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3章 八十大寿
    命运!

    也许在凡人眼里,一切都得信命,或者听从于命运的安排!

    但对于修仙者来说,命运就是用来突破用来改变的,修仙之路本就是逆天而行,雷劫更是一种天谴,但洪峰身为九鼎战仙,南海仙尊的唯一弟子,命运早就被他给甩在身后了。

    如果洪峰不回到世俗界,那么滨海之前所发生的一切将不复存在,是他改变了命运,扭转了乾坤。

    是他打破了沉睡多年的武道界,又一举惊动了术法界,他的出身,本就是在逆天改命,难道这一切还不是证据吗?

    老爷子打起精神道:“小峰啊,如果你没回来,爷爷也就不报任何希望了。但你回来了,爷爷就把最后这点希望寄托在你身上了,你虽然从小顽皮倔强,但你秉性善良,为人宽厚,如果运用得当,你将来必是一个可造之材。”

    秉性善良?为人宽厚?

    洪峰笑而不语,也许他在家人面前就是这样。可对于外人来说,他比魔鬼还可怕,比猛兽还凶狠。

    当然老爷子并不清楚,无论洪峰有多大本事多大成就,也依然是他的小孙子。

    老太爷掏出烟袋锅子点着,抽了两口道:“这做人啊,就应该像水一样,不管是在碗里,还是在瓶子里,你都可以随着环境而变化自己,但归根结底,水还是水,不会因为外界因素改变自己的内在。小峰,你明白爷爷说的话吗?”

    “小峰明白!”

    洪峰握紧老人的手道:“爷爷您放心,只要有我在,高家就不会垮掉的!”

    “好!有你这句话,爷爷死也瞑目了。”

    一滴浑浊的泪水,从老爷子眼角悄悄滑落了下来。

    ……

    上午十一点,顺天市,海天大酒店!

    这是顺天一家四星级酒店,老二高爱国今天把这里给包了下来,用于给老爷子高庵石过八十大寿!

    当然了,这钱也是由顺隆集团出资,原本高庵石想在家中宴请亲朋好友,但别墅实在太小,根本就容纳不了那么多人。

    酒店的大门口挂着一条醒目的红色大条幅,上面写着祝寿贺词:

    ‘恭祝高庵石老太爷,八十大寿,祝老人家寿比南山,福如东海!’

    此时酒店门口已经停了不少车了,但依旧还有车不断的在酒店门口排队,这些人多数都是高家的旁支,也是来给老太爷祝寿的!

    “哎呦,三弟来了!快快快,里面请!”

    “忠哥你可来了,就等您呢。”

    “老舅,可有日子没见到您了,快请快请!”

    “大表哥,你可想死我了。”

    高卫国他们兄弟几个,外加各自的爱人,都在大厅门口迎接高家的旁支和洪峰奶奶王瑛家的亲属,提前来参加寿宴的人,基本上全是亲戚!

    高卫国站和童杰站在一旁,就显得有些多余了,因为多数亲戚都只是跟他点点头笑笑,或者简单的打个招呼,更有甚至干脆连看都不看他一眼,直接就从他身边走过去了。

    这里面老大高建国是人气最旺的,由于他是市委书记的大秘书,身份都显得跟别人不太一样。

    西装笔挺的他往大厅门口一站,立刻就引来不少亲戚的寒暄温暖,一个个是面带微笑阿谀奉承着!

    “建国哥,听说你要当市委秘书长了啊?我可得提前恭喜您了。”

    高庵石三弟家的儿子抱拳笑着,那笑的真叫一个犯贱啊,脸上的褶子都能夹死苍蝇了。

    “还是咱们建国有能耐啊,这马上就要当常委了,咱们高家可就全靠你了啊。”

    高庵石大哥家的女儿也捧了一句,不停的跟高建国套近乎。

    其次老二高爱国和老三高胜国也不错,毕竟一个是集团公司的掌舵人,另一个是市局副局长。

    “爱国现在也不错啊,公司大老总,顺隆集团在你的领导下,也算是飞黄腾达了啊!”

    “胜国你啥时候提一把手啊?你可在司法局也混了几十年了啊。”

    高家这些旁支也是极力围拢,虽然都说着貌合神离,笑里藏刀的话,但表面工夫做的还是蛮到位的。

    众人是谈笑风生,看起来那是相当和谐啊,洪峰的几位伯母也笑的花枝招展,每当有这种诚的时候,那都是在炫耀自家的能耐和本事,这场寿宴看似普通,实则是暗藏争斗。

    高家内部看起来是一片祥和,但都是明争暗斗的,尤其是这几个妯娌之间。

    除了童杰之外,她们这几个真是见缝插针,没少在私底下相互使绊子,表面上还得装出一副亲情至上的样子,实则都是在为了自家的利益和权势。

    童杰这时脸色有点难堪,碰了高卫国一下:“要不…咱们还是别在这站着了,怪难堪的。”

    高家旁支已经来不少人了,但到目前为止,愣是没一个人主动跟他俩能聊上一句。

    甚至有人一见到高卫国,立刻脸色阴冷扭头就走,有几个人还向他冷笑嘲讽,这一刻的高卫国夫妇,真就如小丑一般。

    “再等等吧,今天是爸的大寿,怎么也得把面子撑足啊。”

    高卫国内心也是五味杂陈的,当年他没进监狱的时候,这些亲戚多少还能给他点面子。

    可自从他入狱后,那真是墙倒众人推啊,不但没人帮他一把,反倒把他当瘟神一样躲远远的,这真是世态炎凉了,连亲情都变的如此淡漠了。

    童杰一看他态度坚硬,也就没再说什么,反正她也早习惯了这种无视,就当是站在门口赔笑了。

    等高家旁支和这些亲友差不多都进到大厅后,老大高建国这时瞄了他一眼,撇嘴哼道:“老四,现在知道这人情世故的重要性了吗?你当初要是也能这么圆滑的话,真不至于会混到今天这个地步。”

    “大哥说的是,我这人就这性格!”高卫国苦笑一声,也没生气。

    老二高爱国一脸得意道:“我说卫国,你真是蹲监狱都蹲傻了,你看看你那个不成器的干儿子,什么东西吧!在这么下去,他用不上两年也得进去,你再看看你现在,高家上下没一个人待见你的。”

    “二哥,话也不能这么说,老四要不是因为被人陷害进了监狱,他也不至于这么狼狈。”

    老三高胜国有点看不过去了,再怎么说也都是亲兄弟,虽然是这个道理,可总不能戳人软肋啊,这不是等于损人一样吗!

    二伯母摇头晃脑的笑着:“人家老四才不会在乎别人的眼光呢,这叫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了吧,对不对童杰?”

    童杰恨的牙都痒痒了,她愣是从嘴里硬挤出几个字来:“二嫂,我们家过的再不好,但也是自力更生。不像某人,就靠耍小聪明和争权夺势,还得靠着自家的产业苟活!”

    “你…”

    “童杰,你怎么说话呢?”

    二伯母还没等发威呢,她爷们高爱国听不下去了,立刻就瞪圆了眼睛。

    “怎么了二哥?我有说谁吗?你该不会是认为我说你呢吧?”童杰冷笑一声。

    “我说你…”

    “行了老二,今天是爸的八十大寿,你们都给我收敛点,要吵回去再吵,少给我丢人现眼!”

    老大高建国怒斥了一句,高爱国这才哼哼唧唧的闭嘴了,二伯母则是藐视了一眼童杰和高卫国,扭着身子就走人了。

    高家上下这时已经到齐了,这整个大厅能摆下五六十桌,但这座位可都是固定的!

    最前排的是高庵石等几个兄弟和夫人,坐在正中间的位置,右手边的位置则是留给他们子女和子孙坐的,但这个位置是极有讲究的,不是谁都能坐上的!

    凡是身价过亿,或者在政府部门任职的处级以上领导,你们这个小家庭才有资格坐在前排。

    高家除了高卫国之外,其他三兄弟包括他的小妹都有这个实力,自然还有高庵石几个侄子,在临市也是机关领导,还有一位更是当地的亿万富豪!

    然后依次在往下排,什么科级干部,千万土豪等等,等级制度划分的很是明确,这一点并不是高庵石要求的。

    而是高家历来都有这个习惯,甭管是谁过大寿或者是举办高家年会,都是按照这个惯例执行下去,说是为了激励人不停的往前进,其实就是一种变相的区分高低贵贱。

    最边角最靠后才是高卫国他们这些毫无成就,社会最底层人坐的位置,几乎都快到大厅门口了,属于最差的角落。

    然后左手边则是前来拜寿的亲朋好友,这位置也是非常有讲究的,最前排是留给官位最大和资产最雄厚的人。

    然后以此类推往下排,凡是在前面坐着的,那都是有一定身份和地位的人,越往后则是越差劲。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