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章 去祖宅
    ,精彩无弹窗免费!

    虽然顾建军这么说,不过三人还是去梳理了一遍颜华芳留下来的物品,看了半天也没有什么发现。就是一些衣物书籍,还有几件价值不菲的翡翠饰品,都是极小的件。

    这些也都是当年偷藏下来的,一些大的都被抄家抄走了,另外还有也是在动荡年代换粮食吃了,在那个年代金玉根本不值钱。

    “颜家当年应该有房子吧?那些房子呢?”

    “颜家的祖宅相当的大,就在京城的胡同里面,当年也被抄没了,颜家祖孙被赶到牛棚居住,后来不知道怎么搞得,颜家祖孙回到了京城,房子虽然不能住胡同里的,不过颜家在郊区的房子却是归还了一处,否则我和颜华芳也成不了同学。”顾建军皱眉,显然也想到了其中的问题。

    颜家可不像是他们这种有功勋的人家,能够平反,颜家可是货真价实的大商贾,颜家也不像是像黄家一样,对学术界有贡献,又把家产全部捐给了国家。

    颜华芳的爷爷当时是带着颜家家产去了国外。所以颜家不像是顾家这样的人家能够翻身,可那个年代颜家祖孙居然从牛棚里出来,住回了原来的宅子,这就相当的不可思议了。

    可是颜家的人基本都死绝了,根本找不到答案。他那时候也好奇过,可是颜华芳对此似乎也是一无所知。他和颜华芳相处这么久,看的出来颜华芳是真的不知。

    她甚至被奶奶养的有些单纯,这也是他一直喜欢颜华芳的地方。

    很难想象,经历过这么多的磨难生活,颜华芳居然还能保持着本质的心,所以那时他才不顾一些的要和她结婚,哪怕是万劫不复。

    “颜家郊区的房子依旧是在颜家的吧?”唐振霆问道。

    顾建军点点头,“她奶奶去世就在她名下了。”

    “我觉得有必要去一趟京城了。”虽然顾建军忙的不可开交,可就算是为了女儿的性命,他也是要找出真相的,到底是谁在盯着他们家,有什么样的阴谋?

    顾建军把农场的事情暂时放在了一边,好在现在农场也都上了轨道,几个副场长也都是能当重任的,所以就算他不在几天,运转也不成问题,

    农场的事情都安排好,三天之后,顾建军就带着女儿和唐振霆前往京城的颜家了。

    颜家的祖宅还没有归还,所以他们也进不去,他们能去的是京城郊外的颜家别苑。整个别苑建筑面积七百多平方米,地处偏僻,掩映于层峦叠障间,当年颜华芳上学,每天早上很早起来,转好几辆汽车才能到学校。

    顾建军来到此地,脑中不由的浮现出一张满是褶皱的脸,那时他来到颜家求取颜华芳,这个老人就坐在东堂院一动不动,他说了半天发自肺腑之言,当时都要以为是在和空气说话了,坐在对面的老人忽然就张开了眼睛。

    老人全身透着老态和疲倦,可唯有那双眼睛,顾建军记得很清楚,相当的明亮,颜华芳的容貌依稀继承了老人的一些,可并不是全部。不过唯有眼睛两人最是想相,只是颜华芳的眼睛透着纯真,而老人的眼睛,犀利又带着看透的世态炎凉。现在想来居然和女儿的眼睛有些像,也是,女儿像颜华芳多过于他,自然也会像颜华芳的祖母。

    那是他甚至在想,世家大族的元妻都是如此气势吗?

    回过神来,顾建军打开了把门的铁将军,跨进了院子。走进院子,空无一人的院子有些荒凉,就是房子都显得有些破败不堪。

    要修缮这样的一幢房子显然是价值不菲,以他和颜华芳两人的收入负担不起,索性在老人死后,他们也没有踏足过这里,也没有想过踏足此地。

    没有想到会因为女儿一场车祸,引出如此许多的事情,还要到此地调查。顾建军颇感唏嘘。

    “爸,京城市区在不断的扩建当中,很快已经有向这里蔓延的趋势,这幢房子别看现在破旧的很,以后可是很值钱的。”顾云芷却觉得此地的环境各方面都不错,附近又是著名的景点遗址,把这里修缮起来开一家客栈也是不错的。

    “行呀,反正都是给你和弟弟的随便你怎么折腾。”顾建军觉得去所谓。房子够住了就成,不过女儿喜欢就随便女儿去弄。他和颜华芳的东西,还不都是他们姐弟两人的?

    “爸爸,你真好!”顾云芷马屁拍的十足,然后走进了房子里面去看。

    “咦?”顾建军皱眉。

    “怎么了爸爸?你又发现?”顾云芷听到父亲的声音从房间里面退出来,房间里面其实什么都没有,都是一些废墟,到处布满了蜘蛛网,和灰尘,就是座椅也都是残缺不齐。

    “我记得你曾外祖母去世的时候我和华芳都是很仔细的清理过再走的,房间也都是上了锁的,可是看这里分明是在我们走了之后有人来过,把东西翻过一遍。”见到这样的房间,顾建军皱眉。

    如果是新近翻的,上面不可能还有这么厚的灰尘,可现在灰尘满布,可见那些人是在他们走了之后就进来的,而且房间的锁直接的砸了。

    “爸爸,当年曾外祖母走的时候有没有说留下什么东西?或者是遗言什么的?”顾云芷问道。

    她没有见过这个曾外祖母,就是母亲在世的时候也很少提及,她倒是在母亲的一本书本里面有一张曾外祖母的照片,长得和母亲有一些的神似,只是两人的气质很不相同。

    曾外祖母的眉头带着轻愁,母亲更偏向于天真烂漫。

    “哪有留下什么,就是有留下,不就是你看到的这些吗?你曾外祖母在你母亲身上向来舍得花钱,你母亲曾经说过,家里被抄走,你曾外祖母还偷偷的在地下埋了一些珠宝,后来那些断断续续的都被你曾外祖母拿去换成米粮,又用这些米粮让你母亲去拜师学钢琴,学跳舞。”

    顾云芷瞪大眼睛,这是做什么?是要让母亲去钓一个金龟婿吗?还是这位曾外祖母早就预料到和姜家的婚姻会不成?

    如果真是如此,这位是不是太有先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