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十八章 会是敌人吗?
    ..少将的腹黑小娇妻

    唐振霆点点头,早就该想到的,如果这人不是藏身在金字塔顶端的家族,不可能躲过他们唐家的侦查手段。只是这种人算是什么狗屁舅舅。

    “不过就是私生子罢了,算什么狗屁舅舅,不准把这种恶心吧唧的人和我家丫头说到一起做亲戚。”

    唐振霆横看了裴冠人一眼。

    裴冠人很想说:你以为我愿意,我还不是被你逼的。而那个恶心吧唧的人还是我的亲戚呢!

    裴冠人一脸的郁闷,继续说道:“当年,爷爷就是查到他私生子的身份相当的不喜,就反对他和姑姑的事情,可你知道女人在爱情中智商就是一个负数,不论家里怎么做,姑姑就是一门心思的要嫁,哪怕和家里决裂,你知道我家就姑姑一个女娃,爷爷心疼的不得了,最后只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盼着裴家能够压制住这家伙一辈子,这样姑姑也能一辈子的幸福。”

    “泡沫堆砌起来的幸福能特妈的叫幸福吗?而你们家人不但不叫醒做梦的人,还跟着一起傻也是绝了!”唐振霆却是不苟同裴家的做法,

    “我们是打鼠怕伤了玉瓶。”裴冠人小声的说道。

    “不是蛇鼠一窝吗?”

    “噗嗤!”听到唐振霆蛇鼠一窝的言论,裴冠人不怒反而笑了。

    “是呀,蛇鼠一窝,你也是这一窝里面的,谁让我们是朋友!这叫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和你这种人做朋友,太没有意思了!”唐振霆的气还没有消。

    “唐六,这件事是我父亲收的收尾,我,我,你还是原谅他吧!”

    “我希望裴家不会成为敌人。”这句话唐振霆却是认真的说出来的,唐裴两家会不会成为敌人谁也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友谊,他目光和裴冠人对上。

    “你这样的敌人太可怕了,我也不要和你当敌人。”家族的事情他不能决定,可是他真的不想和唐振霆成为敌人。那是他从小的友谊,像他们这种人想要找一个朋友都太难了,靠的近的人都要怀疑有功利作用,裴冠人一下子就想到了某个娇俏的身影上,他本没有在意,可是什么时候那道身影已经占据了他的整颗心,可是他明白就算是这样,他也无法付出整个心的。

    “唐六,你爱过一个人吗?爱是什么滋味?”

    “爱?喜欢就护着呗,她喜欢做什么就让她去,我们做男人,有时候要大度一点,男人的功用,不就是保护所爱之人不让她受到伤害吗?”

    “......”裴冠人皱了皱眉,按照唐六的说法,他好像做的是相反的事情,还把人遍体鳞伤。

    “唐六,你这样会把女人给宠坏的,宠坏的女人通常就不是你的。你没有听我家老爷子的理论,我家老爷子说女人就要打,一天不打会上梁揭瓦。”

    “上梁揭瓦就让她揭呗,就女人的小身板,能揭多少?你家老爷子也太小气了些。”唐振霆嗤之以鼻。

    “如果自己的女人不宠,你宠谁去?以后你可是要靠着你的女人传宗接代的,你的儿子女儿可是要从你女人肚子里出来的,宠别的女人,再宠那也是多余的,别的女人会陪你走过一辈子吗?会在你病了伤了冷了的时候给你陪伴吗?”

    “唐振霆你不会有**吗?守着一个女人不会觉得枯燥吗?”裴冠人忽然觉得唐振霆的理论怎么说的好像有这么点道理?可是他还不想被一个女人束缚住。他还想给自己找一些理由。

    “你不觉得睡来睡去脏吗?人又不是动物,连自己的**都控制不住。”

    “......”裴冠人忽然觉得没有办法聊天了。脏,被唐振霆这么说起来,他们圈子里就没有一个干净的,不对,唐振霆是特例。

    “那新婚之夜你不会被嫌弃技术太差吗?”

    “技术再好没有油也是白费。”唐振霆看了眼裴冠人的裤裆,吓得裴冠人连忙捂住。

    “男人的精气可都是有数量的,耗费的越多,给媳妇的就越少,难怪人要离开了,是我给我一个没有油的油壶我也走了。”唐振霆起身,朝着汽车走去,既然已经得到了答案,留着也是白费。

    “喂,唐振霆,是我不要她,是我不要她,不是她不要我的。”裴冠人追上。

    “你和我说没有用,不管你不要她还是她不要你,你的心是什么想的?就让她一个人大着肚子在外面生活?”如果不是兄弟,他才不会来提醒一下,也算是还裴冠人告知这人背景的一个人情。

    不等裴冠人反应过来,唐振霆已经发动引擎,驾车离开。

    “喂,唐振霆,你是不是人呀,把我一个人留在这种地方?”唐振霆在,他还没有觉得周围阴森,可唐振霆一走,看着周围无数的坟墓,他只觉得一阵的毛骨悚然,谁说的死人不可怕?裴冠人有些欲哭无泪。

    大肚子,然后他想到了那个娇小的身体挺着一个大肚子,艰苦工作的情形,哇靠!他刚才怎么就没有想到,他裴家的孩子,他裴冠人的女儿和儿子,怎么能够这么过着这样的生活,他拔腿就跑了起来,他想要把那个女人追回来。

    唐振霆从汽车的后视镜看到裴冠人慢慢的追了上来,他嘴角扬起一抹笑,这才是男人,否则他都鄙视他。

    裴冠人远远的看到唐振霆的汽车停在那里,终于气喘着笑了出来。

    “我就知道你不会把我抛下的。”裴冠人跳上汽车,抹了一把汗水。

    “她现在在哪里?是不是过的很惨?”

    裴冠人吸了一口气问道,这段时间他不是不想,只是不想去面对。

    “你让所有用人单位都不准录用他,被你裴冠人封杀的女人,哪里有谁敢用她,就是她的家里都不欢迎她回去。”

    “怎么会?当时她是为了家里还债才~”

    “你也知道她是为了还债,对你没有一点感情呀!”唐振霆冷哼。

    女人有时候就是口是心非,可是也要看男人是怎么对待她了,如果这个男人给她安全感,像裴冠人这种的,只要稍加表示一下,人家早就心甘情愿的留下了。

    而裴冠人非要死鸭子嘴硬,就算是有别的女人上门挑衅都不愿说一句好话护着,女人不心伤离开才怪,都是自己作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