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章 赤裸裸的威胁
    ,精彩小说免费!

    江飞燕看到是张一航来到自己的别墅,心情多少有些起伏。

    “你怎么来了?”江飞燕虽然有些不悦,但是来了,也不能把他赶走?

    “你放心好了,我不会打扰你的,我就睡在沙发上。”张一航来到大厅中央,便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就在江飞燕苦苦思索的时候,孙涵便收到了一条信息,顿时让孙涵特别气愤。

    信息如下:江飞燕明天你还乖乖的把位置让下吧,不然,你会明白法律效力的。

    尼玛,这是**裸的威胁!

    这个卓敏,还真的可以一手遮天啊!

    孙涵看到后,特别气愤,直跺脚。

    既然她卓敏可以这样肆无忌惮,不用说这个遗嘱她肯定动过手脚。

    “孙涵,我们到明天可以去告这个卓敏。”江飞燕紧咬唇的说道。

    “董事长,恐怕我们是告不了的!卓敏现在手里有董事长生前立下的遗嘱,又有何律师帮她,就连董事长生前的主治医生都跑出来作证,我们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要跟卓敏打官司,根本没有丁点胜算!”

    “什么!卓敏居然连我爸的主治医生都买通了?难道我要眼睁睁看着她抢走我爸的一切吗?那可是我爸用了大半辈子打拼下来的呀!”江飞燕愤怒的吼道。

    看起来卓敏对这个董事长的位置,觊觎已久,不用说,她已经准备了好长时间了,就孙涵和江飞燕她们俩是斗不过她的。

    就在这时,张一航懒懒的说道:“我可以证明董事长那遗嘱上的附加条件是假的。”

    什么?江飞燕震惊了!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张一航说出来了这句话,她总以为张一航吊儿郎当的样,丝毫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病急都会乱投医,张一航在这个时候说出这翻话,自然也会让江飞燕看到一丁点希望。

    “你有什么办法?”

    江飞燕还是忍不住说出来。

    “董事长,别被他那一脸正经的样子,给欺骗了,吊儿郎当的,也就是在身边当个打杂的,让他当苏部长的助手,对这个职位不公平啊!”

    我靠,这个孙涵经理真能扯!

    我那是靠颜值担当的,好不!

    还对职位的不公平,那是对我的不公平,好吧。

    当初你还欠我三个嘴巴印呢,如今你怎么不提了,说的好像你能把这件事情办成一样,我还没有感受到女人的芳香呢。

    这让你说的自己真的一无是处的。

    “如果你真的可以,找到她在遗嘱上做的手脚,我就让你当我个人的秘书!”

    什么!当江飞燕的秘书?

    “江总,你说的是真的,不是忽悠我吧?”

    “如果我拿回了我爸的一切,回到了最初的位置,那我就是公司的董事长。你觉得,一个董事长,会忽悠你?”

    张一航对江飞燕的话,没有怀疑,堂堂一个集团的董事长,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子赖账,到时候看她如何自圆其说。

    当然,张一航丝毫不怕江飞燕反悔。

    “那好,给我一个晚上的时间,我来搞定这件事。不过江总,你可千万要记住你刚才说的话,到时可不能反悔的。”

    “你放心,我说话向来一言九鼎。你先告诉我,你有什么办法?”

    “这你不用管,我说话也是一言九鼎。”

    张一航是想说,自己要谁死,那个人就绝对活不了。自己要办什么事,就没有办不成的。可像这样的话,张一航不会说,说了也不会有人相信。

    “走了,你们就等我好消息吧。”

    十分钟后,张一航来到一家网吧,开了个包间,打开电脑后,直接侵入进了飞燕集团的人士资料库,将飞燕集团的法律顾问,也就是那个何律师的住址找了出来。

    既然要证明遗嘱上的附件条件是假的,那找卓敏没用,一但她咬死不承认,自己也是没有任何办法,去撬开她的嘴。

    可何律师不同,遗嘱是经过他的手立下的,那只要搞定了何律师,就能证明附件条件的真伪。

    半个小时后,张一航来到了一栋公寓前,这里就是何律师住的地方。

    因为何律师到现在都没有结婚,一直都是一个人住,公寓也是他那种人最好的选择。

    最新e{章节z上$tj

    来到公寓的六楼,张一航按了其中一家的门铃,但开门的却不是何律师,而是一个风姿绰约的女人。

    这个女人穿着睡衣,头发还是湿的,一看就知道刚洗完澡。

    这个何律师不是一个人住吗,怎么会有一个女人在家?该不会是找错门了吧!张一航疑惑的说道。

    “你找谁?”

    女人长的还算不错,大约三十左右,穿着睡衣都能显出她那诱人的身材。

    张一航一想,这个女人显然是洗过澡,在等待着谁出来,就算是一个人住,也能找女人呀,于是问道:“你好,请问这里是何律师家吗?”

    “是的。你是谁,找老何有什么事?”

    既然找对了地方,那张一航就要开始办事了。

    “是卓董派我来的,要跟何律师商量一下明天卓董接任董事长的事情。”

    “原来是卓董的人呀,快请进,老何还在洗澡,我这就叫他出来。”

    女人一听是卓云派来的人,变的非常客气,马上请张一航进屋。

    “原来是卓董的人呀,快请进,老何还在洗澡,我这就叫他出来。”

    女人一听是卓敏派来的人,变的非常客气,马上请张一航进屋。

    张一航随即扫一眼,房子不大装修的挺豪华的,书桌上还有一个花瓶,看样子有些年头了,应该是个老古董了,能卖个几百万,也是不成问题的。

    像这么好得房子,还有装修,他何律师只是一个小律师,在金海市房价猛涨期,他是没有钱买到,金海市二环内的房子的,布置不用说是很豪华的。

    “小花,谁来了?”

    浴室内,何律师的声音传了出来,水声也已经停止了。

    女人带着笑声回道:“是卓董的人。老何,你赶紧出来,卓董的人有事情跟你说。”

    不一会的工夫,何律师穿着浴袍走了出来,还在用浴巾擦头,没有立刻去看张一航

    “卓董的人?什么事呀,不是说明天再去公司吗。”

    说完这话,何律师将手中的浴巾放下,这一刻,何律师的双眼愣愣的看着张一航,那神情,也在顷刻间发生转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