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八章 查
    ,精彩无弹窗免费!

    最后夏成和只是革去了副场长的位置,其余的处分都没有受,当时对外的解释是夏成和还了亏空的资金,其实他知道前任场长抹平了账。只是这个账不是他签名,加上孙友堂说是上面的决定,他就没有多提出质疑。

    “那账怎么了?难道是那人的同伙还有孙友堂?”顾建军皱眉。因为对孙友堂,他一惯的印象是好的,从来没有怀疑过。

    “是不是我不知道,反正那人第一次找我,就向我保证,只要我能够监视你家的一切,他就能让我丈夫无恙,那时我也给你机会去求了你,可是你说不能够做决定。”

    “所以你就同意了那人的提议?”

    “我没有办法的,家里的人像蚂蟥一样吸上我,如果不是夏成和,哪里有我外表的风光?而且那人每个月还额外给我一笔钱。”

    那时候她想着,如果不是跟着顾建军来到农场,而是同意了家里的婚姻,就不会过得如此的凄惨,自己的凄惨有一大半是顾建军造成的,加上顾建军查出了夏成和的帐。

    顾建军是副场长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偏偏管这桩闲事,让她不但要应付老家人,丈夫还要失去领导的位置。这才是苏玉恨顾建军的源泉。

    顾云芷觉得这样的额苏玉,可怜而又可悲。

    命运是自己选择的,当时义无反顾的选择了命运,不甘心顾建军和颜华芳在一起,就跟着顾建军来到了农场,得不到于是就倔强的一心想要嫁一个比颜华芳强上一头的人,于是就选择了夏成和。

    被家人吸榨难道不是她心甘情愿的吗?如果她性子不那么的高傲,撕破脸就撕破脸,非要充大头一次次的满足。

    以至于她的家人胃口也一次次的大了起来,顾云芷倒是挺可怜她丈夫夏成和的,上辈子造了什么孽非要找这样的一个女人?也就是皮相过得去。可是皮相能当饭吃吗?能换来前途吗?

    虽然顾云芷自认自家老娘也不见得多好,可至少没有像苏玉这样坑过自己的丈夫,她能动用的,都是丈夫给的起的。

    “那人要你做些什么?除了监视?”

    “这么多年来,他就提了一个要求就是监视你,直至你当上了场长,在农场做出一系列的改革,他要求我和你发生不正当的关系。”

    “那晚你们什么都没有做吧!”顾建军问道。

    “什么那晚?”顾云芷有些惊讶!看向父亲,她想起来那天父亲和颜华芳的对话。难道父亲一直就知道两人并没有发生什么?

    “那天是我故意激怒夏成和让他打我的,长期的家暴也不是真的,都是我自己捏的淤青,展示在你面前,谁让你傻!”苏玉冷哼。“可真的说你傻,好像我才是那个最傻的人。”她深吸了一口气。

    “那晚,你搂着我叫我华芳,对我说虽然我很像了,可是不是你的华芳。说完就睡着了,真是一个没有用的男人。”苏玉咬着下唇不得不承认她是失败了,就算是颜华芳已经死了,她都抵不过那个人。

    而她的人生,却是被这样的两个人彻底的毁了。

    “除了老虎镇上的寿衣店联络点,你们其余什么地方联络的?”

    “没有了,就是寿衣店的联络点。”都已经如此了,她也没有什么可以隐瞒的,只求能够摆脱这里不被送去疯人院,从此隐姓埋名。

    “和你发生关系的是什么人?”顾云芷忽然的开口。

    苏玉整个人打了一个激灵。唐振霆细眯起眼睛,可没有错过颜华芳的微表情。“那人是什么身份?”唐振霆皱眉,苏玉一个晚上东扯西扯的,根本,具体的什么都没有说,比如这个人的身份。如果不知道对方的身份,苏玉说了这么多那都是废话。

    “我不知道,那人说我像颜华芳,就要了我,刚开始我也不愿意,可他却说我像极了颜华芳,顾建军,你说这人会不会是你老婆的相好呀!”苏玉一句话出来,顾建军就沉下了脸。

    “你再不好好的回答,现在就把你送去疯人院。”

    他妻子都已经死去这么许久了,居然还有人惦记,想到这点就让顾建军相当的不舒服。

    最后,唐振霆扔给了苏玉纸和笔,让她把人的图像给画出来。画完了之后,就放苏玉离开了。

    “你就这样放她离开了?”顾云芷总觉得事情太简单了一些,她看了其余抓到的人口供,都和苏玉说的差不多,所不同的是这些人以前都是有前科的,而且档案上是重刑,不是死缓就是无期徒刑,可是却被放了出来,放出来后就在牙齿上安置了毒药,然后别派到了此地专门传递消息。

    按照时间点来算,差不多他和颜华芳结婚,这些人居然已经在监视着他们家了,顾建军感觉到震惊,自己都不知道有这么大的价值,让这么多的人来监视自己。

    “你怎么看?”顾建军抬头问唐振霆。

    “你的事情,你的事情居然问我?”唐振霆一笑。

    “我觉得这些人应该不是老大派来监视我的。”顾建国是有些能力不错,可还没有大到放了死缓,和无期的人。这就显得有些玩为了。

    “现在要查,只能从监狱上面下手。看看他们是什么名义被送出来的。”

    “唐大哥,既然有心人能够送他们出来,档案肯定也都是抹平的,不会留下尾巴,你看这事做的多干净呀,几个人居然连雇主都没有看到过,就是苏玉画的这张像,我觉得真实性都不一定,她就算画张假的,我们也不知道呀!”

    顾云芷却对此不抱太大希望。画像中的这个人面容一看就没有什么特点,和张慧夫妇所描述的气势一点都不同。

    “明知如此难道就不查了吗?再完美的犯罪都是有留下蛛丝马迹的可能。我们只要抓到一点,就能够破解迷局,既然苏玉和寿衣店的监视点已经被捣毁了,你自己小心一些,肯定还会有针对的事情出现,我感觉这人能够让苏玉行动,就已经是迫不及待了,虽然不知道对方这样的原因是什么,可是你要小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