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刁难
    “那还等什么,我送你回家,再带你去学校吧!”唐振霆二话不说的就把顾云芷请上了车。

    “大哥哥,我叫顾云芷,你叫什么?”顾云芷自我介绍道。

    “我叫金辉,这是我舅舅,我今年十岁了,你几岁了?”一边的金辉不甘示弱的插进来陪着笑脸说道。

    “我刚上小学。”顾云芷勉强的回答,其实有关年纪的问题,她都不想回答,不想和他拉大太多的距离,前世她遇上唐振霆的时候,他已经是有妻子的人,而她本着敌人的敌人是朋友的想法,才去帮他摆脱伯父和伯父背后家族联合给他设的一个陷阱。可那一次意外,反而让他和她有了一夜的交集,他们之间,也仅此这一次的交集。刨去年纪和婚姻,顾家和唐家是站在两个派系的立场上,所以就这一点就算他当时是单身,两人也不可能有交集。

    后来她被伯父关了起来,而他也是如约的让人来救她出来,还给了她一个全新的身份信息。可以说她能逃离顾家,全是他的功劳。

    回到家,顾云芷换了一身衣服,唐振霆随后又把她送去了学校。

    走进教室,最先注意到顾云芷的就是薛定睿了。

    “顾云芷,你可真是大小姐脾气,地上摔了一跤也要换一身的衣服,我看你还是不要来上学了,回家好好当你的大小姐吧!”薛定睿见顾云芷身上的衣服不同了,就猜测顾云芷回家换了一身衣服才来的学校,先前的担心就一扫而空,觉得白瞎他的担心了。

    顾云芷不想理会薛定睿,自己在路上要不是遇上唐振霆,还不知道傻乎乎的要在路上等多久才能遇上一个人送她回家。

    薛定睿是说者无心,而刚进门打算上课的年轻教师夏红是听者有意,加上夏红见顾云芷并不反驳,就觉得薛定睿说的就是实情,她第一天上课,就有人迟到了两节课不说,还毫无悔改之意,夏红就怒上心头了。执着一根细长的竹枝上前了。..

    “顾云芷,你站起来。”

    顾云芷正在空位上收拾自己的书包,听到有人叫她,她直觉的抬起头,结果刚抬起头,迎面就甩来了竹枝,她只感到头皮火辣辣的疼。

    “老师,你为什么要打我?”顾云芷可不知道农村的学校居然还有暴力执教的,以前在新闻里常常听说,可从来没有遇上过,现在她是第一次遇上。还在如此莫名其妙的情况下,肯定整个人都不好了。

    “为什么打你,你不知道吗?”说完又是一下往顾云芷的头上甩来,顾云芷皱眉,连忙躲开,她觉得这个老师简直太可怕了,什么原因都不说,就开打,简直和神经病没有两样。不对,这样的人根本就不配当老师。

    “你还躲?你第一天上课就迟到还有理了,就算你是农场副场长的女儿也不能在学校里搞特权知不知道。你给我站好了,在我的课堂上上课,就要按照我的规矩来,老师教你做人的道理你能闪躲吗?”

    “可是老师也不能乱打人是不是?我迟到是有理由的。”

    “迟到还有理由?简直就是笑话,我看你就是逃避责罚,我告诉你,就算你有天大的事情,在我这里迟到没有什么情面可讲,要么你就不要上课了。给我出去。”夏红觉得没有给顾云芷一个下马威,她以后就不会好好的听,指着门口就喊道。

    顾云芷细眯起眼睛,收拾起书包,二话不说的就离开了教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