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5章 教廷两大高手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一晃时间就过去了十天,这段时间俄国很安静,并没有任何风吹草动。

    无论是教廷还是血族和狂战派,这段时间双方都没有任何动静,之前所发生的一切好像根本就没引起任何重视。

    而洪峰这段时间也难得清静,白天正常上课,晚上就在莫斯科周边走走,看看有没有什么适合修行的地方。

    莫斯科的灵气还不如华国,枯竭的厉害,或许是整个地球的资源都在减少的原因。

    所以他每天只能靠月光和大自然微薄的灵气来吸收力量,勉强能维持自身真元的运转。

    一直到第十五天的晚上,维卡一脸焦急的赶了过来。

    “洪将军,大事不好了,教廷又派人来了,看样子是来者不善啊。”维卡脸色有些发白,说话都在微微颤抖。

    洪峰正在地上打坐,他缓缓睁开眼睛:“来了多少人?”

    维卡脸色一僵:“两个,一个是神圣骑士,另外一个是…十一级的魔幻圣师。”

    教廷的战士分为两种,一种是武士,一种是法师!

    武士就是骑士,法师就是魔幻师!

    骑士大体分为三级,骑士、圣骑士、还有神圣骑士。

    每一级又分为三个阶段,这次教廷派来的神圣骑士是最高阶段,相当于真神之下最强战士,是整个教廷骑士的领军人物。

    至于十一级的魔幻圣师,那也是仅次于魔幻法神的存在。

    当年他在林吉上春追杀韩国刺客安丙基时,他就遇到过一个叫崔敏浩的光系魔幻师,但勉强只能算中流水平。

    洪峰对西方神族也有一定的了解,千年前西方确实有神,就好比华国一样,但现在世俗界估计一个都找不到了。

    “哦?听起来还蛮吓人的!”

    洪峰慢慢站起身:“你是在害怕吗?”

    他从维卡的脸上,看到了恐惧和胆怯,狼人能害怕,说明对方实力非常强悍。

    维卡一愣,最后还是点了点头:“是的先生,教皇派来的这二位,正是教廷内最强的战士,千年前的圣战,他们的先辈都有参加!”

    “那就走吧,我去会会这教廷最强战士。”

    洪峰眼角闪着异样的光芒,或许从教廷那能找到一些对自己有用的东西,毕竟这是西方神话的发源地。

    他有些期待,要是遇到真神,兴许能开启新的起点。

    ……

    莫斯科西部,和平派庄园内!

    大殿的气氛显得有些紧张,乔纳森和基列夫都脸色尴尬的坐在沙发上。

    在他们对面坐着两个中年男子,二人都穿着西装,看起来温文尔雅。

    但从眼神中却能看出不同于常人,一个眼神冰冷,另一个深不可测。

    “二位阁下突然来访,是因为亚历山大的事情吧?”基列夫率先开口。

    “没错,这件事你要给我们一个交代!”卢卡低声道。

    他是教廷的神圣骑士,看外表就知道此人不简单,西装都被他强悍的体格给撑了起来。

    “二位阁下听我慢慢解释,这件事…”

    “等一下!”

    杰诺斯冷声打断道:“你们和平派的狼人是胆子越来越大了啊,我允许你们坐下了吗?”

    他是教廷的十一级魔幻圣师,论地位资历比卢卡还老,因为他是目前教廷活的时间最长的,大概有二百多岁了,就连现任教皇都没他年纪大。

    “这…”

    基列夫顶着压力道:“二位阁下,这是我和平派的庄园,难道我们连坐下的资格都没有吗?”

    “哈哈…果然和亚历山大描述的一样,你们和平派是要造反吗?给我站到到一边去。”杰诺斯脸色冰冷,目光怒视着基列夫。

    就在这时,乔纳森突然咬牙道:“阁下未免欺人太甚了吧?我和平派只是和教廷达成协议,但并不是你教廷的狗!”

    “狗?”

    杰诺斯呵呵笑道:“你们连狗都不配,如果还想活命的话,就乖乖听话,要不然…你和平派的末日可就来临了。”

    “从今天开始,我和平派绝不会再向你教廷低头,二位阁下请回吧。”

    乔纳森是豁出去了,既然教廷一直在利用他们,索性直接挑明,也不用在唯唯诺诺的保持平衡关系了。

    “小鬼,你知道自己在跟谁说话吗?”杰诺斯扭头看着他,眼神中充满了杀气。

    “你们教廷别太过分…”

    砰的一声爆响,只见杰诺斯一挥手,一团火球直接打在了乔纳森的胸口上,当场就把他从沙发上给击飞了出去。

    乔纳森连续两个翻滚落地,他猛的站了起来,全身上下都冒着青烟,衣服都被烧烂了。

    他向着对方一声嘶吼,眼睛赫然变成了绿色,狼人的形态开始逐渐展现。

    此时杰诺斯手心握着一团火焰,他慢慢起身道:“怎么?想跟我动手?你认为自己有胜算吗?”

    “乔纳森,住手!”

    基列夫赶紧挡在他前面:“冷静一下,他会杀了你的!”

    就算他二人联手,也未必是杰诺斯一人的对手,他可是火系最高魔幻师,拥有无穷的法力。

    乔纳森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还没等完全变成狼人呢,他就又恢复常态了。

    卢卡这时微微皱眉:“基列夫,你们最好如实回答我的话,到底是谁杀了教廷骑士,又重伤了亚历山大?”

    “这件事如果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教廷绝不会善罢甘休的,你应该知道…教皇一旦发怒,你们和平派就无法生存了。”

    ‘咣当!’

    “人是我杀的!”

    突然之间,大殿的正门猛然打开了,随后就见洪峰背手走了进来,维卡则跟在他身后。

    “你们不是要找我吗?我来了!”洪峰目光平淡,不急不慢的走了过去。

    “洪将军…”

    “我都知道了!”

    基列夫刚要开口,就被洪峰抬手给打断了。

    他拉开沙发坐下来,翘起二郎腿道:“说吧,想怎么解决?”

    好嚣张的年轻人啊?这也太目中无人了?无论是说话还是做派,简直都狂妄到极点了。

    “你就是那个华国人?亚历山大的手臂就是被你给斩断的?”卢卡阴着脸,明显能感觉到他在发怒。

    洪峰眉毛一挑:“没错,我留他一条狗命都算他运气,下次再敢在我面前出言不逊,我就让他死无全尸。”

    “好嚣张的华国人啊,你可知自己面对的是谁吗?”

    杰诺斯打了个指响,食指上立刻点燃了蓝色火焰。

    “哎呦,玩的不错啊。”

    洪峰调侃道:“你家大人没教过你吗?小孩子不要乱玩火,容易挨揍的!”

    他把亚历山大的话,又原封不动的送还给对方了。

    “找死!”

    杰诺斯眼光一寒,他手指凌空一点,一道火焰喷射而出,奔着洪峰就烧了过来。

    就在众人满脸惊恐的时候,只见洪峰很随意的一抬手,一把就将那喷射过来的火焰给吸住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