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三章 找麻烦的
    ,精彩小说免费!

    吃过晚饭,顾建军来到女儿的房间,中午的事情他回来后自然是听说了,虽然女儿说的话没有什么不对,可是太犀利了,也太招人眼了,眼下,他们父女处境还危险着,他不希望在这个时候再后院起火。

    顾建军的来意,不说顾云芷也是心中有素的。

    顾云芷也没有让父亲先开口。

    爸爸,我以后肯定是要搬出阁楼的,可是我想让你知道一件事。

    “什么事?”顾建军一愣。

    “你先等会儿吧!”顾云芷给顾建军倒了一杯茶。

    顾建军此时也搞不懂,女儿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能按照女儿的要求,坐下。

    顾云芷打开门,从阁楼的楼梯,能看到是否有人上楼。顾云芷见到有人上楼,而且是顾衍和顾建国两个人。顾云芷随后就关门。

    她打开橱门,移开里面的一块活动板,听到里面已经隐约的有声音传来,顾云芷,就叫了顾建军。“爸爸,我橱柜里面好像有东西,你能帮我来看看吗?”

    顾建军不疑有他的起身来到衣橱这边。忽然就听到了有男人的声音从衣橱隐约的传来。

    他疑惑的看向顾云芷。

    “是书房,这里能听到书房的对话。”顾云芷也没有隐瞒,对着顾建军说道。

    “父亲,顾云芷那小妮子我是一刻都忍不了了,她居然说那种话?实在是没有把你放在眼中。而且你现在越来越看重顾建军了,父亲,你是怎么想的?难道真的想要把家业交到他手中吗?”

    “好了,顾建军的事我心里有素。你就不要咋呼了,怕被你弟弟比上去那你就上进呀,嚷嚷有什么用?”

    “我是想要上进,可是你给我机会了吗?”顾建国嘟哝。

    “你想要调到石祥市,那是本末倒置,在京城可以奋斗为什么要去石祥市?就因为那边你弟弟做出了成绩,你就要给他去添一点堵吗?到时候人家会怎么想我顾家?还真的让那死丫头说对了,那是同室操戈。”

    “爸,那我现在难道什么都不做吗?”

    “什么都不做,你就在京城坐镇不好吗?陈家哪里你也不用太多余讨好,记住让你趋于委蛇,别忘记了自己的身份,觉得有利益就靠上去,你还嫩着呢!”

    顾建军拿起挡板,放好。声音立刻就隔绝了。

    “你从什么时候发现的?”顾建军又一次重新的认识了女儿,难道她占这间阁楼是因为这个目的?

    “重新整理格局的时候呀,你以为我是神呀,能随随便便的就发现顾家的秘密。”顾云芷俏皮的吐吐舌头。

    “说吧,你现在告诉爸爸这件事的目的。”

    “我以后不想住到顾家了,今天的事情你也应该知道了,我才不要被某些人算计,有些人就算是你去去算计他,他们也会算计你的。

    爷爷的态度你也是听到了,已经非顾建国不可了,让他坐镇京城呢,你和小叔都是他的的收下,好大的气派呢!”顾云芷做了一个鬼脸。

    “你爷爷不是问题,他会重新选择的。”

    “那和陈家趋于委蛇又是什么意思?你知道他倒向的是哪一边吗?我可不认为他对你这般态度是会倒向唐家。”顾云芷剔了剔手指甲。

    “你听到过什么?”这也是顾建军一直好奇的,他觉得父亲态度奇怪,也不像是一门心思的对陈家,那对方到底是京城的哪家?或许女儿偷听到了什么?

    “我在顾家的日子手指也数的过来,不过我倒是无意中见到过一个人,爸爸,还记得小叔叔结婚那天晚上,我问你的那件事吗?”

    “怎么了?”顾建军眼神一亮,那次她总觉得女儿态度古怪,也去查了宴会名单。现在那次的宴会名单还在他手中,只是后来一直忙着建设农场忘了。加上那份名单都是熟人,他也找不出具体的能怀疑的对象。

    “那天确实听到了一些,也不是故意听的,就是想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就只能躲进了书房。后来我听两人的聊天,才知道应该那人手中握着爷爷的把柄,所以爷爷根本不敢轻举妄动,那人还要爷爷拿捏住你的婚姻。”

    “所以你就千方百计的破坏?”听到女儿这么说,他就知道原来女儿一次次破坏紧张他的婚姻是有原因的,原本他还以为女儿是怕有人和她抢父亲呢!

    顾云芷给了顾建军一个你知道就好的眼神。

    “爸爸还是希望不论以后发生了什么事情,你都不要藏着掖着,能和爸爸直说,像今天这样就很好。”

    “爸,我知道了。”前世她都已经相信自己能做好,就绝不劳烦他人做事,已经习惯了单枪匹马,现在有人依靠的感觉真是好。

    “爸,那我和你说一件事,我想要在京城买房子。”

    “啊!买房?你有钱吗?也对,你那几家店的收益已经足够好了,应该能够买房了。”顾建军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女儿居然能够在京城买得起房子了,要知道京城的房价一直是全国前茅的。

    “钱不够问爸爸要。”

    “爸爸有钱吗?”顾云芷鄙视。要知道她老爸的荷包一直她保管着,有多少钱,她自然是一清二楚的。

    顾建军:“......”

    “你这么有钱了是不是要归还爸爸的荷包?”顾建军这才想起来,某天打赌输了之后一直荷包就没有自由过。姿势自家闺女从来不让他在外面难做,每个月零花钱都是足足的。以至于忘记了这件事。

    “你那天找到一个能当我后妈的女人了我交给她。”

    听到顾云芷的话,顾建军哭笑不得。原来他的荷包是没有自由了吗?

    早上,顾云芷正睡的迷迷糊糊呢,忽然外面传来一道哭天抢地的喊声,惊得整个顾家的宅子差点被掀了起来。

    顾云芷看着时间,才凌晨五点,盛夏的五点,外面天已经全亮了。哪一个不长眼的在外面放丧曲呢?顾云芷迷迷糊糊的想着,忽然一个激灵整个人从床上坐起。外面可不是丧曲,是实实在在的有人用着方言在哭,大哭特嚎。

    今天可是小姑姑的大好日子,谁这么晦气找顾家的麻烦?而且在顾家宅子的门口,这是不要命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