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章 谁出的主意(一更)
    “是!龙大哥,我们家很大。这里以前也算是一户本地名人的家,我带你去到处看看吧!”

    顾云芷做出邀请。

    张泰龙看向张成,见张成对他点点头,也就同意了和顾云芷出去。来到走廊的地方,顾云芷就不走了,找了一把椅子,坐了下来。

    “喂,你怎么不走了?”

    “张泰龙,谁让你来搞芙蓉一号的?”顾云芷早就在想这个问题了。

    按照张泰龙以前的做事风格,他一直都是拿一两成的股份,并不参与经营,而这次居然要夺走芙蓉一号的经营权,这不是有人教唆的她都不相信了。

    “什么?”张泰龙没有想到顾云芷问的这么直接。而且看她的样子完全和刚才客厅乖巧的模样是两张的面孔。

    “张泰龙,就是把经营权给你,你懂得经营吗?那人误导你让你和我顾家对上,你不觉得他是有企图的吗?”

    顾云芷一句话,让张泰龙眼睛瞬间放出仇恨的目光,是呀,他怎么就没有想到,还傻乎乎的给人隐瞒。..

    如果不是那人给的消息错误,他怎么会惹到顾家,不惹到顾家人家顾家又如何会把他在外面做的那些混事告诉给父亲,人家又不是吃饱了撑着的。

    那么只有一个可能就是那人想要他们张家和顾家对上。

    “该死的,我怎么就这么的傻。我饶不了那家伙。”

    “可以和我说说那家伙是谁吗?那人算起来差不多是我们两家的仇人。让我们餐厅饱受损失。”顾云芷说道。

    “就是中天饭店的老板王中天。”

    说起这个王中天,顾云芷马上想起了一件事,好像他们龙虾馆的大厨郭军就是从中天饭店出来的,后来中天饭店还挖他过,承若让他当厨师长,不过那时候郭军并没有同意。

    知道了是谁搞他们,顾云芷也就知道了什么原因了。“你把我们龙虾馆拿去自己又不会经营,肯定是让中天饭店经营是不是?”顾云芷问道。

    张泰龙不好意思的点点头,心想着顾云芷怎么会知道的这么清楚?对方年纪也不大,不可能会参与到经营饭店的事情来,世家的教育实在是令人琢磨不透。

    “他这么搞你,你不会就这么算了吧!”

    “肯定不会这么算了,麻蛋的,我要让那个王中天好看!”张天龙咬牙缺吃,现在他最恨的法尔不是把这件事告知到父亲那里的顾家了,现在他最恨的就是王中天,如果没有王中天的挑拨,一二层的股份一般饭店都会同意,是王中天让他贪心了。

    “那你打算怎么做?”

    顾云芷觉得就这小子蠢笨的模样也想不出什么好点子。

    “以牙还牙,把中天饭店经营权给拿下来,我要让他知道欺骗我的下场。”张泰龙已经想好了,既然王中天用这种办法骗他,他也要让王中天尝一下一样的恶果,这样才能出了他心中的这口恶气。

    “你就不怕他狗急跳墙吗?他既然能教你这种主意,怎么就没有想过破解的办法?”

    “那怎么办?这口气我咽不下,他狗急跳墙我也要把中天饭店搞垮了,让他以后再利用我?”

    “你这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敢肯定,你爸不会让你这么做的。你拿了他们家多少的股份?”顾云芷问道。

    “他给我百分之二十。后来他不是出了这个主意吗,我就没有要他股份,他说了等到我弄到芙蓉一号的经营权,就帮我经营,钱都归我。”

    听了张泰龙的话,顾云芷更加觉得张泰龙傻得可爱了,连对方是什么底细都没有弄清,就让人管账,对方是经营饭店的老手,只要随便在账里面做点手脚张泰龙这种熊孩子哪里发现的了?

    “那你这样一年搞搞能拿多少钱?”顾云芷抬眼问道。

    天空已经乌云密布,雷声轰鸣,看样子是要下大雨了,南方的天气到了夏天通常白天雨水会相当的旺盛,如果夏天不降雨,到了秋天的雨水更少。

    顾云芷把手伸出到屋檐下,乌云之下的雨滴满溢,飘落了下来,落在了她的小手,渐渐的化开,变成了更大的水滴。

    “一年也没有多少,就剩下几百元吧!”几百元还是他往多里说的,通常吃过玩过,小弟把钱一分就没有了。人家跟着他,太子长太子短的叫,他总不可能不给安家费吧!

    “呵呵,你背上你老爸的名声一年就捞这么一点,何苦?”

    “你,你,你凭什么这么说我,你小孩子懂个屁。”

    被一个十来岁的小孩这么嫌弃,张泰龙的心情可想而知。脸都憋屈的红了,可是反驳的话就只能说出这么一句。

    要是换做别人这么说他,看他会不会给她一耳巴子?但这个人是顾家的女儿,连他老爸都忌惮几分的顾家,他自然是不敢造次了。

    “怎么,我说的不对吗?哦,或许你没有遇上我们顾家,还能多欺瞒你爸爸一阵子,可那时等到被揭发出来的时候,说不定已经是没有办法兜住了。对了,你拿人家股份有没有签下文书什么呢?”

    “那肯定是签的,否则人家凭什么给我钱?”

    张泰龙皱眉,他现在还愁着被老爸发现了,以后自然不能狐假虎威,他那帮子兄弟以后怎么办?总不可能不管了吧!

    “那可是你犯罪的铁证呀,人家凭什么给你钱?还不是因为你就是张成的儿子。”

    “我们那边以前都是这么做的,他们怎么没有事,到我这里怎么就会有时了呢?”张泰龙觉得顾云芷一个小孩子根本什么都不懂,可是有隐隐觉得她说的都是对的,难道真的要听一个小孩子的话不成?

    “那是没有被人揭发,一旦被人揭发你觉得你还有戏吗?不相信你去搞搞中天饭店的那位王中天看看?对了,你没有要他的股份,这大概是你应该最庆幸的事情了。不过他的中天饭店是本地饭店的执牛耳,只怕有很多同行愿意提供给他证据。”

    “我回去就去收回。”

    被顾云芷这么一提醒,张泰龙哪里敢小瞧了顾云芷,这分明就是一个小妖孽!

    哪里有见过十几岁的孩子,这么能算计的?他现在都怀疑他和谢潮生签约的时候,小妖孽观看了全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