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6章 顶礼朝拜
    ,!

    一场生日寿宴,现在被他们给明晃晃的变成了收礼炫耀的场面了,这前来拜寿的人,奔着谁来,这礼金或者礼品就送给谁。

    唯独只有高卫国和童杰二人孤零零的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二人尴尬难堪,简直是无地自容啊。

    高卫国自从进监狱后,曾经的那些同事早就跟他断绝来往了,别说是现在的他了,就算是他以前在位的时候,估计也没几个人。

    这就是因为他做人太耿直的原因,至于童杰,她以前的生意伙伴都在滨海,但自从信南倒塌后,也只剩下李思宁的母亲胡月梅还跟她有来往,其他人也早就避而远之了。

    “哎…”

    童杰无奈的叹了口气,早知如此,就应该通知奉阳的几个生意朋友过来给撑撑场面了。

    虽然不是什么大公司老总,但起码也有点人气啊,总不至于像现在这么丢人现眼。

    全家上下似乎都在看他二人的笑话,不用说高卫国他们兄弟几个了,就连高庵石那些侄子侄女都在一旁抿嘴偷笑,

    高卫国慢慢握住童杰的手,勉强笑笑:“没事,咱就是给爸过个生日,那俗世一套不搞也罢!”

    童杰还能说什么呢?只能尴尬的赔笑了。而她这时刚好看到洪峰二伯高爱国那藐视的眼神,更让她内心一阵悲凉。

    “洪峰,你家怎么一个人都没有啊?你不是说…只要有你在,就一切都不是问题吗?”

    高强抬头看着洪峰,抿着嘴笑问道,可这笑容明显只是嘲讽和鄙视。

    洪峰没开口,依旧一副悠闲的表情再喝着茶水,好似没听到他说话一样。

    高尚这时插话道:“强哥,兴许人家说的是实话呢?你别忘了,咱四婶那可是宁省童家人,说不定…人家也把自己当成童家大太子了呢,哈哈…”

    “啊!有道理啊,我说小峰,难不成…你是在等童家人登场啊?”高强龇牙问道。

    洪峰眼光一寒,他最恨别人拿他母亲开玩笑,尤其还是拿童家说事,可就在他刚要发火的时候,大厅门口的接待突然喊道:

    “金江市蓝图国际贸易有限公司,陈董事长到!”

    这时候就见一个膀大腰圆的汉子,脑袋特别大,头上还戴了一顶前进帽,他夹着手包大步流星的走了进来,后面还跟着两个小兄弟,一看这做派就像跑江湖的人。

    金江市的人?高家上下还没反应过来,不少客人也都很惊叹,这高家产业就是庞大,现在都跟金江大公司有来往了。

    这蓝图国际贸易,在全使是比较有名气的,也算是比较大的进出口公司了

    顺天距离金江不算太远,但也绝对不进,同属一个省份,但高家盘踞顺天多年,几乎跟金江没什交集。

    “大哥,是你朋友?”老三高胜国小声问了一句。

    “不是,我不认识他啊。”高建国很干脆的摇了摇头。

    这时候老二高爱国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西装笑道:“可能是看我面子来的!”仍下这句话后,他立刻就笑嘻嘻的迎了上去。

    “哎呀,陈董大驾光临,真是有失远迎啊。”

    只见高爱国一脸热情的迎了上去,可这位陈董事长压根连看都没看他一眼,随手就将他给扒拉到一边去了。

    高爱国当场是尴尬至极,颜面扫地,站在原地足足楞了几秒钟,好似傻了一样。

    这位陈董左右看看,当他看到那刺眼的银发时,他顿时眼前一亮,夹着手包就小跑了过去!

    “洪师…洪先生,您可真是让我好找啊!”

    洪先生?

    就在所有人疑惑的时候,只见洪峰放下茶杯,不急不慢的抬起头,微微惊叹道:“陈大头?你怎么跑这来了?”

    这位陈董不是别人,正是金江的地下大佬陈大头,当初在金江举行地下拳赛的时候,他可是东道主。

    也正是通过金江这场拳赛,洪峰才在宁省彻底打出名堂,而这位金江的大佬,自然也就被他给折服了。

    陈大头一脸兴奋道:“升爷跟我说,今天是您家老太爷的八十大寿,我这不就特意赶过来,好给您家老太爷拜寿啊。”

    这陈大头可是精明的很啊,他是提前一天来到顺天的,就是为了见洪峰一面讨个好,拜寿根本就是个借口!

    如今的洪峰脚踏北东二省,所有大佬全部被他归拢臣服,他更是手握洗髓丹这种暴利神药,他陈大头岂能落后于他人,

    韩东升?

    洪峰一琢磨,当下就明白来龙去脉了。

    前段时间在奉阳,他修理过一次韩东升的小舅子,就是那个叫扬程文的房地产老板。

    他无意间确实说过一句,他要回顺天给老太爷拜寿,并且还提了一句高家高庵石。

    高家毕竟是坐地户大家族,但凡只要是有心的人,在顺天一打听就能知道,看来这韩东升还真是心细,居然记住这件事了,这不免让洪峰还有点小小的感动。

    而韩东升办事确实很到位,他先在奉阳和滨海派人打探了一圈,才得知洪峰跟高卫国夫妻关系不一般。

    对外虽然宣称是干亲,但他能看出来这绝对没那么简单,能称呼高庵石为自家老爷子,光是这句话就说明感情匪浅。

    “原来是这样,大头你有心了。”洪峰点头笑笑。

    可就在这时候,老二高爱国缓过神赶忙走过来笑道:“陈董陈董,您能来真是太好了,快快快,里面上座,这都是小辈人呆的地方,您就别在这委屈了。”

    陈大头脸色一僵,刚才还是和颜悦色的他,突然就冷了下来:“你谁啊?我认识你吗?没看到我跟洪先生说话呢吗?起开!”

    “不是…”

    老二高爱国懵b了,呆愣了一下尴尬道:“我是高爱国,顺隆集团的总裁,咱们在宁省商会上还见过一面呢,您忘了?”

    “高爱国?哦…有点印象了。”

    陈大头糊弄一句后,转头就对洪峰点头哈腰道:“洪先生,您看…我现在就去给老爷子拜寿去?”

    “去吧,中间那个穿蓝马褂的就是,用我给你介绍吗?”

    “不用不用,我自己去就行!”

    陈大头整理了一下衣服,赶紧过去给高庵石拜寿了,而他接下来这一举动,更是让所有人目瞪口呆。

    只见陈大头走到高庵石前面不远处,单膝下跪抱拳正色道:“晚辈陈飞,给老太爷拜寿了,祝老太爷身体安康,多福多寿!”

    “哎呦,快快请起,快快请起。”

    高庵石也是一惊,目前来了这么多人,最多的也就是微微鞠躬拜寿,可这位陈董到好,直接单膝下跪了,这都快赶上朝拜了。

    高建国赶紧上前把他搀扶起来:“陈董您太客气了,您在金江那也是大老板,这不是折煞我们吗!”

    “没没没,在老爷子面前,我就是个晚辈,您们慢用!”

    不等高建国给他安排桌位,陈大头拜完寿,就立刻退回到了洪峰旁边了。

    他做人这点好,就是善于观察,他看了一眼坐在洪峰旁边的高卫国和童杰,立刻就想到了什么!

    “高先生,高夫人,小陈在这里给您二位问好了。”他双手抱拳,又来了一个九十度的大鞠躬。

    当场就把童杰给吓住了,赶紧起身搀扶到:“别别别陈董,您这是干嘛,这我们可不敢当啊。”

    “敢当敢当,以洪先生如今的身份,是我礼数不到了。”

    陈大头起身点头笑着,那笑真叫一个灿烂啊,就连旁人看着都有点尴尬的不知所措了。

    “洪先生,这来的匆忙,也没准备什么,这是一点心意,还望请您笑纳。”

    陈大头一伸手,旁边的跟班小弟立刻送上来一个徐包,陈大头接过红包后,赶忙双手奉上!

    “人来就好,陈董就别客气了!”

    童杰现在也是一头雾水,这陈董的名声她早年在滨海就听说过,这可是金江最大的贸易公司老总。

    可如今这位老总,面对自己的儿子比晚辈见了长辈还规矩,这都有点客气的过头了,她不免又多看了一眼这个既陌生又熟悉的儿子。

    洪峰也没客气,当下就把红包给收下了,甩手就给了童杰。

    “留下来喝杯酒再走,今天是老爷子的大寿,讨个喜庆。”

    陈大头好似感恩戴德一样,赶紧点头笑道:“是是是,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讨一杯寿酒喝了!”

    “去吧!”

    洪峰挥了挥手,陈大头随后就被人安排了下来,他那几个小兄弟则先离开了酒店。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