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4章 血祖复活
    ,!

    ‘噗…’

    卢卡一剑从后面刺穿了麦克斯的胸口,麦克斯一声惨叫,一巴掌就把对方给击飞了出去。

    作为三代血族中的大长老,麦克斯不会这么轻易就死掉的,他嘶吼着把扎穿他胸前的圣剑给拔了出来。

    而此时杰诺斯一挥魔法棍,一团烈火直接在麦克斯身上点燃了,血族是最怕火的,即便是三代血族也不例外。

    麦克斯一声惨叫,化身巨大蝙蝠在空中乱飞,但它的力量实在太强悍,很快就把烈火给扑灭了,然而它自身也受到了一定程度的伤害。

    此时和平派摒弃前嫌,再次和教廷联手,双方几乎把狂战派和血族都快杀光了,教廷这边也只剩下不到十人了。

    这一场厮杀真是太惨烈了,遍地都是残尸断臂,白色的冰雪天地,愣是给染成了血红色。

    卢卡用圣剑指着对方喝道:“麦克斯,奥格列,你们完了!”

    ‘轰!’

    可就在这时候,一声爆响从地下传来,只见一道人影全身闪着红光从冰窟窿里飞射而出。

    紧接着一声野兽般的吼叫震慑整个北极圈,就连麦克山脉都在发出嗡嗡乱战,北极的动物听到这一声嘶吼后,全都吓的躲在角落里射射发抖。

    一双巨大的蝙蝠羽翼从此人身后张开,这羽翼足有十几米长,它每扇动一下众人都能感觉到一阵强风吹面。

    基列夫等人是一脸惊恐,他瞪大双眼道:“是…是血祖,它复活了。”

    卢卡咬牙怒道:“该死的,还是没能阻止它。”

    “基列夫,这都是你们和平派无能,害的教廷死伤这么多骑士,你要为此负全责!”

    “卢卡,我记得洪将军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我和平派跟你教廷再无任何瓜葛,这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乔纳森怒道。

    “你…”

    “都别吵了!”

    基列夫打断二人:“血祖已经复活,现在说再多都没用了,坦然面对吧!”

    ‘咔嚓…’

    一道闪电劈在血祖身上,随后无数道闪电开始在他身上狂轰滥炸,血祖是在吸收这天地的力量。

    麦克斯得意一笑:“成功了,成功了,哈哈…我血族翻身的日子就要来临了。”

    “麦克斯,我们的好日子要来了。”

    奥格列阴冷的笑着,可麦克斯却摇摇头:“不,是血族的好日子来了!”

    “嗯?麦克斯,你这是什么意…”

    ‘砰!’

    奥格列话还没等说完呢,麦克斯突然一拳击穿了它的胸口,直接把奥格列的心脏给打碎了。

    “你…”

    奥格列瞪大双眼,剩下为数不多的狂战派狼人刚想反抗,就被其他血族瞬间给屠杀了。

    麦克斯瞪着猩红的眼睛:“血族和狼人自古以来就是宿敌,我怎么可能与你合作,白痴,我只是利用你罢了!”

    “你好狠啊…”

    奥格列一声惨叫,身体轰然倒在了地上,这位狂战派的领袖,不是死在了教廷与和平派手中,而是死在了它自认为是合伙人的血族手里。

    狂战派也因为它的死亡,彻底从黑暗世界被除名了,狼人种族,目前仅剩下和平派这十几个了。

    基列夫一声叹息:“我就知道,血族怎会如此好意,奥格列还是失算了。”

    “死不足惜的东西,要不是它,我们早就阻止血祖的复活了。”

    卢卡怒道:“你们恐怕还不清楚,复活血祖只是血族计划的一部分,他们的目地,是要释放那位沉睡千年的魔鬼!”

    “你是说…那位被封印在奥林匹斯山下的大人?”基列夫满眼惊恐,似乎连对方的名字都不敢提起。

    杰诺斯点点头:“没错,这是奥格列亲口说的,一旦他复活,整个欧洲都将沦陷。”

    ‘砰!’

    一声爆响传来,血祖从上空突然飞了下来,它就好像滑翔机一样,巨大的风力直接把基列夫等人给吹飞了。

    此时他缓缓落地,身后的羽翼也消失不见了。

    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是一位俊美的欧洲男子,看外表年纪也不过三十岁左右,他脸色苍白,但身上却长着如同鱼鳞一般的红色鳞片,使他看起来格外渗人。

    “血族三代长老,凯恩麦克斯,率领血族所有成员,恭迎血祖复活!”

    麦克斯和其他血族成员走上前,集体单膝下跪,这可是血族最古老的吸血鬼之一了。

    “麦克斯…”

    血祖微微闭眼,突然猛的睁开:“我闻到了狼人和教廷的味道,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血祖大人,狼人和教廷是为了阻挡您复活而来,我们血族成员,被他们残杀了很多。”麦克斯站起身,用恶毒的眼神盯着基列夫等人。

    “基列夫?”

    血祖看着他微笑道:“我的老朋友,多年不见,你还是那么硬朗啊。”

    “是啊,有一百多年了,没想到会在这种诚下与您见面。”

    基列夫微微点头,血祖毕竟是暗黑世界始祖级角色,他也不敢太过放肆。

    血祖阴冷一笑:“没想到你居然归顺了教廷,真是可惜了,如今你们狼人,已经快被灭族了!”

    它扫了一眼周围的战况,多数都是狼人的尸体,这欧洲两大异类,今晚兴许就只能剩下一个种族了!

    基列夫试图劝阻道:“我只是提倡和平,并没有投靠教廷,血祖,麦克斯想让您挑起这场战争,这么做只会让事态更严重。”

    “哈哈…”

    血祖昂头大笑:“你真是老糊涂了,我们都是异类,要想在这个世界得以生存,那么唯一的办法…就是统治人类!”

    “难道就没有和平共处的方法吗?”基列夫还在争取,他希望可以劝说对方。

    “基列夫,你还跟它多说什么废话,今天血祖必须得死!”

    卢卡挥动长剑喝道:“教廷所有战士听命,杀光血族!”

    教廷剩下这十几个骑士和魔幻师,几乎是统一出手,前面是骑士手拿圣剑劈下,后面是魔幻师雷法攻击。

    麦克斯一声嘶吼,可还没等它出手呢,就见血祖突然消失了,一道光影穿过人群,它赫然站在了卢卡的面前。

    “什么?”

    卢卡一惊,他本能的挥剑斩下,就听砰的一声爆响传来,血祖一巴掌把他脑袋给拍碎了。

    这位教廷的神圣骑士,在血祖面前连一击都挡不住,直接被秒杀掉了。

    ‘砰砰砰…’

    而此时更震撼的一幕发生了,就听一连串的炸响传来,除了杰诺斯以外,所有骑士和魔幻师,心脏的位置全部被击碎了。

    这些教廷的勇士,瞪着一双双死不瞑目的眼睛,轰然倒在了雪地上,鲜血把白色大地给染成了红色。

    “怎么?怎么会这样?”

    杰诺斯都傻了,血祖的力量太强悍了,仅仅只是一眨眼的时间,所有战士全被秒杀了,这是何等手段啊。

    血祖伸出舌头添了一下手下的血,一脸阴森道:“魔幻圣师,该你了!”

    “混账,神之力量,雷火降临!”

    杰诺斯唤醒沉睡在体内救命的神之力量,用全力一击奔着血祖攻了过去。

    他手中的魔法棍一挥,轰的一声响,地面掀起熊熊烈火,直接把血祖给困在火堆里了。

    “保护血祖!”

    麦克斯一声大吼,其他吸血鬼奔着杰诺斯就杀了过来。

    “我要杀光你们这些怪物,神之雷!”

    杰诺斯手中的魔法棍闪着白光,他原地一转圈,一道闪着雷电的白光赫然形成圆形,轰然向着四周扩散。

    一声声惨叫传来,其他吸血鬼被这雷光一烧,瞬间就化为乌有了,就连麦克斯都不得不远离。

    “教廷不会放过你们的!”杰诺斯扔下这句话,转身就要跑。

    他也不是白痴,这魔幻术很快就会消失,一旦他失去神之力量的保护,那他就等于是个凡人了。

    可他一转身就傻眼了,一个满身大火的男人正站在他眼前,正是刚才被他用烈火燃烧的血祖。

    “该死的!”

    杰诺斯不是骑士,他根本不具备近身攻击的能力。

    血祖一挥手,身上的烈火就被扑灭了,此时他身上的红色鳞片冒着黑烟,看起来就如同被烧焦了一样。

    ‘啪!’

    血祖用它那魔鬼一般的手,一把掐住了杰诺斯的脖子,直接把他从原地举了起来。

    “该死的臭虫,你弄脏了我的身体。”

    血祖猛的张开口,它的獠牙要比其他吸血鬼长很多,它一口咬在了杰诺斯的脖子上,只见杰诺斯的身体一阵颤抖,很快就变成了一具枯瘦的干尸。

    ‘刺啦…’

    血祖一把将他的尸体给撕碎了,仰天一声长啸,此时它身上那烧焦的鳞片,再一次恢复成血红色,它又完好无损了。

    此时教廷全军覆没,所有人无一幸免。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