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四章 尾随
    ,!

    顾云芷那小贱人居然还在路上丢了纸条,他们的人当时,只顾着要杀人灭口,哪里会留意这样的纸条?

    好在纸条之写着让顾建军小心并没有写其他,想来也是当时时间不允许了。苏玉心不由的放了一些,相信他们的人能够先一步找到顾云芷和那个男人。

    很快勘察汽车痕迹的已经给出了结论。

    “长官,虽然汽车损毁严重,不过我们还是查出来,汽车出事故很有可能刹车被人动了手脚,除此,爆炸也是人为的。”

    事情已经相当的明显,就是有人要毁尸灭迹。要顾云芷死。

    “顾建军,顾云芷去农场做了什么?你告诉我。这件事不需要我再跑农场一趟,亲自去查吧!”唐振霆看向一直发愣的顾建军。直呼其名,代表他内心已经非常的焦躁。

    “她,去查了苏玉。”唐振霆看了一眼一直陪着他的苏玉。他也不希望怀疑苏玉,毕竟从怀疑顾云芷出事,苏玉一直陪着他。安慰他,现在忽然要怀疑她,顾建军内心其实是不好受的。

    “顾建军,你怀疑我?”原本陪在顾建军身边的苏玉眼睛盈满了泪水,大半夜熬下来,她原本眼睛都已经充满了血丝,现在加上满眶的泪水,更显得楚楚动人了。

    “顾建军,你不能这么侮辱我,我什么都没有做过,我晚上都跟着你,我哪里有时间来农场?”她咬起下唇,要多无辜就有多无辜。她去农场,只去了前夫的家,路上无人看到,至于前夫的老娘子和前夫两个人,一个懦弱的要死,另一个只要给点利益就能封口,而且相信他们也活不过明天了。她低头,嘴角扬起一抹弧度,黑暗中,无人能够看到她如此细微的表情。

    “会不会是被犯罪分子利用了?”顾建军看了凄凄楚楚的苏玉不忍心道。

    “这个世上没有太多的巧合。”唐振霆的厉目却射向了苏玉。

    到了到了后半夜,随着猎狗,唐振霆的人找到了一块衣服的面料,还有地面上的一些血迹。

    在附近唐振霆看到一条手腕粗细的小细流,猜测面料是顾云芷自己撕下来的,浸泡了水,敷昏迷不醒的谢潮生,促使其苏醒。

    看到小丫头是活着的,唐振霆就放心了。

    “附近有什么村庄?”唐振霆问道,最近的就是牛河庄,老虎港镇,还有烟屯子村了。”

    “长官,狗朝着烟屯子村方向去了。”这时侦察兵已经找到了顾云芷和谢潮生的去向。

    “那就去烟屯子村。”唐振霆下令。

    “顾建军,你怀疑我?你是不是怀疑我?你不说话就代表你已经默认了。好,既然如此,我们之间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苏玉,我很累,让我静静好不好?”在唐振霆下去崖下的时候,此时,苏玉忽然的闹了起来。

    顾建军虽怜惜苏玉被冤,可他满心的都是女儿的消息,哪里能顾及苏玉的感受,苏玉闹起来,他自然是感到烦躁。

    “行,你要安静,那我走。让你安静个够,也只有找到顾云芷,才能证明我的清白了。”她冷笑。说完她就向后退去。

    “这位女士,我们长官说过,你不能离开。”有人拦住了苏玉的去路。既然已经怀疑了,唐振霆哪里有放过凶手的意思。

    “顾建军,你们这是什么意思?这就把我当做犯人了吗?我好心好意的晚上来陪着你,你居然把我当做犯人了,行,你有种!”苏玉看向顾建军。

    “让她走吧!”顾建军挥挥手,深吸了一口气!

    “可是——”

    “你们长官那里我去交代,放她走。”顾建军现在满心的烦躁。

    有了顾建军的话,苏玉迈步离开的更快了。

    走过一段,她吹响了哨子,一匹马在黑暗中出来,她一跃而上。

    顾云芷和谢潮生并不知道他们两个的行迹已经被人知道,两人早上换了衣服,随便的吃了点,就坐上了拖拉机,前往市里。

    苏玉上马飞驰而走之后,不久,一辆灭了灯光的汽车,开到了她离开的地方,跟着马儿开去。

    “现在你还觉得这个女人简单吗?”唐振霆冷笑的问边上坐着的顾建军。他手把这方向盘,速度不徐不慢。刚好能模糊看到马儿的残影。

    原来顾建军早就把整件事告诉过了唐振霆,之前唐振霆表现出的愤怒不过就是故意的,接着就故意暴露顾云芷的位置,他们磨磨蹭蹭直到天快亮了才找出痕迹,猜测顾云芷应该到了天亮就会离开。

    找到顾云芷行迹之后,苏玉就会去通知背后的人动手,于是两人默契十足的演绎了这戏。

    现在苏玉是不疑有他的就去通知了背后的人,唐振霆载着顾建军开车前往,让他自己去看真相。

    顾建军原本还将信将疑,可是看到苏玉这样,他怎么还能相信下去?

    “我和她认识十来年了,我真不知道她居然是别人埋在我身边的钉子。我真不明白就这样的我有什么值得他们盯着的。”顾建军讥讽的一笑,先是李娜对他用毒,现在又是苏玉。

    “你和她怎么认识的?”

    “我和她一个学校念书的,那时我们一帮人不分男女玩的很好,她阳光开朗,那时的她还和现在有很大的区别,像个假小子,不过我一直把她当做兄弟,并没有什么意思。直至我认识了妻子颜华芳,颜华芳是转校过来的,我很快对她一见钟情。”

    顾建军深吸一口气,思绪飘远,仿佛来到了那个激情四色又处处透着不成熟的时代。

    接着,继续说道:“后来我替代顾建国来到农场,颜华芳和我的事情被家里拒绝,颜华芳就跟着我来到了农场,只是没有想到苏玉也跟了过来,那时苏玉处处的模仿颜华芳。

    原本的假小子有了女性的柔媚,后来我和颜华芳结婚。苏玉随后和夏成和结婚了,只是她和夏成和时不时的会吵架,原本我以为我们之间没有了任何的交集,人生也就是如此了,谁知道颜华芳被害。”

    想到妻子被害,就算已经过了几年,可那画面仿佛还在脑海挥之不去,他是父亲,反而让女儿一次次的保护,想到这里,顾建军深深的自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