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6章 金刀出鞘,谁与争锋
    最快更新修仙之王者归来最新章节!

    一连半个多月,这宗师之下第一人的征战是一场连着一场啊,瘸猴子和小雷子是力压群雄,这二位到目前为止是一场未输,始终保持全胜状态。

    因为昆仑之巅不同于其他斗武,你只要输一场,那么就立刻被淘汰出局了。

    今天也是如此,散修武者瘸猴子,以及五钱门的小雷子依旧连胜五场晋级!

    这时涅禅宗门的人已经开设了赌局,自然是压谁输谁赢,不少武者都纷纷参与,要是没点赌注,那这斗武就显得很无聊了。

    这时擂台上已经没人了,又开始了新的一轮,当涅禅大师问还有谁要上场时,只见马勇骁背着红雪金刀,大踏步的走了出来。

    “这马家兄妹,一个比一个不省心啊,他又出来了。”欧阳纹青翻着白眼,感觉这马家兄妹就是来跑龙套的。

    “马勇骁根基不错,比他妹妹马小竹强多了!”

    洪峰夸奖一句,马勇骁勇猛善战,上次在毒虫谷他就展现出了绝对实力。

    只见马勇骁飞身跃起,一脚踩在山石上,一个翻身就落在了擂台之上!

    “金刀门马勇骁,见过涅禅大师!”

    “好,金刀门的第二位弟子也终于上场了,哪位英雄上来赐教啊?”涅禅大师扫过全场问道。

    “让我来会会他!”

    就在这时候,人群中响起一声清亮的男声,只见一个英俊帅气的奶油小生,穿着一身简短的运动服从后面走了出来。

    居然是洲福谭家家主,谭朝山的亲侄子谭冲!

    谭冲也如法炮制,几乎跟马勇骁用同样的方法飞上了擂台,那意思好像在说,你能做到的,我也能!

    “是谭冲啊,谭家年轻一代最强的弟子,也是家主谭朝山的亲侄子!”

    “没错,听说这小子是个习武奇才,十八岁就步入大乘期了,真是不得了啊!”

    不少武者都纷纷议论,尤其是南派武者对他有一定印象,而北派则很少,毕竟谭冲还太年轻!

    “请!”

    双方一抱拳,看似很礼貌的恭敬,实则眼神中充满了杀气!

    二人拉开架势,就地开始了一场全力拼杀,谭冲的掌法变化多端,无论是防守还是进攻,他都能很好的把握住自己的节奏。

    而马勇骁则是一路猛攻,这一向是他的优点,不管对方如何变化,他也只管攻击,从不防守!

    二人你一拳我一脚,打的难舍难分,真气流在二人周身来回盘旋,一时间居然还来了一个势均力敌。

    “先生,您认为谁能赢?我看这谭冲不急不慢,而马勇骁整个一勇夫,迟早要败下阵来。”欧阳纹青低声问道。

    洪峰看着擂台上斗武的二人摇摇头:“马勇骁留手了,他还没用全力,而谭冲虽然武功底子很好,但经验不足,依我判断,他这场十有**会输!”

    就在洪峰话音刚放,谭冲凌空跃起大吼一声:“谭家十四路穿心腿!”

    谭冲整个人的身体在半空横了过来,身体旋转着,双腿以极快的速度如同电钻一样攻了过去!

    ‘砰砰砰…’

    他一口气踢出十四脚,马勇骁被逼的节节败退,他双臂护住胸口,险些就被踢下擂台!

    这连续十四脚的猛攻,让马勇骁是头晕眼花的,他可没有护体真气,更没有洪峰那变态的身体,此时他双臂都有点麻痹了。

    谭冲落地后乘胜追击,双掌挥舞,大喝一声:“谭家,震元掌!”

    他一掌奔着马勇骁心口窝就来,虽然他这一掌的力量照比谭朝山差不少,但也绝非一般武者能抗住的!

    这一掌要是拍在马勇骁的胸口上,他必然会心脏爆碎而死,足以震穿他的胸口了。

    可就听嗙的一声脆?br/>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欤宋宋艘徽蠡匾舨ㄕ鸬乃屯撕眉覆剑烦宥偈便蹲x耍庖徽撇坏黄鸬叫Ч共畹惆炎约焊鹕恕?br />

    只见马勇骁手持红雪金刀,刚好护住了他心口的位置,此时金刀闪着阵阵光芒,如同护身甲一样保护着马勇骁!

    要是没有这把红雪金刀,谭冲这一掌必能取胜,这也是马勇骁最后的仰仗,洪峰就是看准这一点,才断定谭冲必败的。

    “红雪金刀?”

    谭冲一见这把刀,整个人的脸变的惨白,这把刀是金刀门主金士方的兵器,可谓是纵横南派几十年啊。

    “谭冲,我不想胜之不武,你选一把兵器,咱们再来!”

    马勇骁可不是卑鄙小人,再者二人无冤无仇,要打就得公平。

    “好样的马家小子!”

    “这才是我华国武道的精神。”

    台下不少人都鼓掌呐喊,他们愿意看精彩的斗武,但也更愿意看公平的决斗,那种偷袭暗算之人,必然会被众武者鄙视!

    “好,那咱们就点到为止!师妹,把刀给我!”

    谭冲一声大吼,只见台下的穆杨扔起一把大刀,他纵身一跃,嚓啷一声大刀出鞘。

    这是一把明晃晃的斩马刀,刀身很长也很宽,谭超那瘦小的身体握着刀,多少显得有点不太协调。

    “马勇骁,来吧。”

    谭冲拖着大刀,以极快的速度冲了过去,刀尖在山石地面上刮出一阵火星子。

    ‘刷!’

    谭冲一刀横砍,马勇骁飞身避开后,由上至下一刀重劈:“看招,金刀怒斩!”

    ‘啪嚓…’

    一声清脆的金属碰撞声响起,红雪金刀的庞大剑气形成了一条直线,当场就把谭冲手中的斩马刀给劈断了。

    谭冲被震的飞身而起,身体重重的砸在了擂台边缘,要不是有斩马刀在手,马勇骁这一击就能将他一分为二了,属于捡回了一条命。

    就在他满眼惊恐的时候,马勇骁已经近身了,血红金刀再次斩落,谭超惊的满身冷汗啊,他来不及多想,翻身就跳下了擂台!

    狼狈不堪的他,在台下连续翻滚了好几圈,全身脏乱不堪不说,一条腿还摔骨折了,真是有够惨烈的。

    马勇骁并未穷追猛打,而是手握金刀站在擂台上一指:“请!”

    谭冲拖着条伤腿慢慢站了起来,他思考了几秒钟后,突然微微躬身道:“马师兄,你赢了,谭家认输了。”

    他不得不承认,二人空手对战的武力值应该是奇虎相当,但只要对方有红雪金刀在手,他就绝对无法战胜。

    这就是兵器给武者带来的用处和效果,能瞬间提升一个人的武力值,如果谭冲也有一把名震江湖的兵器,兴许他也不会输。

    “承让了!“马勇骁一抱拳,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太好了师父,我哥他赢了,我哥他赢了!”马小竹兴奋的都快跳起来了,这真是一扫她失败的落寞啊。

    金士方却摇摇头:“小勇还是太弱啊,要是没有金刀在手,他还真就未必是那谭冲的对手。”

    “谁说的,明明就是我哥比他强!”马小竹不服气道,在她眼中,她哥哥就是未来的天下第一。

    “金师傅,恭喜您啊,您这位弟子,可真是不一般啊。”谭朝山走过来,抱拳施礼道。

    他并不是来挑衅的,而是真诚的道喜,虽然谭冲受伤了,但骨折只是小问题,斗武怎能不受伤。

    “谭师傅见笑了,小勇胜之不武啊,要是没有红雪金刀,他未必是您侄子的对手。”金士方也谦逊一句。

    “哈哈…”

    谭朝山笑道:“金师傅谦虚了,那谭某就预祝金刀门能顺利取得这宗师之下第一人的位置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