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五章 破坏的是军婚
    顾建军知道不能够和女人打架,可身上的一股子愤怒总要有地方发泄,新仇旧恨,他一拳砸在了顾建国的脸上。

    有为上次顾建国颠倒黑白,让女儿大过年在外面过年的那份委屈,也有自己这么多年来压抑在心中的憋屈。

    见到自己老公挨打,孙红梅“嗷”的声,扑上去,顿时房间乱做一团。

    顾家别墅外,王栋一家的闹啸,使得没有人注意屋内还有一场打斗。

    顾云芷见父亲许久没有出来,担心的上楼。

    只见伯父被父亲打的毫无还手之力,孙红梅只能在一边气的用爪子挠着顾建军,顾建军脸上身上虽然被挠的都是血痕,可是并没有什么重要的伤。顾云芷看到这些也就放心了。不是她不心疼父亲,按照父亲的性格,如果不是大伯一家做的太过分,他忍无可忍不会选择下重手,像个野兽一样的用拳头解决问题。

    不过这打的还真是解气,顾云芷嘴角微扬。

    “顾建军,你住手,再不住手建国就要被你打死了。”

    “你们两个做出这种事,打死也是活该,他做哥的没有做哥的样子,你做嫂子的有嫂子的样子吗?走,去门口说清楚,把王家的人给我叫回去。总之,今天谁也别想要捣乱顾蔷的婚礼。”顾建军像拖死狗一样的把顾建国从房间里面拖出来,孙红梅不愿意当着众人说出真相,只能是趴在房间里面“嗷嗷”的大哭,可这个时候的顾建军是下定了决心整治这对夫妻,根本就不让她有选择的余地。

    当浑身是血的顾建国像死狗一样的被顾建军从房间拖到别墅外面的时候,整个顾家都震撼了。连门口闹腾的王母都被吓得止住了哭声。

    这个时候,因为王栋家的闹腾,难得的警卫森严的高级住宅区居然也有市井一般的闹腾的时候,虽然周围别墅依旧寂静,可背后止不住多少双眼睛盯着顾家的这场笑话看。

    “建军,你这是做什么?”顾衍大声的呵斥。“你怎么能手足残杀?这是要把你哥给打死吗?”顾衍气的全身哆嗦。

    “我是恨不得把这他给打死,你问问他们夫妻做了什么?你让他自己说。开口,不要装死。”顾建军把扯起顾建国的胸襟,丢在台阶口,和王栋一家正好面对面。

    这种事他怎么说,宁愿死了顾建国觉得都开不了口,特别对上对就面那双三角小眼睛。

    就是这对母子让顾蔷吃了多少的苦?现在顾蔷好不容易找到幸福,却要被他们给破坏。

    想想他其实也不忍心的,可谁让想要抢顾蔷婚姻的是他的小姨子,他等于是夹在中间最委屈的存在,现在还被自己弟弟暴揍。

    “怎么?觉得现在就觉得内疚了?你和妻子联合起来把这对母子请到家里闹腾的时候你一定觉得把家里闹得鸡飞狗跳很爽是吧!”

    “你——”听到顾建军的话,顾建国本能的想要反驳,不是他请来的人,也不是他想要闹腾。怎么到了顾建军的口中完全变味了?他忽然升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感,目光看向父亲顾衍。

    “到底怎么回事?”顾衍看向顾建军。忽然,顾衍对这个长子失望极了,明知道他内疚当年的事情,愧对顾蔷,所以才让两夫妻在京城办酒,算是弥补。..

    可就是这么点小事,长子还要斤斤计较,难道他连妹妹都容不下?

    顾建国吞吞口水,在想着要不要说出真相,省的让顾建军说些别的时候,孙红梅抢先扑到了顾衍的脚下。

    “爸,顾建军冤枉我们,哪有人这样的,一大早就跑到我们房间里面大闹,这件事哪里和我们有关系?根本和我们毫无关系的好吗?

    他们要来,腿长在他们身上,难道我还要能算到他们来这里闹事?我知道顾建军是气家里发生这么大的事,我这个做嫂子的不管事,可说到底这个家又不是我们夫妻在当。”

    孙红梅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在那里哭诉了起来。

    刚才在房间,她吓得打电话给妹妹,妹妹给她出主意,只要咬死了不认,顾建军那就是无理取闹,他们夫妇还能反将一军。

    见到这一幕,顾云芷却是来到了王栋家人的面前,“阿姨,叔叔,这婚都已经离了,你们再说这些可都已经没有用了,这里是顾家,这一代住着的人不是首长就是领导这样的大人物,不说别的,就是这位小哥要把枪对付你们,把你们打死在这里,你们也不冤枉。”顾云芷指向了门口的警卫,原本她还奇怪着,警卫怎么做事的,都脑上门了,一点反应都没有?直至父亲将顾建国拖出来,她才明白,原来警卫已经被收买了。

    “你,你不用吓唬我们,那人说过,会有人帮我们的,只要我们过来。不怕有人对我们怎么样的!”到底王栋的妹妹年纪小,冲口而出。被王母一把捂住嘴巴,她可是人老成精,那边已经闹腾起来了,她又不是笨蛋,哪里会看不明白。豪门恩怨搞不好就是炮灰。多说一句有可能就是万劫不复。

    “你们来这里闹腾其实也没有用,人家顾蔷已经登记结婚了,他们的婚姻受到法律的保护,而且你们不会不知道军婚不能随便破坏吧?破坏了就要坐牢的!”顾云芷看了一眼王栋,王栋听到坐牢两个字已经下的瑟瑟发抖了,不过随即他仿佛想到了什么,拿出口袋里面的信。

    “你胡说,顾蔷的男人只是一个商人,并不是军人,怎么是军婚了?”王栋还不放心的看了一眼信。

    “呵呵,谁和你说顾蔷的男人是军人了?你不知道老头子为了让顾蔷有保障,不让她在这段婚姻里面受伤,就给顾蔷弄了一个军人的身份吗?

    你现在出来可是破坏军婚,我看给你们写信的人坑你们,骗你们过来就为了闹腾老爷子。

    老爷子现在年纪大了,你说万一经不住这般的闹腾,一命呜呼了怎么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