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四章 报道
    ,!

    从魔都回来,顾云芷就收拾行囊准备去南江大学报到了。

    顾云芷这一走,顾云城小朋友特别的依依不舍,顾云芷没有离开的时候他觉得这个姐姐烦,事事他都要被管着,拘束着。

    而姐姐要走了,他就舍不得了,顾建军还在学习,家中也只剩下顾云城一个人,由沈从香带着。

    唐振霆并没有来送行,顾云芷猜测他已经去执行任务了,从魔都回来唐振霆就说过马上要出发去了,不能为她送行。

    从石祥市去江城,五个小时的车程,中间还要轮渡过渡。江城是南江省的梳城市,经济相当的发达,比石祥市也大了好几倍,顾云芷前世对江城相当的熟悉,当年她从京城逃出来,先是混迹在不起眼的小镇,后来就去了江城发展。这里可以说是她发迹的地方。

    南江大学拥有着悠久的历史,和京城大学,华夏大学合称为华夏最顶级的三剑客,京城大学和华夏大学都坐落在北方,只有南江大学在南方生根。

    顾云芷进入学校,就看到在校门口挂着鲜红的迎新生的标语,学校门口还有义务过来帮新生做向导的老生们,男的帅气,女的漂亮,成为当天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齐璇看到还有不少的学生是被印着校名的大巴车送过来的,这些人应该是从火车站被接来的,大包小包,有的还身后跟着两个以上的家长。

    来上大学对于很多的人来说是鲤鱼跃龙门,还有就是要离开父母独自生活,这是前世齐璇向往的生活,她前世一直盼望着能够熬到大学毕业,那时候,她就能够独立摆脱顾家的人,也是她太单纯了一些,那些人,怎么会轻易的放过她。

    而这一辈子,尽管她已经背靠唐振霆,可是顾建斌夫妇反馈过来的顾衍的想法也是她的心中一块大石,顾衍这么的不希望他们一家好,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结婚吗?

    唐振霆打结婚报告以来,她总有一种太过顺利的感觉,这并不是一个好感觉。

    这时,顾云芷看到一辆奥迪缓缓的驶进了学校,这样的一辆进口车绝对能够吸引不少人的目光,虽然现在大马路上汽车已经不像是八十年代般令人媳,不过进口车还是少的。

    顾云芷目光也就略过,没有太多的想法就进入了学校的报名处。

    报名处一长串的人正在排队,所以顾云芷也只能等待。

    好不容易轮到了她,漂亮的脸蛋总是能够更多的吸引着别人的关注。

    老师翻开顾云芷的录取通知书,然后边上登记处负责登记的同学找出了记录本,看到顾云芷的分数一惊。

    是他们南江省的文科状元,还是一个美女状元,这绝对是女神级的人物。

    周围人纷纷的侧目,被这么多人围观,顾云芷有些不好意思。

    “是谁说学霸没有颜值的?顾同学可称得上学霸美女呀!”报名老师都忍不住调侃。

    别人一看顾云芷是一个人过来,纷纷嚷着要帮忙提行李。最后顾云芷也拗不过这些热心的学长。

    “我叫西长春,是工程系的,今年已经大三了。”满脸青春痘的理工男自报家门。

    “谢谢学长,我叫顾云芷。”

    “我刚刚已经知道你叫顾云芷了,以后有什么不懂的你可以问我。”男生腼腆的挠挠头。

    想要扯点话题,可偏偏顾云芷不是点头就是摇头,最后满脸青春痘的理工男只能是无奈的败退

    顾云芷分到的是一个六个人的宿舍,现在的学校招生规模越来越大,学校如果不扩建,面积有些不够用。

    南江大学是百年的老校,地理位置更是在寸土寸金的地方,宿舍更是紧张。

    顾云芷能分到一个六个人的宿舍已经算是不错的,有些人甚至分到了八人和十二人的宿舍。

    把顾云芷送到宿舍,西长春依依不舍的道别。

    他还要回去复命,不能长时间滞留,顾云芷向学长道了谢,进去了自己的宿舍。

    她所在的宿舍是一幢四层的小楼,她在一楼,面对的是一面山壁,大概是靠山的关系,房间有些潮湿。

    顾云芷进入宿舍的时候,房间里已经有人了,房间不大。

    目测也只有二十来个平方被放了三张高低床,一张陈旧的布满了灰尘的桌子。

    顾云芷来的时候房间里只有一个女生,选了上铺的位置。

    女生父母也在,父母帮着女生正擦着床,铺床。

    顾云芷选了一个靠窗的上铺,很多人喜欢下铺,可殊不知谁下铺有很多的麻烦。

    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上铺的人性格如何,如果遇上一个文静的,那还好,可如果遇上那种好动的,特别是睡觉爱翻身的,那就等着倒霉。

    因为学校的床不会太结实,一个翻身就会发出吱呀呀的声音。

    除了这个,万一遇上一个喜欢个瓜子吃零食,有随地乱吐痰习惯的上铺,那种滋味就不要太苏爽。

    顾云芷曾经听自己下属说过大学生活,她是地道的南方城里女孩家境不算太好,但也不差,可是上铺遇上一个不知道哪个山坳过来的神经大条的姑娘,人品不是太差,就是生活习惯太差了。

    喜欢嗑瓜子,一边吃一边瓜子壳乱飞,她就睡那位的下铺,然后瓜子壳就像是雪花一样飘,她生气说过一次两次,姑娘认错的态度真是好,可是下次照旧。

    除此姑娘上大学后,也开始打扮。打扮的斯斯文文和城里人没有什么区别,可一口浓痰下来,是不包裹任何东西,直接吐在地上,她差点没有被恶心死。

    和这样的姑娘住了四年,她总算是熬到了毕业。

    顾云芷那时还对那位属下笑谈,大学生活也是一种修炼,修炼忍让。

    可转眼自己也来到了大学生活,顾云芷自然不会让自己落到这种境地。

    她来上学并没有带多余的物品,就是几件换洗的衣服可平常用习惯的物品。

    至于其他的东西,反正学校也能买到。

    “这位同学,我叫董梅,是生物系的你叫什么?”那位父母帮着铺床的学生和顾云芷打招呼。

    “我叫顾云芷,哲学系的。”顾云芷和董梅点点头。

    “你没有带东西吗?”董梅好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