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8章 张一航被抓!
    ,!

    玛德!

    竟然是四五辆警车!

    “前方的车辆,请到靠路边停车,前方的车辆,请靠在路边停车!”警车里的警察拿着喇叭,对着张一航所开的车喊到。

    “一航,怎么会有警车呢?”冷风强有些不可提议的说道。

    “爸,我也不知道,可能是例行检查吧。”张一航淡淡的说道。

    张一航则是看着路边听了下来。

    “警察叔叔,有什么事情吗。”张一航淡淡的说道。

    “我们接到报警,说你在郊区的一个废物的场里,杀人了,你叫什么名字?”一个三十多岁的男警察,面无表情的问道。

    “张一航。”

    “就是你,跟我们走一趟吧。”这个警察,仍旧面无表情的说道。

    “警察叔叔,你不能因为一个名字,就判断我杀了人吧,你这是无凭无据的诬陷我,当真我是好欺负吗。”张一航冷哼道。

    “你的车牌和我接到报警时的,举报的车牌都一样,名字和车牌都一样,不是你,难道还是别人吗。”

    这个时候,让张一航想到了一个人,那就是王天海,岳父让放走的那个人。

    要是不放走他,这个时候,他已经是一具尸体,躺在了废墟里。

    “我可以跟你们走,但是让我爸妈先开车离开吧。”张一航冷冷的说道。

    “可以。”

    “爸妈,你们就先回家吧,没事的,警察叔叔既然想要调查情况,咱们作为公民,有权利协助警察叔叔,把事情调查清楚,你们就放心吧。”张一航笑着说道。

    “一航,爸……”

    这个时候,冷风强开始有些自责自己了,报警的事情,肯定是那个王天海做的,要不是自己放走他,也就不会出现这个事情。

    “爸妈,你们不用担心,我之是协助警察叔叔,又不是什么大事情,你们就先回去吧,估计我晚饭可能不在家吃了。”

    张一航给了冷风强他们,一个坚定的眼神,意思就是让他们放心。

    “走吧,警察叔叔。”

    张一航被警察带走后,夏雨寒就开始气冷风强。

    “老头子,要不是你心慈手软,让一航放了那个混蛋,也不会有警察带走,你在家里,对着自己的女儿,脾气暴躁,对一个绑架我们的陌生人,都能够放了他,要是一航,有个三长两短,我一定休了你!”夏雨寒愤怒的说道。

    “你根本不知道,一航放走的那个人是谁,他的父亲是谁,他的父亲王长奉可以是华夏省仅次于贺家存在的大家族,根本不是我们能够招惹的,所以,我才……早知道是这样,还不如,让一航弄死他,反正仇恨都已经结下了。”

    “我不管,他是什么人,一航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没完,这件事情,是你弄出来的,你给我想办法,把一航给保释出来,不然你别想睡在我的床上!”夏雨寒一脸不高兴的说道。

    “好好,回到家里,我去想法行了吧。”冷风强本就是自己无理,还得道歉的说道。

    冷风强的妻子,平常脾气都好,一旦遇到棘手的问题,就沉不住气了。

    本就回到静安公寓的路程,很短,回到家,居然用了一个多小时。

    夏雨寒嘟囔冷风强一路,本就是心烦意燥,冷风强却闯了好几个红绿灯。

    回到家里,冷风强刚把车给停到车库里,夏雨寒紧接着愤怒的说道:“我给你说,你今天必须把张一航给救出来,不然,你知道我的脾气。”

    “好好,我这就去!”

    冷风强实在受不了夏雨寒的魔道,只想找个安静的地方,歇歇耳朵。

    这件事情,确实也怨自己,要不是自己的心慈手软,一航也不会……

    …………

    就这样,张一航被带到了警察局。

    这是一间只有不到二十平米的房间,很是灰暗,房间靠近窗户的位置,摆放着一把钢制的椅子。

    张一航则被安排坐在椅子上,双手被冰冷的手铐给铐着。

    椅子前方不远处,摆放着一张桌子,桌子上方有一个照明灯,旁边坐着三个警察!

    还没有等警察开口问话,张一航却率先开口说道:“警察叔叔,你们这么做,不符合逻辑吧,我之是协助你们的,你们却这样对待我?是不是有些……”

    “再者说了,我又不是犯人,更不是杀人犯,你们就凭报警人一个电话,就能判定我,你们也太儿戏了吧。”张一航淡淡的说道。

    王天海在回去的路上,就把电话打给了在警察局的弟弟王天风,这不王天风才派手下人,去围堵张一航。

    警察兵分两路,一路去了那个废墟场里,另外一路,则是在张一航必经之路,等着他出来。

    张一航刚从哪里出来,没有多长时间,来到柏油路上,警察车紧跟其后。

    “要是没有证据,我们也不会请你来一趟的,说说吧,你为什么在哪里杀人?”坐在中间的那名警察冷着脸问道。

    其实,张一航知道,这些警察,肯定跟王天海有关系,要不然也不会在他离开,没有多久,他们这些人就来了。

    “我没有杀人,你信吗,两边的人黑吃黑,我只是一个看客,想要方便,恰巧经过那里。”

    “你这是什么意思?黑吃黑,不要拿这种哄孝的东西,来骗我,赶紧从实招来,免得皮肉受苦。”坐在中间的那名警察陡然一冷的说道。

    “怎么?不问青红皂白,就要动用私刑吗,是谁给你们的权力,你们好大的胆子。”张一航冷喝一声说道。

    “小子,我劝你还是实话实说,不然,后面有你受的,在这里我就是王,还从来没有哪个犯人,对我大吼大叫的,你是第一个,接下来我会让你求生不能。”

    “一条听话的狗,说的大义凛然,一副好人的做派。”

    “你……”

    这个警察猛的一拍桌子,嗖的一下从座椅上站了起来,怒视着张一航。

    玛德!

    还从来没有人,敢骂自己是狗,还是听话的狗!

    让这个警察很是暴怒!

    拳头握的咯咯作响,脸上的表情很是愤怒。

    “小子,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我的底线,我刚才都说了,我会让你生不如死!”说着这个警察对着旁边的两个警察说道:“你们先出去!”

    “主任……”

    “出去!”

    这两个警察在看到老大苏宁发怒,明知道,不符合审查的规定,也不敢再说什么,悻悻的离开了审讯室。

    “怎么?想要弄死我?”

    “怎么,现在怕了吗?”苏宁擦拳磨掌,满脸阴沉的看着张一航冷冷的说道:“你打了我们局长的大哥,差一点没把他给打死,我作为他的下属,理应为他排忧解难,对付你这种人,我一个人收拾你,就足够了。”

    “呵呵……”

    “混蛋,你笑什么?”苏宁阴沉着脸说道。

    “果然是狗9是一条极其听话的走狗。”

    听到这句话,苏宁暴跳如雷,玛德,他这是纯属找死,竟然骂老子是狗,那就怪不得自己心狠手辣了。

    苏宁正准备出手,就听见“咣当”一声,审讯室的铁门,被人给跺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