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八章 乘龙快婿
    ,!

    听到这几句话,顾建国双目赤红,生生的捏碎了手中的玻璃杯。

    就算顾建国身长在首都的圈子,可是见到大老板的时候也是屈指可数,还是在众多人簇拥之下,他排位也不靠前,就算是硬凑过去,大老板也从来没有和他说过什么话,最多就是点点头。

    而顾建军居然能陪同大老板一整天,而且看新闻的镜头都是顾建军在介绍着华兴农场的发展建设,大老板一直在旁倾听,然后还和他亲切的会谈。他多想站在大老板身边的就是他。

    “原本就应该是我站在大老板身边的,那个位置是我的,当年如果不是顾建军,去华兴农场的就是我。”他怒吼。完全忘记了当初他苦苦哀求着顾建军帮他去华兴农场插队落户的情形。

    “顾建国,你冷静点,就算顾建军得到了大老板的赏识,这个家做主的还是父亲,父亲不会让顾建军继承顾家的。你才是下一代的顾家之主。”

    “就算我是顾家之主,可是外面看到的只会是他顾建军,顾家的那些人又能怎么看我?”

    这一天很多人都煎熬,心焦,矛盾。

    顾建国是煎熬的,对顾建斌来说,看着新闻中一向被他看不起的顾建军陪在大老板左右,他的心情也并不好受。原本他以为在京城的机会跟多,更加看不起怎么都不愿意回京的顾建军,觉得太没有出息了,现在确是五味掺杂。

    “顾建斌,我看你还是要和顾建军交好,到底你和他的关系和顾建国不同,你和他是一母同胞。”雷慧珊一边擦着护手霜一边说道。

    “这次大老板视察石祥市,之前怎么一点消息也没有,按理说你爸那里不会没有消息的。”

    “这次是临时安排的,大老板临时改变了行程,下面的人也无从得知。”

    “怎么会无缘无故的改变行程?”顾建斌皱眉。

    “这个我也不晓得了,就是父亲也猜不到大老板的心思。”雷慧珊苦笑,她又不是神仙,而且她父亲也不是大老板身边的蛔虫,也不是事事都能算到的。

    看着电视中顾建军的风采,雷慧珊现在还生出几分后悔的心思,还是父亲的眼光好呀,当初父亲看上的就是顾建军,不过她嫌弃嫁给顾建军就要当两个孩子的后妈,而顾建斌年纪轻,工作也比顾建军要好,就选择了顾建斌,现在她好不后悔,可后悔又如何?嫁都已经是嫁了。

    书房,顾衍整个人都沉浸在了黑暗之中,只有手中的烟头有着一点光亮。不过没有抽几口,他就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医生劝解他戒烟,否则他的身体承受不住,他也已经很久没有抽烟了,可今晚他实在是忍不住不抽,此时没有人比他的内心更加的矛盾。大老板为什么会去石祥市,会去华兴农场?还在全国人民的面前说了那样的一番话,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他自然明白,但是不愿意也不敢相信。这几年顾建军的成长让他心惊,却没有想到这天会这么快的来临。

    忽然书房的电话响了起来,差不多响了五声之后,他才接起。

    接待完大老板,顾云芷整个人都虚脱了,这大概是她两辈子加起来见过的最大的官员了,

    大老板非但一点架子都没有,还对她嘘寒问暖,重点关注她和唐振霆的婚期,这让她相当的窘迫。

    说到结婚,顾云芷就羞红了脸,当大老板问起两人恋情的时候,她可没有忘记父亲在一边的黑脸。她就不明白了,父亲为什么还要这么的反对,有唐振霆做女婿,别人家求都求不来的事情,也不知道自家父亲在反对些什么?

    其实顾云芷完全是不理解顾建军的护女之心。对别人来说唐振霆是乘龙快婿,可在顾建军眼中唐振霆缺点一大推。

    第一,年纪太大,反对。

    第二,工作太忙,怕顾不到家里,反对。

    第三,唐家环境太复杂,还是反对。

    他不希望女儿找一个太厉害的,到时候两夫妻吵架,他这个岳父还能压着,对方不敢如何,可是不管是唐家还是唐振霆本人,他都压不住。这种女婿他哪里敢要?

    大老板到石祥市,重点视察华兴农场是顾建军完全没有想到的,从接到大老板过来的消息,到送走大老板,他整个人都在兴奋当中,还飘乎乎的仿佛一点都不真实。

    送走大老板之后,顾家的访客就没有断过,不过他还是谢绝了所有的访客,和张成王建年两人开三角会议。

    “建军呀,我觉得这次你调职的可能性相当的大,你要做好思想准备。按照以往经验,大老板来过之后,那些被大老板重点夸赞的对象通常会一飞冲天。我们两个看好你呀!”

    张成和王建年两人比顾建军还兴奋,虽然说顾建军当初是用了不光彩的手段降服了张成,可这些年,两人通力合作之下,整个石祥市一片的兴兴向荣,gdp更是达到了全省的前五,这种速度就好像是做了火箭上窜,要知道石祥市前几年还是县级市,也就这几年才被评为地级市。

    “借你们吉言吧,不管以后如何,至少我们三人现在合作的还是很成功的,就算我不在这里了,也希望两位能够把华兴农场这块牌子打的更响。”

    他调离华兴农场几乎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在中午吃饭的时候,大老板已经隐晦的表达过意思,既然大老板信任,他也没有什么好畏惧的,只要跟着往前进就行了。

    “这么说,你真的是?哪个位置知道吗?”张成和王建年两人眼睛一亮,他们两个很清楚,顾建军要么就是不出去,一旦出去了,起点肯定不会比他们两人低。

    顾建军摇摇头,“大老板的决定,哪里是这么好猜的。”

    三天之后,顾建军就被通知进党校学习,至于华兴农场的事物,上面的意思就是让他自己去选一个接任的人,毕竟了解华兴农场运作模式的只有顾建军,上面也不希望继任者过来就破坏了华兴农场的原有模式,到底华兴农场已经成为了全国农场经营的一个标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