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六章 因爱生恨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你昨天白天就不见了人,傍晚你爸爸就去找了,现在我也不知道去哪里找了呢!也已经一宿没有回来了。”沈从香说了一下顾建军的行踪,又转向了谢潮生和付兴旺。

    “二位刚才真是对不起了,我也是害怕我家姑娘出了什么事,潮生,你奶奶我昨天见你没有回来已经给她送饭过去了,你放心。你身上的伤?”

    “没事,已经处理过一些了。”

    “谢大哥,你这哪里能算处理?等会儿去去医院检查一下,这样我才能放心。这次事情真是我连累你了,谢谢你,没有你我可能不能活着回来了。”

    “没有你,也没有我谢潮生,何来的感谢?再说护着妹妹不是我应该做的吗?”

    最后谢潮生没有扭过顾云芷,去了医院做全面的检查,顺便在沈从香的建议之下,顾云芷也被检查了一遍,处理了身上的几处伤,如果不是医生给伤口消毒带出的疼痛,顾云芷都忘记了自己身上也还有好几处伤。

    “医生,我现在能穿衣服了吗?”沈从香特意带着顾云芷来到了部队医院,找了一个女医生帮顾云芷清洗伤口。顾云芷衣服去除,原本医生一直帮她的背部在伤药,不过等了许久没有见医生有什么动静,顾云芷就开口了。

    唐振霆进门就看到了顾云芷的裸背,他的目光瞬间停在了她光裸背上的伤痕上,伤痕有深有浅,好在没有需要缝合的地方。

    “医生!”顾云芷见许久没有人回应,明明听到了脚步声,她回头,呆愣两秒,才想起自己没有穿衣服,瞬间她捂住胸口,整张脸都涨红涨红的。

    “唐大哥,你怎么进来也不敲门?人家在消毒伤口。”

    “对不起,沈阿姨说你受伤了,我不知道你没有穿...”

    “你还说,还不快出去。”顾云芷背过身,连忙穿衣服,结果扯动了伤口,瞬间龇牙咧嘴的。

    “好了,我出去,你轻手轻脚一些,别把伤口拉开。”唐振霆逃似的走出门外。关上门想着小丫头的身体,真是一点看头都没有,还这么小心,他摇摇头。摸摸胸口,原本想要去摸一根烟,忽然摸到了那团纸,想到纸上的内容,再想想小丫头的扁平身体,他的眉头打了几个结。

    医生总算把顾云芷的伤口都消毒包扎好了,顾云芷从医务室出来,看到唐振霆又想起之前的那幕,满脸通红了。

    她觉得自己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前世被他扒个精光的时候都没有刚才害羞,不过那时,他被药物影响,自己又急于让他欠上一个大人情,吃干了抹净,他就算想赖都赖不掉。反正后来,不管处于何种原因,他还是帮她逃离了顾家,但是这一世没有了这么崎岖的刻意,她反而是害羞了起来。

    “顾云芷你害羞个什么劲,身上什么料都没有,人家看了你的身体就和在兵营里面看男人没有什么区别。”她这么想着,这才克服了害羞。

    “唐大哥,你怎么来了?你怎么知道我受伤的?”

    “你爸告诉我的,我们刚从农场过来,你就不想和我说什么吗?”唐振霆板起面孔严肃的问道。

    顾云芷迅速的低下头。

    “我没有想这么多,我看爸爸和苏玉在一起心想着去农场了解一下苏老师的过去,如果她是一个好的,我就同意他们。谁想苏阿姨以前的同事无意当中看到了苏老师和一个陌生男人在一起的事情,还有说了我小时候的一些事。

    我幼儿园的时候,苏老师很喜欢我,可是就这么一个喜欢我的人,在我出生的时候偷喝我的奶粉,要不是别人看不过去给我喂奶,我可能就要饿死了。

    然后我就对她起了怀疑,就去了她前夫家里,正问着她前婆婆的时候她就回来了,态度还非常的嚣张。

    回来的路上我们的汽车就出事了,谢大哥护着我跳了车,后面又有汽车开过来了想要撞我们,谢大哥只能护着我滚落山崖,好在那边是一个斜坡,我又被谢大哥护着,没有受多大的伤。等醒过来我们就离开那里了。”顾云芷向唐振霆说了整个过程,虽然已经从现场留下的痕迹唐振霆已经知道了整个过程,可从顾云芷口中听到又是另外一种经历,让他整颗心提醒吊胆的不行。

    唐振霆把面前的女孩搂在了怀中。

    “傻丫头,以后不要一个人直面危险知道吗?有什么怀疑,要调查的事情,和唐大哥说?你难道就这么不信任唐大哥吗?”

    “你不是忙吗?人家也不想老是打搅你。”

    “那唐大哥现在就给你承若,顾云芷的事情永远第一行不?”

    “拉钩,省的我以后找你,你赖账。”顾云芷连忙伸出小指。

    唐振霆无奈的也跟着伸出小指,陪着做这个幼稚的游戏。

    在两人小指相勾的瞬间,顾云芷心忽然想被人撩拨了一下,狂跳个不止。

    顾建军看着面前的女人,此时的苏玉已经没有了往日的优雅,为了不让其自杀,牙齿都被敲掉,手脚被固定在椅子上动弹不得,而在她面前,始终有一道强光照射。审讯不过才刚刚开始,苏玉整个人已经是狼狈不堪。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这个重要吗?你知道我喜欢你,你就如此利用我的吧,成王败寇而已。”苏玉朝着顾建军吐了一口血水。

    她以为这么多年的模仿,总算的得到了回报,她也终于等到了颜华芳的死,可以顺势取而代之,没有想到这个男人表面对她心动,实则早就怀疑上了她。顾家的人果然就没有好相与的。

    “苏玉,那个人是谁?只要你能供出幕后指使之人,我能保证让你活着离开这里,以后再也不追究你的责任。不管怎么说你我都是同学一场,又一起插队落户到了华兴农场。你不仁我不能不义。”

    “呸,假仁假义的东西,你毁了我的人生,就算是死了,我都会变成厉鬼还索取你的性命。

    顾建军,你的良心难道不会不安?我喜欢了你这么多年,我甚至不惜改变我的性子,学颜华芳的穿衣打扮,我想总有一日,你会发现我才是最适合你的人,可你为什么不看我一眼?

    明明是我先认识你的。你们这对狗男女,不得好死的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