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4章 西广兵器之王
    “他妈的谁?”

    蔡恒生怒吼一声,张牙舞爪道。

    谭朝山则眉头紧缩,倒吸一口凉气,对方这一掌的力量很强,连他都不敢小看。

    只见来人是一短发中年男子,穿着一身轻便的布衣,脚下一双布鞋。

    此人无论身高还是体格,包括外表都是普通人的样子,但惟独不同的就是气势,他武者的气息太强大了,一看就是内炼绝顶的大高手!

    “又来一个?”

    就在洪峰较有兴趣观战的时候,有两个熟悉的身影映入了他的眼帘!

    只见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快步跑到了布衣男子身边。

    这年轻男子身背大刀,女子则一脸冰冷,正是那马家兄妹,马勇骁和马小竹。

    “他们怎么也来了?”洪峰嘀咕了一句。

    而欧阳纹青则一脸冷漠:“怎么到哪都能遇到她,真是扫兴!”

    她一看到马小竹就来气,二人几乎快水火不容了。

    “师父,您和纹青认识他们?”岳万谷小声问道。

    “嗯!这二人算是认识吧,那个布衣男子是谁?”

    洪峰看得出来,在场所有人里,就属这个布衣男子武力值最强,并且还是压倒性的强悍。

    岳万谷微微皱眉:“有点面熟,可弟子实在想不起来了,但此人绝不简单,想必也是来参加昆仑之巅的。”

    这武道界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但要想认识所有人,那几乎不太可能!

    就算有些人你见过,也未必全能记住,再者岳万谷以前只是半步宗师,跟真正的高手接触也是有限的!

    此时布衣男子一抱拳,夹在中间微微笑道:“二位师傅,大家都是武道界的人,别因为一点小事就大动干戈啊!”

    “你是何人?”蔡恒生上下打量对方,显然是不认识来人。

    布衣男子一脸从容:“小弟金士方,还望两位师傅给个薄面,今日之争就到此为止吧!”

    “金士方?”

    谭朝山惊叹道:“你就是那位威震西广的金刀门主金士方?”

    “正是小弟!”金士方很是客气,句句都很随和。

    “你是金士方?”

    蔡恒生上下打量他,他自然知道金士方是何等人物,只不过他有点不相信!

    而楼上的岳万谷也恍然大悟道:“没错,他就是金士方,我说怎么有点眼熟呢。”

    “师父,此人乃是西广金刀门主,号称西广第一兵器之王,多年前他就是宗师级高手了,想必现在已经步入巅峰期了。”

    “哦…”

    洪峰点了点头:“原来他就是金士方啊!”

    他在仙人谷的时候,就听马家兄妹提起过,金士方是他们的恩师,更是一位侠义之士!

    “不过…金士方虽然名声在外,但却从来没参加过昆仑之巅。”

    岳万谷皱眉道:“这次他突然前来,看来今年的昆仑之巅,高手是数不胜数啊!”

    ……

    楼下,蔡恒生还有点恼火道:“你说你是金士方你就是啊?我还说我是风雷霆呢!”

    “放肆!”

    马勇骁一声暴喝:“我师父乃是堂堂一代宗师,岂能…”

    他话还没说完,就被金士方抬手给打断了:“这位师傅,那依您的意思…我如何才能证明自己呢?”

    “哼!”

    蔡恒生怒道:“就算你是金士方又如何?这是我蔡家跟谭家的私事,还轮不到你来插手吧?”

    金士方拱手笑道:“原来是蔡师傅!”

    “想必二位也是来参加昆仑之巅的,既然如此,何不在昆仑山上一决高下呢?”

    “今日在大庭广众之下,二位师傅如此大打出手,这可是有损我武道界的名声啊,要是传出去…对二位也不利啊!”

    “而且…这里人多眼杂,难免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小弟还希望二位师傅慎重啊。”

    谭朝山满脸怒火:“金师傅,他蔡家作恶多端,为人奸诈!”

    “我谭家上任掌门就是被他蔡家所害,这笔账,我不找他算找谁算?今天我非杀了他不可!”

    “谁杀谁还不一定呢?”蔡恒生也侜张跋扈,一副要拼死一搏的样子。

    “且慢!”

    金士方一声大吼,左右看看:“二位师傅,如果你们非要打的话,那就跟我打,咱们点到为止!”

    “如果你们输了,就请听小弟一句劝,不管二位有何仇怨,等到了昆仑山上,自然可以公开决斗,如何啊?”

    “金师傅,您是要帮蔡恒生这个卑鄙小人吗?”谭朝山咬牙问道。

    金士方表情淡然:“我是来帮大家的,还请二位师傅给几分薄面!”

    “面子是自己挣来的,金师傅,我先领教领教阁下的功夫!”

    蔡恒生是真不知深浅,他连谭朝山都不敌,还敢挑战西广名师,真是不怕死的典型啊!

    金士方手一伸:“蔡师傅,请!”

    “嘿呀…”

    蔡恒生大吼一声,飞身就攻了过来,一掌暗劲之力击出!

    而金士方则原地不动,只见他双臂一震,护体真气赫然形成,就听砰的一暴响,暗劲之力当场就被化解了!

    “什么?”

    蔡恒生顿时傻眼,但他还不服气,随手一挥,手中笛子立刻飞出,这笛子转着圈,闪着绿色光芒就攻向了对方!

    “金师傅小心,这是蔡家的夺命笛!”

    身后的谭朝山大喝一声,蔡家武学很一般,但唯独这笛子是他们的镇派之宝。

    这笛子不但有魔音,攻击力也极强,有了这东西,蔡恒生才能算是真正的宗师了!

    金士方面不改色,当笛子攻到他眼前的时候,他随手一抓,直接就把这夺命笛给困住了!

    笛子在他手中发出一阵嗡嗡响,绿光一闪一闪,但几秒钟后,夺命笛就彻底没动静了!

    “这…”

    蔡恒生傻眼了,他蔡家引以为傲的夺命笛,在人家手中根本就不堪一击,如同玩具一样!

    金士方随手将笛子扔了过去,一抱拳:“承让了,蔡师傅!”

    “好,金师傅果然厉害,蔡某人佩服,我们走!”

    蔡恒生咬牙抱拳,转身领着满脸惊恐的弟子仓皇而逃,连酒店都不住了!

    “金师傅义薄云天,果然闻名不如见面,咱们一起喝一杯?”

    谭朝山走过来,拱手笑道,能结交金刀门主,那也是谭家的运气,这金士方可是整个南派最有名的兵器宗师!

    “金某还要赶路,等昆仑之巅结束后,你我再痛饮几杯,告辞!”

    金士方一抱拳,领着马家兄妹就离开了!

    “这个金士方,还蛮有大将风范的,此人是可造之材啊!”

    洪峰对这个金士方很是看中,此人侠肝义胆,重情重义,收留马家兄妹就是最好的例子。

    今天这场厮杀原本跟他也没关系,他愣是出手给化解了,其实这场厮杀,无论谁输谁赢,归根结底双方都失败了!

    “师父,您是想…”

    岳万古跟随他这么久,自然知道洪峰是想收金士方为徒!

    “嗯!为师到是想收他,不过…一切随缘吧!”

    洪峰不喜欢强人所难,如果能收金士方拜入门下,那自然是好,要是人家不同意,到也无妨!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