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三章 顾云芷的计
    ,!

    顾建国没有办法说服顾云芷姐弟,还被一个阿姨驱除,这让他很不甘心,好歹他也是堂堂的顾家的继承人,居然被这么的打发了,可想他有多么的愤怒。

    好在这趟老爷子已经想到了艰难,让他带了几个人过来,必要时候动用武力。因此顾建国找了石祥市最好的宾馆住下,打算填饱了肚子,好晚上动手。

    进入到白鹭宾馆的自助餐厅,顾建国正要端盘子取菜,结果迎面撞上了一名少妇,他一愣,抬头,眼睛和少妇撞到了一起,产生了为妙的变化。

    “抱歉先生,撞到你,非常抱歉!”

    “没事!”顾建国礼貌的点头,然后去取菜,结果很奇怪的,两人总能夹到相同的菜。女子夹完了菜先行离开了,顾建国还在夹。结果等他拿着餐盘回来,发现座位被人占了。他皱眉,想找一个空位置坐下,这才发现就这么一会儿时间,居然都没有空位了。

    这让他相当的郁闷。

    就在这时,刚才和他撞在一起的少妇对着顾建国挥挥手。

    顾建国心领神会的走了过去。

    “看样子我约得人爽约了,今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有这么多的人,你既然没有地方坐就做这里吧m我一起吃你不介意吧!”少妇笑着说道。

    “哪里,我还要谢你呢,否则我可能就要站着吃了!我的位置让人占了,小地方的人素质太差了!”顾建国抱怨,“对了,我可不是说你,你不要介意!”顾建国马上想到对面的少妇可能是本地人于是解释。

    “是呀,小地方的人素质就是差,你放心,我可不是这里的人,我是来见信友,顺便玩的,结果约了几天信友都没有来,爽约了!”少妇心情有些低落。

    顾建国不知道信友是什么东西,想来就是和朋友差不多的。“大概人家有事没有来吧,你就这么一个人出远门家里不担心吗?”

    “有什么好担心的,我老公常年在外,半年才回家一趟,我是有老公和没有老公差不多的,听先生的口音也不像是本地的,倒是有些像京城人士,怎么也回来这里?”

    “我是来办事的,办完事就要走了。”顾建国呵呵一笑。抬头,结果刚好见少妇将外套脱掉,少妇里面穿了一件黑色的紧身背心,领口相当的低,顾建国抬头刚好见到深深的乳沟,看的他口干舌燥。

    孙红梅近几年到了发福的年纪,身材越来越胖,基本夫妻两人办事都是例行公事,让他一点**都没有,可是今天他发现自己的**又换发青春了。

    “你长得这么漂亮,你老公难道就不担心吗?放任你独守空闺?如果是我,肯定是做不到让这么漂浪的老婆独守空闺的。”顾建国盯着少妇柔弱无骨的小手,想象着如果这双小手在自己身上游移这是怎般的美妙。

    原本顾建国也不是这么随便的人,见到女人就要想入非非。何耐今天遇上的这个美丽少妇给了他太多的暗示,首先少妇说自己是独守空闺,老公半年来一回,这不是饥渴难耐是什么?再来就是不是本地人,来随意的见信友,虽然他不知道信友是什么,想来和**差不多吧,否则女子怎么会随便的来见?加上少妇衣着暴露,这就更加使得顾建国想入非非了,男人最喜欢什么?那就是来一场美丽的邂逅,特别是人到了中年,尤其渴望。

    顾建国想着用什么办法和少妇往那方面发展,反正少妇也不是本地人,他也是来这里办事,办完事就要走人,根本不用担心什么后遗症。正想着,忽然他就感觉自己的大腿内侧一阵的瘙痒,一看,底下,妈呀,他男人的雄风迅速的就起来了,一只雪白的小脚正往他的西双裤外面游移,粉嫩的小脚上,还系了一根红色的小绳,小绳上挂着一只金色的铃铛,白配红,简直就是人间的绝色。

    顾建国再次吞咽了口水,桌子底下,少妇正风情万种的对他调着情,而桌子上,少妇却端庄,优雅,如此大的反差让他起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征服感,他只想要把眼前的少妇压在床上给征服了。

    顾建国的大腿迅速的夹住了那双柔弱无骨的小脚,微微一笑,然后把自己的坚硬往少妇的小脚上撞去。少妇吃着饭,忽然就双颊绯红。

    “你这个坏人。就会欺负人家。”少妇媚眼如丝,居然胆子大的用脚丫子拨开了顾建国的裤裆拉链。

    顾建国这下子哪里还忍的住,拉住了少妇的手,就想回房间把她给办了。顾建国此时早就忘记了什么顾云芷和顾云城,只想着解放他的**。

    就在两人翻云覆雨的时候,门忽然被踹开了。

    “查房!”

    几个身穿制服的警察走了进来。

    “你们是什么人?凭什么进来我的房间?”顾建国大喊。

    “凭什么?凭我们收到群众举报,这里有人正在进行非法交易,我们自然是要查的!身份证拿出来,从哪里来的,来做什么?”警察拿出小本子,问道。

    “举报,谁的举报?你知不知道我是谁?你一个小小警察敢办我?最好现在给我滚,否则,我把你工作给撸了,你信不信?”我的工作可不归京城管,我只是石祥市的一名小小警察局长,顾主任,如果你识相的,现在赶紧的离开石祥市,否则你信不信把今天的事情传到京城,我们无名小卒不住挂齿,可你是金贵的玉瓶,摔不得的。”被顾建国喊小小警察的男子,俯身对着顾建国说道。

    顿时,顾建国只觉得全身汗毛竖起,现在他哪里不明白自己中了别人的全套,完全是一场仙人跳,针对的人就是他。

    “你是什么人?”顾建国看向坐在床上,从头到尾处惊不变的美丽少妇。

    “能是什么人?不过是在酒店混口饭吃的可怜女子!顾主任,如果你愿意,小女子可以跟着你去京城为你服务的,我也不会和你老婆争什么的,你看我们刚才在床上多快活呀!”女子不知死活的还对着顾建国媚笑着,气的顾建国差点就动手。

    “你算什么东西,肮脏货色!”说完,顾建国提上裤子,连衣服都顾不上收拾,拿了包,就走出宾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