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六章 收买
    ,精彩小说免费!

    顾云芷继续再接再厉:“你们这几个到时候可都是杀人凶手,到京城谋杀首长的罪名,怎么都要判个死刑,你老家,你男人肯定受不了被杀人犯家庭的名声,会和你离婚,你小儿子也会和你划清界限。

    我说你们到这里来做什么?这不是白白的送死吗?一点好处也没有,白白的丢了性命。”

    顾云芷反复的说叨,加上顾衍适时被眼前一幕气的直扶胸口,可真把王家母子几个给吓坏了,生怕老爷子真的被气出好歹来他们就要背锅,关键是,现在气老爷子的不是他们。老爷子正对着长子怒其不争。

    “我们来都已经来了。”

    “是呀,你们来都已经来了,不能白来,这样,你们身上的这封信卖给我,如果你们能亲口说出谁指使你们的,我给你们五百元元钱。”对顾云芷来说,能用钱解决的事情根本就不是事情。

    “可是那人承若,只要我们过来她就给我们两千元钱。”王母的小眼睛直溜溜的转动,坐地起价。反正现在儿子已经离婚了,谁给他们钱,他们就给谁服务。

    “那你就等着这两千元吧,希望你们有命花。”王母说的是真是假,她哪里会看不出来,最多对方给他们买几张火车票。根本不可能真给这个钱。

    而王家母子三人就是为了钱而来。想要在顾蔷结婚的时候再敲一笔,她们料定了顾家时要脸面的,所以才会来别墅,如果真的闹到酒店里去,只怕一分钱也捞不到。

    至于王家母子口中说的配合,应该就是门口顾家警卫了。

    一般遇到这事,警卫早就上前将这些人或者拖走,或者报警,不可能什么都不做。

    顾云芷想到过年弟弟爬树,警卫连梯子都不拿那幕,既然要当顾家老大的走狗,就要有当走狗的觉悟。而她这人的心量一向不大,有仇必报,就算是在心里憋上个几年,连利息都要锱铢必较。

    见顾云芷要走,那母子顿时就急了,她们之前就收到过一封没有署名的信,别的哪里还有更多?虽然那人说了事后会给好处,可谁知道是真是假,顾云芷的钱却是能看得到的,摸得着的。

    “等等,我们同意了。”王母牙口一咬。把信递上。“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一封信就想要五百?你是不是做梦呢?我让你办的事情办好了,我给你尾款。”顾云芷拿出两百元递了过去。母子几人迅速的把钱收了起来,好在顾家那边的人此时都被顾建军搅合的一团的乱,暂时也抽不出时间来理会王家母子的闹剧。

    此时顾建军,孙红梅各执一词,孙红梅跳出来否认之后,顾建国自然也耿着脖子抵死不认了,现在顾建军二比一处于弱势之中。

    “王家人,你们好,你们料想不到现在你们的前儿媳妇过得非常的舒坦吧,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她于七月六日要举行婚礼了,你们儿子肯定不会想到,当初她去医院验证的那张不孕的检查单是作假伪造,我是看不惯顾蔷作为的人,所以把这件事告知你们。只要你们来京城,就会有天大的好处等着你们,你放心,一切都有人会帮助你们的,你们不会吃亏,也不会有人把你们送去警局。署名:一个好心的人。”

    “大家想知道这封信是谁写的吗?只要验证出了笔迹,就能查到。”顾云芷扬着手中的信件,对着所有人说道。

    孙红梅睁大了眼睛,她千算万算也没有算到顾云芷居然从王家人手中拿到这封信。

    “除了笔迹,想要知道这封信从哪里寄出去的也很容易,只要爷爷打电话去邮局一趟,我想邮局局长很高兴为顾家做这件事的,这封信没有署名地址,应该很好认的。只要查到从哪个邮筒寄出,就能判断是谁寄的信。而且这件事除了我们顾家人别人也不知道,能做的也只有在场的顾家人。”

    顾云芷话一落所有人都面面相觑,孙红梅整个人都在颤抖,她是上班途中寄的信,信就是被她随意的丢进单位的邮筒,这简直就是再好认不过的事情了,再加上这个笔迹,她哪里想到会对笔迹这样的事情。

    “谁知道这信是真是假?万一是有些人伪造的呢?”孙红梅颤抖着身体说道,一半是气的,一半是害怕。

    “行呀,现在科技发达,每个人的指纹都是独一无二的,信上虽然有王家人的指纹,可写信的人,只要不带着手套写这封信,也一定能够提取到。”

    听到指纹二字,孙红梅这回真的是吓得惊坐在了地上。

    “怎么?莫不是大伯娘的手这时候受伤了?不能提取指纹?”顾云芷笑着问道,可是她现在的笑容在孙红梅看来就是比魔鬼也好不了多少。

    “是,我的手指不小心刚才地上摔了一下,都磨破了。”孙红梅咬咬牙,在水泥地上来回的磨,原本十根芊芊手指,此时已经磨的惨不忍睹,血迹斑斑。她伸出手,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气。

    刚才还咄咄逼人的孙红梅,此时却像一个受委屈的小媳妇。

    “爸爸,今天是小妹的结婚大喜日子,这件事还是不易闹大,周围都看着笑话呢!”

    “那你说要怎么办?”顾衍皱眉。

    “就让公安局把这些人都带走,关上几天就老实了。”

    “他大嫂,你也实在是太太恶毒了,让俺们千里迢迢坐火车来的人明明就是你,火车票都是你给俺们买的,现在居然叫公安局抓俺。”王栋的老娘一听要上公安局,赶紧从地上爬起来,战斗力爆棚。

    “你胡说什么?你胡说我可要告你诽谤。”想到自己手指已经磨掉了指纹,不可能提取指纹,孙红梅的嗓门就大了起来。

    “你告你告你告,就是你叫俺们过来闹的,你信上还说了,到时候会让人帮我们,我们进来在门口大闹,门口的警卫可不就没有栏着我们,眼睁睁的看着我们闹腾吗?这不是你的人是谁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