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五章 你这是在自毁前程!
    “我不能在这里,那她算什么?你说她算什么?别的女人能在这里,我就不能在这里了?”金鸢指向顾云芷。

    她就是不服气,她堂堂金家的小姐,而且又和唐振霆青梅竹马,凭什么一个毫不相干的小女孩能站在唐振霆的身边,她却不可以?

    “那能一样吗?”

    就在两人争吵的时候,从外面进来一个带着黑框眼镜的中年男人。

    “几位少爷小姐,我没有走错地方吧?!”中年男子手拿公文包,尴尬的站在门口。

    “没有错,没有错,就是这里,顾云芷快点过来,律师已经把文件拟定好了,你自己看一下,行的话在上面签名就好了。”裴冠人叫人。

    “看到了吗?人家和你一样吗?”

    “如果不是唐振霆,她能进这里的圈子?”金鸢咬住唇,咬牙切齿的问。

    “至少人家是凭借真本事站在这里,你有什么?”

    “就一个十多岁的小孩说真本事?金源,你是脑子坏了吧!”她只差说和这里的人脑子一起坏掉了,但是面对温家和裴家她到底没有这个胆量。

    “唐振霆的家里你去过的吧?裴公子前段时间装修新家你是知道的吧,都是你口中说的这个小孩设计的,就是明年后年,乃至后后年兰庭的精品楼盘装修设计都是她来做。

    你有这个本事?你除了和京城几个,空有头脑的世家女,逛街吃饭烫头发,还会做什么?就算是大学毕业后,你又正正紧紧的上过几天的班?”金源冷哼。

    以前觉得金鸢的身份配唐振霆也觉得够了,毕竟是自家的堂妹。

    现在这么一对比,金源终于知道,唐振霆为什么看不上自家的堂妹了。

    不管,裴冠人是不是自愿的给顾云芷,这个兰庭的股份,可人家至少有几分真本事。而金鸢除了一个金家的身份还有什么?

    金鸢被金源劝走之后,这场聚会一直等到午夜,新年钟声敲响才结束,而在众人喝酒聊天的时候,顾云芷百无聊赖的问人要来了纸张和笔,然后涂涂画画已经帮着整个石公馆画出了一个雏形模样,等到唐振霆不经意的回过神,顾云芷已经是窝在他的身边睡着了。

    这个时候,外面新年得钟声已经响起。

    “咦?丫头已经画出了大致的样子。”

    温磊磊一张一张得翻阅着图纸,想像着石公馆该有的样子,其实这里也不是他找人设计装修成现在这样。

    这里原本就是洋人的公馆,他得到后,觉得这处极为适合举办私人聚会之类得,于是才有了这个石公馆。

    对于这里金碧辉煌的装修,温磊磊并不喜欢,可也没有找到什么好的设计师,索性就一直这样了。

    现在看到顾云芷画的图,他才真的相信小女孩有这个天分。

    而且把他心中的样子,都给设计出来了。

    “现在你们相信了吧!”

    唐振霆看向几人,心中油然的骄傲。

    他又不是傻子,这几人之前,摆明了不相信顾云芷的能力。

    “相信了,相信了,哪里能不相信唐六你的眼光呀!你可是出了名的火眼晶晶,我之前不过就是担心小姑娘不明白我想要的样子。”

    温磊磊尴尬的说道。“帮我催催,你知道我这里很急的。”

    “几年都熬下来了,哪会差这么一点时间?别催人家,这种东西催不得的。唐六,小姑娘过年在京城待几天?我抽空把我们楼盘的平面图拿过去给她。”裴冠人迫不及待想看到效果。

    “裴冠人,是我在先,你的楼盘造都没有造起来急什么?”

    “我样板房要准备了,你懂不懂?有了样板房,客人才会对楼盘产生更大的热情。”

    两个人只顾着争吵,根本没有发现,某个人,已经抱着他们的争抢对象,离开了包厢。

    唐振霆手脚缓慢的把顾云芷放进了车座上,然后缓慢的放下了车座椅。让顾云芷能够好好的在路上睡觉,不过他再轻柔的动作,总还是把顾云芷给吵醒了。

    顾云芷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看到一个模糊的人影。

    “结束啦?”

    “结束了,我们现在回家。”

    “哦,你喝了酒,开车慢一些。”

    “知道了,丫头,新年快乐!”唐振霆把着方向盘,看着顾云芷又闭上了眼睛睡过去,轻声的说道。..

    “新年快乐!这个新年我过得很快乐!谢谢你!”迷迷糊糊的说完这句,顾云芷这回真的沉沉的睡去。

    “丫头,丫头?”唐振霆喊了顾云芷几声,见顾云芷没有反应,他轻叹。从口袋拿出了一个方形的盒子。打开,里面是一个镶满了各种宝石的蜻蜓,样式极为的复古。看得出来并不是机器打磨,而是纯手工做出来的。

    唐振霆把蜻蜓别在了顾云芷散乱的头发上。

    顾云芷是被一阵的说话声音吵醒的,迷迷糊糊,听到有人在说话,而且还是女声,而自己整个人感觉都在摇摇晃晃的,好像在某个人的臂弯里面。

    “唐振霆,我以为你一向很知分寸的,从小到大你都没有让我们担心过,就这样的一路走来。

    可是你现在知不知道在做什么?你知不知道现在她对于你来说是什么?很有可能你的军人生涯就此结束,她会成为你人生的污点。”

    “姐,我尊重你是我的大姐,所以我不想和你辩论这件事,这是我的私事,我会妥善处理,她还是一个孩子,我不希望你这么评价。”

    “十三岁已经不能称之为孩子了,家里希望你能考虑金鸢的事情,或者是京城的任何一个女孩。

    顾家就在京城,不需要你来为她打算,就算我们争取到了顾建军,可谁知道顾建军会不会就是顾家对你的一个陷阱?难道你要在同一件事情,同一个人身上跌倒两次吗?”

    唐振霆感觉顾云芷抓他的小手紧了紧,心里不由得一紧。

    “我知道我在做什么,以后姐姐就不要来了,也不要在安排家里相亲,我想结婚的时候自然会结婚。可是现在我并不想把精力放在私人的感情上。”

    唐振霆没有再理会唐贞阳的话,直接越过了她,打开了房门。

    “你这是在自毁前程!”

    回应唐贞阳话的是一记重重的关门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