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九章 男色当前(五更发糖哈哈哈!)
    “建军,妈都这么大的年纪了,你就不能向你爸先低一下头吗?为什么你们都这么倔?当年的事情如此,现在又是如此,毕竟都是一家人!”

    “妈,那样的人是一家人吗?他害我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和他是一家人?如果不是云芷发现了,你早就见不到我了。”

    “或许,或许这都是唐家的挑拨离间,云芷是小孩子,很容易被别人利用。”

    “你把那件事和他说了?这是他说的吧?”顾建军冷笑,他果真还是不能对任何人报以希望,就算那人是给了他生命的,可是他又想到了这些年田永华在顾家的不容易,也就释然了,既然再多说都是无异,那等于就是废话。他兴致索然的挂了电话。

    “奶奶是打电话劝我们回家的吧?”顾云芷见顾建军情绪低落,用脚趾头想想也能猜到了。

    “你就不要管这些了,云芷,没有顾家我们依然能过好的是不是?”顾建军似是像女儿寻求支持。田永华的那通电话,让他前所未有的疲倦。

    如果连亲人都不能相信,他都不知道该相信谁?

    “是,没有顾家我们依旧能够过得很好。”顾云芷毫不犹豫的点头,前世她一个人离开顾家之后也过的很好,父亲如果带着弟弟和她抽身顾家的泥潭,也不会过得差,相反如果再深陷在顾家这个泥潭之中,总有一日和顾家那些人一起,一起完蛋。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顾叔,没有顾家你是能够活的很好,可前提是那些人不对你动手,一旦离开了顾家,你还能保住小丫头和顾云城吗?如果你离开顾家,那些人还要对你动手,甚至不放过你呢?还有你现在做的一切的努力都会被人取而代之,你能甘心吗?”唐振霆却是发表出不同的意见。

    如果顾建军不再是顾家的人,农场现在他所做的一切,都会被别人取而代之。

    如果在以前,别人或许看不上这点业绩,可现在不同了,他做的这些已经进入了某些人的眼中。

    顾建国心胸狭隘,顾建军既然已经展现了他的才能,那么顾建国不可能还能放过他,只是现在顾建军身在局中看不清罢了。

    “怎么说?”

    到底顾建军心智是坚强的,不会被一时的打击击垮。

    唐振霆这么一说,他就醒悟过来,他自己死在所不惜,一双儿女却是他的底线。任何人都不可能碰触。

    这两人谁也没有发现顾云芷的异样的情绪,只当刚才她同意离开顾家只是小孩子的厌恶,并没有什么别的深意。

    “那就看你怎么选择了,路在你的面前。”其实顾建军选择怎么走只是早晚的问题,就算他不为了自己,为了一双儿女也不可能不选择。..

    顾建军皱起眉头,习惯性的去摸耳后根的香烟,没有摸到这才想起来,已经答应女儿戒烟的事情。

    “你们两姐弟出去一下。”顾建军看向女儿和儿子。

    顾云芷的目光看了两人一眼,拉着弟弟,走出了客厅,乖乖的去了房间之中。

    “姐姐,爸爸和唐大哥要说什么?为什么不让我们在客厅玩了?”顾云城好奇的问道。

    顾云芷做了一个“嘘”的动作,耳朵紧贴着门缝听了起来。但由于隔音太好,居然什么都听不到。顾云芷企图把门拉开一条缝,结果这才发现门已经从外锁住。

    顾建军有心不让顾云芷听,又怎么能让她偷听。

    顾云芷迷迷糊糊间,她感觉有冰冰的东西在她身上擦拭,全身都很难受,好像置身在火海,又很快的坠入到了冰洞,最后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身在何处了。

    “水,水!”迷迷糊糊中,她抓到一根浮木,喊道。

    紧接着,她感觉到又温热的液体,流入到她干渴的喉咙当中。她忍不住大口大口的汲取。

    “慢点,小心呛到了!”那人温柔的拍着她的背。

    水喝完,顾云芷就本能的抱住了那块浮木,感觉到全身火热的时候,这块浮木冰冰凉凉相当的舒服,可当她全身冰冷的时候,这块浮木又是火烫的温热她的身体。就这样,顾云芷一觉到了天明,等到醒来,她感觉到自己的手抓着一样东西,鼻尖闻到的都是一股舒服干净的味道。

    顾云芷觉得前世也只有在一个人身上嗅到过这么舒服好闻的味道。

    睁开眼,不敢置信自己居然抱着唐振霆。

    难道,难道昨晚她就这样的抱着唐振霆?整个人都这样依偎在他的怀中?顾云芷眨了眨眼,生怕这是在做梦,梦醒什么都没有了。

    顾云芷往傻傻的抬起自己的手背,狠狠的咬了一口。

    “嘶!”真疼。

    这个时候顾云芷才哭笑不得,她一个成年人的灵魂,居然会傻得连梦境和现实都分不清楚。

    果然男色当前,色令智昏。

    她抬头看着唐振霆又长又卷翘的睫毛,高挺的鼻梁,不薄也不厚的嘴唇,晒成小麦色的肌肤,全身都散发着男性荷尔蒙的气息,这么的招人眼睛,晒成小麦色的肌肤,全身都散发着男性荷尔蒙的气息,这么的招人眼睛,

    前世多少的女人都拜倒在他的西装裤下,奉他为男神,政坛的贝克汉姆。

    而此时,这个男人却是用他的弯臂守护着她,顾云芷小心翼翼的躺了回去,继续装睡。

    反正他不醒来,她也坚决不醒,她才不管唐振霆昨晚是怎么来到她的床上的,现在谁也别想让她醒来。

    唐振霆其实早就醒来了,小丫头昨夜发高烧,顾建军不在,他只能是找了退烧药给她吃下,又帮她物理降温,结果小丫头半夜喝完水,就把他拉住,怎么都不愿意放手了。

    顾云芷醒来,他早就醒来了。像他们经过部队严苛训练的,警觉性都相当的高,只要边上稍微有个响动,就已经惊醒。

    何况小丫头的动静并不小,不是整个人趴过来张望他的脸,就是小身体在那边往他身上蹭。

    再不然就傻傻的一边看着他一边发着呆。一脸呆萌呆萌的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