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5章 宗师之下第一人
    “楼上的这位师傅,麻烦下来见一面吧!”

    就在这时候,谭朝山抬头喊了一声!

    “找你的!”

    洪峰端着茶杯,转身就回屋了,他身上没有任何武者气息,能引起对方注意的,也只有岳万古了。

    “没错,找你的,快去吧!”

    欧阳纹青调皮一笑,跟个小女孩一样。

    “不是…这…纹青,万一是找你的呢?”

    岳万古无语了,他也不爱跟这群人打交道。

    “我可没岳师傅那两下子,小女子只是术士,不参与武道界的事情,回见!”

    她微微一笑,转身背手就回自己房间了。

    “哎!本以为多个人能帮我分担分担,没想到还得我出头!”

    岳万古纵身一跃,就从三楼飞了下去,当场就让之前围观的群众目瞪口呆,纷纷议论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到处都是武林高手啊?

    “阁下好身手,轻功不简单啊!”

    谭朝山一抱拳,如同大力士一样。

    “谭师傅见笑了,在下岳万古,失礼了!”

    “岳万古?”

    谭朝山愣了一下:“阁下莫非就是岳家拳门主?”

    “不算是了,掌门一职,岳某已经交由师弟接任了!”

    岳万古已经跟随了洪峰,所以他不可能在兼任岳家门主一位了,门内有诸多事情要处理,他索性就把掌门之位让了出来!

    “哈哈…岳师傅是难得清闲啊。”

    谭朝山捧了一句,二人没什么交集,岳万古认识他,但他并不认识岳万古!

    五六年前,谭朝山就已经步入宗师行列,起码也算小有成就,而岳万古当时只是半步宗师,跟谭家比起来,岳家确实不值一提!

    “老头,你好歹也是武道界前辈,怎么还偷偷摸摸的在上面观战?”

    谭冲挑着眉毛冷声道,他就是谭朝山身边的年轻男子。

    此人是谭朝山的亲侄子,而旁边那个女孩则是谭朝山的关门弟子,名叫穆杨!

    二人都是内炼大乘武者,距离半步宗师也不远了,自然是没把岳万古放在眼里。

    在他们看来,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子还只是半步宗师,显然是没什么发展了。

    “谭冲,不得无礼,还不快给岳师傅道歉?”

    谭朝山虽然西装革履,但做人做事的风格很讲礼数,晚辈怎能如此说话?

    谭冲很不情愿的陪个不是,岳万谷本想打个招呼就离开,但谭朝山很是热情,甚至都热情过头了。

    硬拉着他要去喝几杯,岳万谷几次推辞都不行,最后只好跟着他去喝酒了。

    ……

    第二天一早,洪峰三人准备乘坐大巴前往昆仑山。

    从这里到昆仑山脚下,一天只有这一趟车,错过了这一趟车,那就只能等明天了。

    一切还算顺利,在大巴车出发前,三人算是赶上了。

    洪峰和欧阳纹青都是精神抖擞,唯独岳万谷一路哈欠连连,眼皮都快睁不开了。

    洪峰询问后才知道,昨天他和谭朝山二人一直喝到后半夜才结束。

    这位洲福大侠简直堪称酒神啊,自己一个人就喝掉了二十多斤高度白酒,这简直就是酒篓子。

    岳万谷喝到最后都快不省人事了,他可不是洪峰,身体再强也顶不住这酒精的麻痹啊,毕竟宗师也是人。

    “活该,谁让你愿意去了。”欧阳纹青笑着嘲讽一句。

    “都是习武之人,不好太驳人家面子啊。”

    岳万谷是有苦难言,武道界最讲究颜面,既然人家这么盛情邀请,他哪有不去的理由啊。

    而当三人上车后才发现,大巴车内几乎已经快坐满了,并且车内多数人都是武者,基本都是小乘巅峰到大乘巅峰伯仲之间,想必都是去参加昆仑之巅的。

    甚至洪峰还看到了蔡恒生和他的弟子们,双方再次见面,多少显得有点尴尬,相互扫了一眼,愣是一句话都没说。

    洪峰三人坐在车的最后面,大巴车开动后,他就一路闭目养神,靠在角落里一身不吭。

    这时周围却响起了议论声:

    “李师傅,你听说没?这次的昆仑之巅,好像要改革了!”

    一个体格健硕的中年男子开口道。

    “改革?怎么个改革法啊?”

    周围人一听,顿时也来了兴趣。

    健硕男子翘着二郎腿,一副了如指掌的样子道:“往年不都是只有宗师之争吗?这次听说要决出宗师之下第一人!”

    “宗师之下第一人?”

    众人面面相视,这还真是头一次听说。

    只见蔡恒生老气横秋道:“这个你们就有所不知了吧?本掌门是知道一点内幕的!”

    他一伸手,夸夸其谈道:“昆仑之巅,以往都只有宗师对战,不入宗师的武者,压根连上场的机会都没有!”

    “但这次却做出了新的改革,决出宗师之下第一人,也就是说,不是宗师的也可以上场比武了,但最后胜利者,却只有一人!”

    “往年的昆仑之巅,一般都是半个月左右的时间,这次时间也延长到一个月了,目地就为了争夺这宗师之下第一人!”

    “蔡师傅,那岂不是说…咱们这些武者也有机会上场了?”一个骨瘦如材的年轻男子问道!

    “这是自然,人人都有机会吗,不过…每个门派只能推举两位武者,名额还是有限的。”蔡恒生抿着八撇胡,半眯着眼睛得瑟道。

    “那咱们散修武者呢?”一个壮汉问道。

    蔡恒生瞄他一眼,代答不理道:“这个本掌门就不清楚了,等到了昆仑山,你亲自问问吧!”

    “多谢蔡师傅啊,您蔡家拳,这次也打算争夺这宗师之下第一人的位置吗?”一位六旬老者笑问道。

    他是整个大巴车内,除了蔡恒生之外唯独一个半步宗师,不过他人过六旬还处在这个段位,显然是没什么发展了!

    蔡恒生冷冷一笑:“不好意思,蔡某已经步入宗师了!”

    他很不要脸的自吹自擂了一句,他只是准宗师的段位,距离宗师还差那么一点点,但其他武者并不清楚啊,

    老者脸色一僵,尴尬笑道:“那可真是恭喜蔡宗师了,是老朽有眼无珠了。”

    “恭喜蔡师傅步入宗师,您蔡家拳,这次可是要大展雄风了。”

    “蔡师傅要是夺得排名,可别忘了提携提携咱们这些人啊。”

    大巴车内不少武者都开始拍马屁套近乎了,毕竟他们都是小门小派的弟子,甚至有很多都是散修武者。

    真正武道大宗门那些出类拔萃的弟子,早就跟随师父身边一同前来了,这些人多半都是凑热闹的。

    欧阳纹青这时在后面小声嘲讽道:“这个蔡恒生,真是到哪都不安生啊,谁给他的勇气啊?让他这么嚣张?”

    “让他尽情的嚣张吧,等到了昆仑山上,会有他哭的时候!”岳万谷冷笑一声,也闭上眼睛开始休息了。

    大巴车是一路走走停停左右颠簸,开往昆仑山的路不太好走,所以车速一直都提不上来。

    一直到下午四点多,车才停在了山脚下的一个小村庄门口,这就是到站了,剩下的路就得自己走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