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8章 黄雀在后
    ,精彩无弹窗免费!

    腾龙的消息非常灵通,他在苏家和仙人谷,包括万仙门都有耳目,虽然都是小角色,但打听点消息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还有这等事情?三位修妖者联手都不敌他一个人?”

    安龙贤有点震惊了,因为这等武力值已经远远超过武者了,而且那牦牛的实力要远在飞龙之上。

    飞龙失败还可以解释,牦牛能输给他就有点不可思议了,最重要的还是三人同时联手都失败了,这就更难以置信了。

    “怎么可能?就算最强的武道宗师,也不可能横扫三位妖界大能啊,你的消息会不会有误?”

    安龙贤还是有点不相信,如果武者真有这等逆天的实力,那谁还修妖修鬼啊,干脆都习武算了。

    武者即便是宗师巅峰,甚至是仙境武者,在妖界和魔界包括鬼界大能者眼里,那也只是不入流的角色,根本不堪一击!

    腾龙祭司抱拳正色道:“洞主,属下消息是千真万确,并且我还知道,万仙门因为这件事情很是动怒,门内两位长老已经决定下山了。”

    “甄长老和义长老同时下山?”

    安龙贤眉头紧缩:“这二位可以说是万仙门最顶尖的大能者了,这洪九鼎到底是什么来路?难道是魔界的人?”

    “不不不,属下怀疑…他是修仙者!”

    “什么?修仙者?”

    安龙煞彻底坐不住了:“腾龙,你敢确定吗?修仙者已经在世俗界消失千年了,早就无影无踪了啊。”

    “属下不敢确定,这事是从万仙门打探到的,这也是他们二位长老为何要亲自下山去找那洪九鼎的原因。”腾龙如实回答道。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事情就麻烦了。”

    安龙贤眼中闪过一丝阴冷:“妖界还好说,我们鬼界和仙界是宿敌,千年前的仙魔大战,魔界损失惨重,鬼界则差点被灭族,仙界也是元气大伤,唯独妖界没什么损失,战争结束后,修仙者就凭空消失了,再也没有出现过。”

    “如果这洪九鼎真是修仙者的话,我担心在他的背后,还有更多仙人,看来…修仙者是打算卷土重来了。”

    “洞主,以我神洞天的实力,还需惧怕什么修仙者吗?”腾龙冷哼一声,他压根就没把修仙者放在眼里。

    “你根本不知道他们有多强大!”

    安龙贤的眼中闪过一丝畏惧的神色,但立刻就消失不见了。

    他一脸疑惑道:“这件事恐怕有诈,修仙者已经消失千年了,为何会无缘无故的重返世俗界呢?我实在是想不明白!”

    腾龙悄声道:“洞主,还有一事要跟您汇报一下,据说…安丙基就是死在了这洪九鼎的手中,您的兄长安龙煞大人,可是亲眼目睹!”

    “你说什么?安丙基是被他所杀?”

    安龙贤猛的瞪大双眼,这是他哥哥安龙煞身边唯一的弟子,也是他最亲的人了,安丙基的死,对安龙煞的打击很大!

    他慢慢的从岩浆池内站了起来,此时他全身呈现深红色,如同那火人一般,但几秒钟后,他身体慢慢转化成了青铜色!

    腾龙顿时惊呆道:“大人,您的不死之躯…看来已经炼成了?”

    “呵呵哈哈…”

    安龙贤放声大笑道:“不死之躯本座早已炼成,就连鬼冥攻法第十式,万鬼遮天我也修炼成功,这普天之下,只要金丹大仙不出,谁又能与我争雄呢?”

    “他区区洪九鼎又何足挂齿呢?就算他真是修仙者,只要不入金丹,三个回合之内,我必将取他性命!”

    “恭喜洞主神功炼成,我神洞天一统天下的时机,就快来临了。”

    腾龙赶紧抱拳躬身,神功大成,就算是万仙门的妖主,也未必是洞主的对手了,这天下之大,还有谁敢与我神洞天为敌呢。

    “腾龙,你速速赶去泰国清迈一趟,大哥他接触过修仙者,也只有他能分辨这洪九鼎到底是何方神圣了。”

    “是大人,那咱们神洞天…”

    安龙贤眯着眼睛冷笑道:“不急,先让万仙门的人去吧,有人给探路,那不是很好吗?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我要坐收…渔翁之利!”

    ……

    洪峰在毒虫谷密室内修行的这段时间,宁省也不得安宁,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奉阳市,韩东升旗下的凯撒金私人会所!

    三楼一间最豪华包房内,两名中年男子坐在沙发上谈笑风生,这二人都穿着西装革履,竖着背头,举手投足都显现出富贵的身份。

    这二位不是别人,一个是北东梁家的掌舵人梁永新,另一个则是木氏集团董事长木尚忠!

    今天是木尚忠邀请梁永新,自然挑选的是奉阳最豪华的私人会所,这一顿饭下来,最起码得十几万,这也是韩东升的摇钱树之一!

    “亲家,这次要不是你帮忙,木氏集团也不可能成为新的三大家族之一,这杯酒我得敬你啊!”

    木尚忠很客气的给对方倒了一杯红酒,满脸笑意道。

    梁永新抽着雪茄烟,端起酒杯轻笑道:“咱们都是一家人,尚忠就别这么客气了。”

    “再说了,我也没帮什么忙,你木家能有今天,那是你的运气好!”

    “童家去了京城,虽然在京城他是二流家族,但也比咱们这地方家族更有威望。”

    “赵家因为赵晟然的死,现在也是元气大伤啊!赵晟疆上台后也是焦头烂额,赵家在他领导下是一天不如一天,这是赵老爷子还活着,要是他死了,这赵晟疆没个几年功夫很难支撑起来!”

    “是啊,曾经的北东第一大家族,谁能想到就因为死了一个赵晟然,就一落千丈了呢!”

    木尚忠抿了一口红酒,眼神中闪着一丝邪恶之光。

    梁永新瞄他一眼,撇撇嘴道:“呵呵…这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赵家能在北东立足这么多年,没那么容易倒的,等赵晟疆熟悉运作后,自然会重整旗鼓!”

    木尚忠点点头,突然笑着问道:“新哥,那赵晟然是怎么死的?你跟赵家也算沾亲带故,试问整个北东谁敢对赵家人下毒手啊。”

    “这事你还真就问对人了!”

    梁永新猛抽一口烟道:“我从赵家人口中得知,赵晟然是得罪了一个人,这才惹来了杀身之祸啊!”

    “他也算是该死,为了躲避追杀,他都跑到了黑省鹤城,本以为在鹤城大佬的保护下能安然无事,可没想到…最后却死在了人家别墅内,真是躲都躲不掉啊!”

    “因为这件事情,赵老爷子还把矛头指向了鹤城大佬,搞的对方里外不是人啊。”

    “嗯?他到底得罪谁了啊?”

    木尚忠眯眼问道:“非要将他置于死地不可?”

    梁永新皱起眉头,思考一下道:“是一个年轻人,这人可有些来头,外面人都称呼他为…滨海洪师傅!”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