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七章 疯人院
    ,精彩无弹窗免费!

    “苏玉,你喜欢别人,别人难道就应该喜欢你,回应你吗?你当你自己是什么东西?”顾云芷从门外进来,来到了苏玉的面前。

    苏玉瞪大了瞳孔,“你,你不是已经死了吗?颜华芳,你为什么在这里?”

    听到苏玉如此叫嚷,顾建军一惊,虽然顾云芷和妻子长得像,可是顾云芷年纪比妻子小太多了。苏玉不应该认错呀?

    “苏玉,你不用装疯卖傻,装疯卖傻没有用。

    如果你要装疯卖傻也行,唐哥哥,父亲,那就直接把她关去疯人院好了,据说疯人院里的人都被关在铁笼子里面,那些疯子最喜欢作弄人了,喜欢撕人衣服,把漂亮的女人衣服都撕光,然后不分男女的压在地上抽打。

    到点了就会给病人注射镇静剂,让他们安静下来,每天都会分发一些药,吃了这些要药,好一点的人昏昏沉沉的,能够安静好一会儿,不好的人就会凶悍无比,有些是得了狂犬症的病人,发作起了任何药物都没有,见到人就会疯咬,只有咬到肉才会撒口。”

    “嗯,这倒是不错的地方,也挺适合这个女人关的,没准她比那些狂犬病人还能疯,你看你爸就被害的挺惨的,就被她看上了,不喜欢他就要把你爸给毁了,还要毁了你,这样的女人不是疯子是什么?也只有你爸傻瓜一样,还说供出来就放她走,我要口供还会少吗?”

    “长官,已经有两个招了,这是他们的笔录。”这时门被敲开,进来一个士兵,把手中的口供交给了唐振霆。

    “你看看吧!”唐振霆把手中的口供交给了顾建军。

    “既然这两人招了,查一下事情属实的话,就把这两人放回去,还有一个名额,谁先早招,谁先放,其余的人都废了手脚丢到疯人院去。”

    “是!”

    听到真要丢到疯人院,苏玉整个人在天人交战之中,想当初会答应那人,完全是出于嫉妒心理,她喜欢顾建军,喜欢到不顾一些的跟到农场来,以至于家人对她极为的不满,每次来向她要钱要物,对家人来说这都是应该的,当初她要是听从了家里的安排嫁给了家里安排的一个部队的长官,现在早就是官太太了,整个家里都能有得到很好的照顾,而现在,她一个堂堂的京城户口,过得和乡下人一样的生活。

    顾建军和颜华芳结婚的时候,她自暴自弃的选择了夏成和,和其余的插队落户的人相比夏成和好歹是魔都过来的,最重要的是当时夏成和是农场的副场长,职位上比顾建军要高。

    夏成和还把她安排到了幼儿园上班,不久哦颜华芳的女儿出生了,看到那个小婴儿,她非常的嫉恨,以至于连规章制度都不顾。就不给小婴儿喂奶,谁想来了一个张慧,心疼的顾云芷像自己女儿一样,不久顾衍平反,顾建军就被提拔上来,而夏成和贪污的事情被人知道。

    也就在那个时候一个人找到了她,要她监视顾建军的一举一动。而且只要她能够监视顾建军一家,不但能给她钱,还能让丈夫平安无事。

    她只能是同意了,因为要对付蚂蟥似的家人,还需要丈夫出力。

    就在苏玉的回忆当中,忽然外面又有士兵进来。

    “长官,几个人抢着要说口供。”

    “我,我决定说。”

    听到唐振霆的部下说那几个被抓的人都要招供,苏玉紧张了,也压垮了她最后一根神经。

    她的一生虽然为了一个男人而荒唐,可是她还不想死,,如果是能够直接就死了那也是一了百了最怕的就是在疯人院里面不死不活的。她不要当一个活疯子,想想都不愿意。

    “让他们打架,谁赢了就让谁先说。”

    “我要招供。顾建军,你不是说我们是同学吗?你刚才的话还说话算不算话?我要招供,我不要去疯人院。”

    “苏阿姨?你现在不疯了吗?”顾云芷上前一步笑了一笑。

    “你和你妈一样的做作,我输了,可也不代表你们赢了。”面对和颜华芳如此相似的面孔,苏玉没有办法不恨起来。

    “苏玉,逞一时口舌对你没有好处。虽然你是顾建军的同学,可是在这里有我的规矩。而且我想要知道你说的有没有价值?对我来说没有价值的东西,那就不必要了。”唐振霆耸了耸肩膀,让人给苏玉倒一杯水。

    苏玉喝了一口,“我,我不要去疯人院。”苏玉也提出自己的要求。

    “如果你说的有价值,你可以不去疯人院。”

    苏玉忌惮的看向顾云芷,显然她也是听过一些京城关于唐振霆和顾云芷的传闻,那时候只觉得嗤之以鼻,可现在看到唐振霆对顾云芷的态度,她疑惑了,觉得他们两人可能比外界传的更为的不堪,颜华芳的女儿,果然和颜华芳一样的下贱。

    “唐大哥,看苏阿姨的样子,还是比较喜欢疯人院,你还是把她送去疯人院算了。”

    “我说。”

    被顾云芷一喊,她是什么心思都没有了现在的她还能够拿什么和颜华芳的女儿斗?

    她绝望的闭上眼睛,脑中想着那个男人的样子,“他从来没有对我说过他的身份,顾建军,你还记得你上位的第一件事就是查账吗?查农场的帐?”

    听颜华芳一说,顾建军点点头,那时农场的收支逆差很大,每年都要靠国家的补贴才能维持下去。他一直在基层生产,那几年的粮食虽然减产,可是总体并没有账上的这么坏,所以他就坚持查账,查账就查出了夏成和连同几个会计做假账贪污的事情。

    那时候开全场的批斗大会,大多数社员,都同意要把夏成和清除出队伍,移交到公安局。一旦移交,夏成和就要坐牢。

    苏玉那时候也是哭到了他跟前说是能够补齐这些贪污,只要放过夏成和,内部解决矛盾,只要在内部解决,夏成和就不会坐牢,只是革职副场长的位置。

    他还在犹豫的时候,场长找他谈话,让他不要管夏成和的事情,说是上面有交代,也不需要夏成和填补亏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