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四章 送一份大礼
    等到顾云芷穿戴完毕去看热闹,外面的警卫员已经在驱赶老妇人了,只是警卫员一接近,那妇人,边上一个稍微年轻的女子就大喊耍流氓了,弄得警卫员进退不得。

    顾衍夫妇比顾云芷还来的早一些,顾建斌夫妇也是一脸的看好戏,顾云芷发现只有顾建国夫妇居然难得的没有抢上前,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还特别多。

    “老嫂子,你这是来做什么?”

    听到顾衍叫一声老嫂子,顾云芷一愣,这敢情两人还是旧相识?顾云芷觉得这件事好玩了。

    “你还认识我呀,顾首长,咱们是穷苦老百姓,不像是大首长一样是大忙人,平常日子都是见不得的。栋呀,别躲着了,丑媳妇总要见公婆的,见一见你的岳父大人。”老妇人一喊,众人目光朝着树丛寻去。

    妈呀,不是顾蔷的前夫,顾衍的前女婿还是谁?

    “王栋,我们当初不是说清楚了吗?老嫂子,顾蔷和你家儿子早就离婚了,什么岳父?你可不要乱叫。”

    “一日为父终生为父,一日为妻,终生为妻。你们顾家高门大院的不会不知道这个说法吧,况且我们当初也是被人骗了才离婚的,我们不是主动离婚。就是你们顾家人也不能这么的欺人太甚。”老妇人音量徒然增高,就是顾衍都有些消受不了频频的皱眉。

    顾云芷见到这个场面,却是疑惑了,疑惑一,为什么这几人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要在顾蔷再婚当天来闹?时间点算的太精确就让人怀疑了。

    第二点,凭借着顾家还压不出这几人吗?除非是有人希望看到这个场面。顾云芷从在场的几人面孔上一一扫过,顾建斌虽然没有什么亲情,可好歹顾蔷是他的亲妹子,就算是顾蔷结婚比他当年娶妻要气派,最多也就心里不舒服,不至于闹到明面上,这么做也没有丝毫的好处。

    要说好处,顾云芷还真的看不出把这些人叫来这里有什么好处?除了添点堵,顾蔷已经和王栋离婚了,这都是板上钉钉的事情,那么有谁最希望看到顾蔷倒霉?其实说起来都是顾家的人,除非是脑子坏掉了才会如此,那么还有一个可能就是有人不希望顾蔷嫁给新郎,说起来她到现在都没有见到这个新郎,这个人到底是谁?

    “爸爸,大伯一家子还没有起床吗?这么吵,怎么睡得着觉?”顾云芷的话声音不重,却是能让所有人都听得分明,这时候,大家才发现大伯一家居然没有下来。

    “我去看看!”顾建军连忙上楼。原本他还奇怪着,可是并没有想多,可是女儿提出来,他于是就过去看一下。

    顾建国夫妇的房间,顾建国很早就听到老妇人的喊叫了,其实他是第一个出去看热闹的人,看到是顾蔷的前婆婆一家子,立马就上了楼,却听到了妻子和人在电话里面说笑。

    “那帮人已经来了,可惜计算错误,昨晚顾蔷没有回娘家睡觉,我都忘了她是再婚,不是头婚,再婚是不能住在娘家迎亲的。”

    “是,我希望你心想事成,姐姐能帮你的可不多了,你自己要好好的把握,让那人看到你比顾蔷好上百千倍,也不枉姐姐的这番心意了。”

    孙红梅刚挂电话,转身就见到凶神恶煞的丈夫,吓了一大跳。

    “我说你怎么吓人?像根木桩似的站在这里做什么?魂都要被你吓没了。”

    “是你把这帮子混人给叫来的?”顾建国皱眉。

    “是,我也不妨老实告诉你,我妹妹看上的东西没有人能够抢。”

    “这世界上的男人又不是死绝了,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做先来后到?顾蔷已经够可怜了,现在好不容易遇上一个真心待她的,有你这样的嫂子吗?”提到小姨子的霸道尽,顾建国一脸的头疼。

    “顾建国,你有没有良心了,顾蔷给过你什么好处?还是给过你儿子女儿半点好处?她做这个姑姑的不但什么好处都没有给,这些年没有往家里扒拉走东西吧,就这么一个上不了台面的人,你还护着她,你是不是脑子坏掉了?进水了?..

    我妹妹,你小姨子,别的不说,这些年给你儿子女儿买过多少件衣服?每次从香江回来,都给咱们家带过多少好东西?你自己掰着手指算算,她都快要奔三的人了,好不容易看上了这么一个男的,难道你就不能成全她?

    只要顾蔷没有和那男人行礼的哪一天,那就不算是正式的夫妻,他还是能够选择别人的。”

    听到老婆吧啦吧啦的说道,顾建国一脸的烦闷,“我不管了,随便你们怎么闹!”顾建国索性上床睡觉,把被子往头上一罩。说到底他也没有和顾蔷有多少的兄妹之情,乍一听到的时候心里还是还有些不舒服,毕竟心里他是对顾蔷同情的,再说顾蔷这样也都是为了他姐姐。

    可妻子说的也对,小姨子好不容易有一个喜欢的男人,不管怎么说总要去试试,如果小姨子成功了,说明这男人也不怎么样,如果不介意顾蔷的过去,小姨子再怎么闹腾,只当是给他们夫妻感情增加一点水花,一点考验。

    不过在门口的顾建军却是听不下去了,直接一脚踹开了房门。

    “啊,你做什么?顾建军,你这是疯了吗?这是你嫂子和哥哥的房间!你有什么权利进来。”顾建军踹开门的时候,孙红梅正在换衣服,衣服才穿了一半自然是吓得大叫了起来。

    顾建军却是不为所动,直接掀开了棉被,把顾建国拉了起来。

    “顾建军,你疯了,你做什么?”顾建国想要摆脱顾建军,但是那里是整天在外面东奔西跑年轻一些的顾建军的对手。直接被顾建军拉下了床。

    “顾建国,你怎么对我,我就忍了,也认了,谁让你是我大哥,可是顾蔷有哪点对不起你,对不起你们夫妻?她的人生已经够坎坷了,你还忍心看着她失去幸福?

    今天是她的大喜日子,你这个做大哥和大嫂的就是这么的送一份大礼给她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