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章 打赌
    这个年代的青年男女对文艺的热爱,压根不少于未来十几年后年轻男女对言情的偏爱程度。

    而黄奶奶的收藏中就有不少偏文艺的,很多都是国内买不到,或者是鲜少有的,还都是翻译过的。

    这就让顾云芷开一家书店的想法有了落实的可能。

    如果可以再到外面买一些时下香江和湾湾流行的书籍过来,那就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顾云芷的想法自然是不敢和顾建军说的,虽然父亲是一个开明的人,可顾云芷印象当中几乎没有哪个父亲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儿整天不务正业的。

    顾云芷学业是无可挑剔,可有哪个家长不希望自己的子女更精进一些的呢?顾云芷自认自家老爸还没有超凡脱俗到任由女儿任性发展个性的时候。

    直至几天后,她遇到了一个人,这样的机会才来。

    谢潮生是附近的村人,年纪不大,今年才十七岁,和一伙人在农场的虾塘偷虾苗,结果他为了掩护同伴逃走被治安队抓到,小家伙也很讲义气,怎么都不肯开口出卖同伙。

    抓到小偷是大事,整个农场都传的沸沸扬扬的。

    这样这事情就传到了顾云芷的耳朵了。

    谢潮生,谢潮生,顾云芷却对这个名字感觉相当的熟悉,后来想了许久想起来这个人是薛定睿手下的第一猛将,下场着实不太好。

    被抓之后,他义气的没有把主谋给供出来,所以被判了一个死刑。

    此人的能力如何顾云芷暂且不去评论,不过就这份义气却是顾云芷所欣赏的。

    她晚上,给父亲泡了一壶浓茶,进了书房。

    “今天怎么这么乖?是不是有所求?”顾建军见到顾云芷一直徘徊在书桌就问道。

    “爸爸,是不是农场治安队抓了一个小偷?”

    “你也听说这件事情了?这件事情好像和你无关吧?别说你认识这个偷子?”..

    “不认识。”顾云芷摇头。

    “不认识怎么就问起了这人?现在小孩子有书念都不愿意好好念书,你在家里无所事事不如去学校念书吧,爸爸就担心你学坏了。”

    顾建军担心的说道,实在是现在孩子不学好的太多了,很容易给带坏了。

    “爸,我每天在家里读书你都担心我这个那个,不是在学校就学不坏的好不好,而且你不能只看事情的表象,要不我和你打个赌,就拿这个谢潮生为赌好了,唔觉得他不是无缘无故去偷的,肯定是有原因的。”

    “一个偷子去偷东西当然是有原因的,不是去赌就是去玩乐享受。”

    “万一他是家里人生病了不得已呢?”顾云芷说道。

    “你以为是呀,孩子,这个世界人性是很复杂的,别以为人家年纪小就同情人家,人做坏事不会无缘无故,也没有这么凑巧。”

    “那我和你打赌好不好?如果他真的是有因为家里缘故,不得已才去偷,那你放过他好不好?”

    顾云芷相信一个讲义气的少年,必定不会无缘无故的去做坏事。

    “行,爸爸就和你赌了!不过输了你怎么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