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一章 血脉
    “咔嚓”一声,齿轮转动。门打开了。露出一个黑漆漆的洞口,直通地底。

    “谁先进去?”有人问道。

    “我先进去吧!”顾建军收好玉佩,说道。

    唐振霆点点头,把手电筒交给了顾建军。

    顾建军先进去,跟着彦俊生和裴鼎民也进去了,然后唐振霆护着顾云芷也走了进去。里面像是一口深井,地址应该就是颜家大宅下面,不过已经是很深的位置。下去了差不多十几米的阶梯,总是到了底部,又出现了一道门,这一次却是相当的奇特了,玉佩也没有用。只出现了一个拇指的凹槽。裴鼎民让人砸门,可这门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的,居然怎么砸也没有用。

    顾云芷看到那个拇指的图案傻眼了,难道这是指纹锁?可是哪里去找指纹一样的人呀?而且古代有指纹密码吗?难道颜家的祖先和她一样是穿越的或者是重生的?不管了,她上前,把拇指给按上。

    门纹丝不动。

    好吧,这样顾云芷也放心了,说明这不是未来的指纹锁,那怎么开门?顾云芷想了想,既然这里说了是传给嫡长,那就试试血脉,说不定这里是按照血脉开启的锁呢?毕竟这世界上无奇不有。

    这么想着顾云芷就咬破了手指,把血滴在了上面。

    “咔嚓”一声,门打开了。顾云芷进去,“呯”还不等后面的人一道进去,门居然关上了。门外的人傻眼了。

    “还愣着做什么?你不也是有颜家的血脉吗?去试试。”裴鼎民对着彦俊生就是一脚。

    被这么一提醒,裴鼎民连忙上前,去滴血。

    结果怎么都没有用,门就是不开,他傻眼了,裴鼎民也傻眼了。

    “谁是嫡脉,谁说了都没有用,这道门已经说明了一切!”唐振霆心情大好的哈哈大笑。

    “唐振霆,你也不用太得意,这里属于谁的还不一定呢!”裴鼎民冷哼,就算他得不到唐家难道得的到?他肯定是不会让唐家得逞的。

    外面争的死去活来的,顾云芷在门里面有些傻眼,里面的面积并不大,也就两百来个平方,也似乎没有什么东西了,整个房间显得空荡荡。

    顾云芷在房间最显眼的玻璃柜子里看到一本书,准确的说是羊皮卷做成的书。如果不是用羊皮卷做的,相信这本书早就腐烂了。

    顾云芷翻开,上面的文字不是繁体,而是她所熟悉的简体字,原本有一些猜测,现在这个猜测已经可以肯定了,根本设计这里的人是一个重生或者穿越的。

    “不用怀疑你自己的眼睛,我就是一个穿越的,从公元2187年穿越到了1000年的咸平三年。

    走过世界各地,积累了大量的财富,反正乱世黄金盛世玉,最后我把所有的金钱换成了黄金这个房子都是用金子灌注的,不用怀疑,连你现在的脚下也是用黄金浇筑的。至于厚度,大概有个几十吨吧,我也算不清了。”

    看到这里,顾云芷整个人都傻眼了,然后一页一页翻下来,她发现祖先原先也不姓颜,他姓姜,然后他说按照自己的血脉设计的锁,和自己血脉相似的就能开启这里,而顾云芷看下来,进入这里的人算上自己一共有十二个人,上一个来这里的人还是八十年前,颜家的祖先。

    这下子顾云芷有些明白了,应该是自己这一脉都有重生或者穿越的能力,就像是超能力一样。而且只在第一个孩子的身上,所有才会有了嫡脉传承的说法。

    准确的说也不是嫡脉,而是传给第一个孩子,所以当年她的曾太祖母就不同意颜轩宇离婚,还把玉给了母亲颜华芳的未婚夫家,当做是孩子的定亲信物,可能那时候她已经想到了今天的事情发生。

    顾云芷看到最后,最后一位穿越的祖先写着:“下一任开启密室的后人,请记住,这次开启之后就把这本书烧了,如果不烧,后果不堪设想。随着历史变迁,这里终将会暴露,哪怕是用几十吨的黄金包裹着,请好好的利用资源。”

    顾云芷虽然不知道这位祖先是从哪边知道的这些,不过顾云芷还是毫不犹豫的就把羊皮卷给烧了干净,她是一个重生者,更加知道这个世界的残酷和阴暗面,如果有些人知道了他们家族拥有这样的血液,说不定会好好的研究,而她一点也不想成为试验小白鼠。不烧了书难道还留着成为试验小白鼠不成?

    大概是上一任知道这里会发生变故,所以他就把这里大多数的东西都搬空了,只留下了少许的名贵的药材。

    顾云芷在烧了羊皮卷之后,意外的发现了一把保险柜的钥匙,和黄奶奶临终前给她的那把差不多。就是这把质地要更加的好一些。

    顾云芷把钥匙揣进口袋,接着就把上一任留在这里的几株名贵名贵中草药都带走了。

    留着也是白瞎。既然裴家也知道了这里,就算裴家没有钥匙,这里以后恐怕也不会安宁。

    外面的人看到门开了,都迫不及待的看向顾云芷,彦俊生还相当的不甘心,看到顾云芷出来就迫不及待的过去想要挤进门。结果那道门纹丝不动,直接将他档了出来。

    “里面有什么东西?”所有的人看向顾云芷。

    “什么都没有,就一些药材,还是腐烂的,也就我手上的这些东西还能用,就拿出来了。”

    “这不可能,你骗人!”彦俊生声音尖锐的道,他处心积虑的谋划了这么许久,结果什么都得不到,让他如何能甘心?

    “信不信随你,而且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就算是嫡脉来这里都没有用,这里的锁只能是血液离祖先最近的那个才能开启,而且一辈子只能开一次,我再往里面滴血液也无法开启了。”顾云芷这么说是让裴家的人死心。

    “要不你再试一下?”裴鼎民细眯起眼睛,摆明了就是不信。

    “行,你可看好了!”顾云芷再次伸出手指,在裴鼎民递过的刀口上划了一下,鲜血滴落在上面,这次确和上次完全不同,上次鲜血吸收了进去,这次顾云芷的血和刚才彦俊生滴落的时候一样,无论如何都是无法吸收。门更是纹丝不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