继续深问,因为他很清楚,如今的洪峰大难不死,早已不再是那个顽劣的大男孩了。

    看着他那深邃的眼神,就知道他经历过无数的磨难,也只有经历过人间疾苦的人,才能有这种大彻大悟,看淡一切的眼神。

    “小峰啊,你为何在这打坐?”

    “练功!”

    洪峰笑道:“这是恩师传授给我的一种功法,可以吸收这月光和大自然的力量,再转化为自身力量,供我所用!”

    老爷子点了点头,似懂非懂道:“嗯!打坐确实可以修身养性,你以前脾气暴躁,难怪现在能这么沉稳!”

    高庵石显然是没明白洪峰的意思,他还以为这吸收力量,就是在锻炼自己的意志,或者说是磨练自己的心志,毕竟这吸收能量,听起来神乎其神的。

    洪峰也没做过多的解释,他扶着老爷子道:“爷爷,要不然我教您吧,可以延绵益寿的!”

    “罢了罢了,我这把老骨头啊,也就这样了。”

    老爷子看着远处,脸色平淡道:“昨天家里发生的事,你也别忘心里去,不管怎么说,他们也都是你的长辈!”

    “而且…他们也不知道你还活着。其实我知道,一直以来,他们就对你们一家都有偏见,但毕竟都是一家人,斗来斗去,只会让外人看笑话的。”

    “爷爷老了,有些事情也力不从心了!”

    老爷子唏嘘道:“这是我还活着,如果我死了,高家兴许也就散了。”

    “有我在,您不会死的!”

    洪峰眼神坚定,即便老爷子真有什么大病,他也能手到病除,甚至可以起死回生。

    老爷子欣慰的笑笑:“傻孩子,人终归是有一死的!”

    “只是…高家走到现在…已经大不如前了啊。”

    “你大伯看似精明,实则志大才疏。你二伯做人心胸狭隘,自私自利!你三伯还算憨厚一些,可实在是碌碌无为,资质平庸,能走上副局长这个位置,已经算是他的大运了。”

    “你父亲虽然才识过人,但为人太过偏激耿直,要不然也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这四个儿子里,我对你父亲寄予厚望,可没想到…你父亲遭奸人所害,前途举不说,还蹲了几年大牢,哎…这就是我高家的命啊。”

    老爷子一想起高卫国进监狱的场景,他内心就一阵绞痛,当年他托人找了多少关系,可最后还是没能把他这个小儿子给救出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