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十七章 威逼
    ,精彩小说免费!

    “不,如果我有一日要做出选择,我会选择站在唐大哥这边。”顾云芷毫不犹豫的说道。并且紧抓住他的手。不相信唐振霆她能相信谁?上辈子的遗憾是找到母亲下落,后来母亲尸体找到。

    现在的她只为了自己而活,活的久?上辈子她还活的不够久吗?她活到九十九,生命对她来说到最后只剩下煎熬,所以她只想要肆意的活一回,众叛亲离她并不怕,怕的是一个人孤寂的在一间房子中,如同囚笼一样的生活。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唐振霆听了顾云芷的话,心没有由来的一暖,他知道顾云芷不会只是说说而已。拍拍她的手,注意力又放在了开车上面。

    唐振霆将车开到了自己的住处,这次他们过来特殊,住在顾家并不方便,所以顾建军就住在唐振霆这里了。唐振霆将顾云芷自然也送到了这里。

    顾建军,见到女儿原本还想要骂一顿的,可是接触到女儿的眼睛,又什么都骂不出来了,他只能是心里骂了自己一声没有出息。

    “宝宝,你这是,爸爸做正事,你过来做什么?不知道危险吗?爸爸不想要你涉险。”

    “爸爸,我知道你是好心,可是我不想要永远的躲在你的羽翼之下,你知道我的,我只想要掌控自己的命运,一旦学会了躲避,就意味着懒惰。不在麻痹下死亡,也要在逃亡中生存。”

    “你这是什么理论?”听到女儿的话,顾建军不由的笑了。

    裴冠人是在睡梦中被人拽醒的,他吓了一跳,正想要尖声惊叫,嘴巴被人捂住,然后被人从窗户口丢下,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人已经被人丢上车运走了。

    裴冠人欲哭无泪,要知道这是在他自己家呀,家里平常戒备森严,号称连只蚊子都飞不进来,结果他就在自家被绑架了。

    汽车一路行驶,来到了一处荒无人烟的公墓地当中,他才被从车上丢出来。

    可怜裴冠人蹭呀蹭的,而把他绑来此地的人反而是一根烟一根烟的抽着,把他丢下车就什么都不管了。

    “唐振霆,你半夜发什么神经?你知不知道我可以告你的,告你入室绑架。这是重罪!”

    终于裴冠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身上的绳子弄断了,对着面前的男人就一顿臭骂!

    这个唐振霆真是疯了,他好好的谁在自己家里,居然就这么的被绑架来了,只要想象到这件事,裴冠人顿时觉得半点安全感都没有了,他家虽然没有银行的铜墙铁壁,可是家里的安保科都不是吃白饭的,可偏偏他被绑架出来,谁都没有发现,裴冠人浑身冰冷。猜想如果自家老头子知道了这事会有多震惊?

    “随便,你去。”唐振霆挑眉,无所谓的看向裴冠人。

    “你这家伙,开玩笑也要有限度的,我心脏不好,会被你吓死的!”经过一阵的夜风吹拂,裴冠人到底冷静下来,跟着唐振霆在坟墓边上坐下。

    “我说你非要挑选这种阴森恐怖的地方吗?很吓人的好不好?”

    “我觉得死人比活人有趣多了。”

    “人都死了哪里有趣了?”

    “至少死人不会阴谋诡计是不是?”唐振霆看向自己的好友,从幼儿园开始认识的好友。

    被唐振霆这么盯着,裴冠人心里有些发虚;“人死如灯灭,你我早晚也会成为这里的一杯黄土。你又何须介怀?”

    “是吗?我一直在想什么人能在唐家的眼皮子底下作下这些,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不是我太高估对方,而是裴家收拾的收尾,是我自己误判,我早就应该想到的。这个人是你裴家的哪一个?”唐振霆目光冰冷。就算是裴家又如何?他如果想要知道就没有人能够阻止。

    “唐振霆你疯了!那个女人对你来说真的这么重要?连我们大小的友谊也不要了?”

    “我们打小的友谊那就是一个屁。”

    “唐振霆,你给我冷静一些,我也是刚刚才知道的,不会比你知道的时间长。”裴冠人叹了一口气,他没有想到唐振霆这么快的找上门来,原本还想着当着不知道这事的,可是这人就不能当做他不知道此事吗?

    “裴冠人,还记不记得你幼儿园被人欺负的事情?”

    “唐振霆,你能不能别总是来这套。”裴冠人翻了一个白眼,他这辈子都不要记起来。

    就因为长得好看,像个娘们,然后被人被迫的穿上女装,没有一个同情他的,连老师都是看笑话。

    后来唐振霆出现了,才结束了他的噩梦,那时候他想着要做一辈子的兄弟。

    说好不想的,可是偏偏不争气的想了起来,裴冠人鼻子酸酸的,谁也不知道那段时间他有多怕去幼儿园,那简直就是他的噩梦。

    可是唐振霆一句:以后这是我罩的人。让他这辈子永生难忘。

    “好,我不来这套,那我现在就算收点利息不过分吧!你算算从小到大你欠我多少?不提幼儿园的事情,就提小学的事情,这么多年罩着你,你就是这么回报我的?你裴少的尊严还不值无关紧要的那些人?”

    “那不是无关紧要的人,我说了那是意外,我也是刚知道。”

    “你特妈的别给我找借口。我就一句话,从小的交情,值不值得这点东西?”唐振霆灭掉手中的烟。

    厉目对上裴冠人的,从来没有这么摄人。

    “我小姑,很爱那个人,明知道他居心叵测,可她就像被下了降头一样,我爸也是没有办法,我爷爷就这么一个姑娘。”从唐振霆找上来的那刻,裴冠人就知道自己没有办法隐瞒下去,除非是不知道,现在他有些后悔,做什么要傻乎乎的去偷听了书房的事,当做什么都不知道,不就好了吗?明知道唐振霆这人嗅觉比猎人还灵敏。

    “继续!”

    “算起来,你的那个小丫头还和他有些血缘关系,严格说起来小丫头要称呼他一声舅舅,和顾建军的老婆,颜华芳是同父异母的姐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