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章 我给母猪看过病!
    “这老爷子,还真厉害啊。”

    “太神奇了,老子从来还没有见到过,一跟小小的银针就能救人一命的。”

    路人都在惊叹郑国民娴熟的针灸手法,很多人不停的赞叹道。

    只有现在一旁的张一航,则是有些皱眉头。

    张一航见郑国民还要下针,张一航则一把抓住了郑国民的手。

    “赶紧停下来,你这不是在救人,你的下针手法都错了,这跟杀人没有什么两样,就从你刚才下针的时候,病人都该有反应了,你没有看到,他依旧是紧闭双眼,脸色比你下针之前,更加苍白了吗。”

    他是谁。一个愣头青,竟然站出来,对名震中外大家郑老爷子质疑,他是活的不耐烦了吗。

    “小子,不管你是谁,趁现在郑老爷子没有生气之前,你还是趁早混蛋,别耽误了郑老爷子救人。”

    “一个愣头青,也来指手画脚,真是让我愤怒啊。”

    很多人,都在看猴子一样,盯着张一航。

    郑国民则是停下来手里的针灸,面色冷冷的说道:“小子,你是质疑我得下针不对?”

    “算不上质疑,只不过你的下针手法确实不对,不仅你救不了人,而且还有可能,会让他一命呜呼!”张一航淡淡的说道。

    “那你是医生吗?”

    “不是!”

    “那你家里是从事医生的,还是那个医学院的。”

    “都不是!”

    “那你是干嘛的?”

    “我就是一个养猪的。”

    现在那么多人,听到张一航说道这句话,都忍不住哈哈大笑。

    这个人也太逗了吧。

    一个养猪的,都能质疑一个享誉中外的中医大家,他这是脑袋被门给挤傻了吗。

    听到这句话,郑国民的脸色异常难看,面色很是冰冷。

    一个养猪的,都敢在那么多人面前质疑自己的下针手法,这让自己的脸面往哪里放。

    这个回魂金针,是郑国民最引以为傲的针灸**,是不容许任何人质疑的。

    “小子,你可知道我是谁?”

    “你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下针方法就是不对,你这不是再救人,是在杀人!”

    郑国民冷冷的说道:“我这一生,几乎都献给了中医,创造震惊中外的回魂金针针灸**!我从小对医药产生浓厚兴趣,在幼小时候,几乎背后了《黄帝内经》,《本草纲目》,《神农尝百草》等著名医学经典。光我救好的病人没有五千,也有四千,你不是医院,一个养猪的,什么都不懂,就可以质疑我!”

    “为郑老爷子点赞!”

    “像这个愣头青,兄弟们,咱们把他给扔出去,在这里,除了打扰郑老爷子下针救人!”

    “一个养猪的,还在那里大言不惭的,质疑郑老爷子,真是太能装逼了,真不知道,他是不是在这里寻找存在感呢?”

    “那我再问你,你都给谁看过病!”

    “给我队里的大母猪看过病!”

    噗嗤!

    众人就像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都忍不住大笑起来。

    就连在一边的苏水柔,听到张一航这样说话,也是没有忍不住,笑了出来。

    这个愣头青,真是太滑稽了。

    郑国民的老脸更加的阴沉,一个养猪的竟然这样质疑自己,感觉一点面子都没有!

    哼!

    “既然你质疑我的下针手法,那么还请你这个养猪的,给他看吧。”郑国民冷冷的说道。

    &nbs

    p;说完,就要起身离开这里。

    美少女眼看这个医生,要离开这里,便忍不住眼泪,苦苦哀求道:“医生,求求你,救救我爷爷啊。”

    “不是我不救你爷爷,而且有人再阻挡我救人啊!”郑国民没好气的说道。

    “这位大哥,希望你不要再打扰医生救我爷爷,我很感谢刚才你帮我的忙!”

    我靠,就这样,自己被无情的给忽视了。

    “医生,求求你救救我爷爷吧。”美少女哭诉着说道。

    很显然,这个美少女是相信了这个国手大师。

    不仅是这个美少女,就连在场的所有人,都相信了这个老头。

    张一航确是很无奈,他明明是在救人,却没有人理解。

    好了吧,这下被打脸了吧,还让一个养猪的人,在一个实力强悍的郑老爷子面前,卖弄实力,就是比打脸还疼。

    这个愣头青,就是前来装逼的。

    “好的,你就放心吧,我肯定能救活你爷爷的。”

    接下来,郑国民没有理会张一航,继续施针!

    郑国民又从口袋里,拿出几个银针,便心灵手巧的将手里的银针,一一刺入贺天举的身上。

    郑国民稳稳的将银针刺入贺天举的身体上,动作娴熟,下针稳,引来了现场人的阵阵响声。

    “这老爷子,动作娴熟,下针稳,基础功扎实啊。”

    “你还别说,郑国民大师,出手就是不凡,你看看下针又快又稳!行云流水一般!真没有几十年的功力,还真的达不到这样的功力,阵阵刺入穴位啊。”

    “这下,贺老爷子也该醒过来了啊。”

    这些人,再称赞的同事,还忍不住看着贺老爷子醒过来。

    “多亏了,郑国民老爷子,不计前嫌,不给那个愣头青计较那么多,医术真是挺厉害的,这个美女最应该感谢郑国民老爷子了。”

    “要不他,她的爷爷早就归天了。”

    郑国民下针下完后,都有一个奇怪的动作,就是观察患者,也就是中医里讲究的:望闻问切。

    针也施完了,这病人怎么还没有醒过来呢?郑国民再一观察,确实吓一跳。

    只见贺天举脸色更加苍白,双眼紧闭,身上也是更加的冰冷,俨然就是一副尸体一样。

    “好一个国医圣手!啧啧。”张一航站在一边,淡淡的说道。

    “小子,你得瑟什么?郑国民老爷子刚下过针病人哪有那么快起来啊。”

    “就是,这个小子,分明就是来看笑话的。”

    “你这个愣头青,在不闭嘴,老子就拿缝衣针给你缝上。”

    随意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贺天举脸上还是没有一丝血色,脸色苍白,双眼紧闭,这个时候,郑国民是坐不住了,急的是脸上不停的冒汗。

    应该来说,自己下过针,他就能醒过来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真的像那个养猪的说的一样?自己下针方法用错了?

    “医生,我爷爷怎么还没有醒过来啊。”

    此时,美少女也停止了哭泣。毕竟有人救她爷爷,跪在这老者身边的美少女,也不在平静了,而是颤抖的问道。

    自己好歹也是一个几十年的老中医了,按常理来说,下针过后,病人就该醒过来啊,这非但没醒,反正看着情况不容乐观。

    “郑老爷子,这是怎么会事?”

    在场的人,都看出来了贺天举身上的变化,也都在观察着郑国民老爷子的下针全过程,就是不知道问题出现在哪里。

    “我说过,你不是再救人,而是在杀人!你还不信。”张一航语气冰冷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