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化神斗法
    轰!轰!

    距离星乙城还有五百多里的时候,远处激烈的元气波动引起风乙墨的注意,根据这种剧烈程度,他判断,是化神期修士在斗法。

    当日,柳域城一行人被彭家城所偷袭,吕占与彭家城的彭绝斗法,风乙墨根本没有好好看清楚,正好这一次可以好好看一看,灵界的化神期修士与净天界到底有何不同之处,为什么自己一直无法突破化神。

    风乙墨调转方向,向元气波动强烈之处奔去。

    来到近前,风乙墨便看到一男一女两名修士正在半空中操控各自的法宝对轰,隔着六七百丈,都能感觉到猛烈的法力冲击,下方一片狼藉,树木、山石都变成了齑粉,被清理出数千丈的空白区域。

    男修士长着一张令女人倾慕的面孔,英俊飘逸,令风乙墨吃惊的是,此人是任行空的大公子任宁奇。

    任宁奇的对手则是一个漂亮的中年女子,别看年纪是不小,可是风韵犹存,身材丰满,只不过此时疯了一样攻击任宁奇,她的修为是化神初期巅峰,比任宁奇低了许多。

    女子使用的是一件凤钗极法宝,变成六七丈大小,呼啸着,不停的向任宁奇刺去。

    任宁奇似乎不想与女子纠缠,大部分是防御,一柄黑色弯刀极法宝在身边盘旋,挡住了凤钗的攻击。

    结术球仇远封酷情所羽术帆

    艘球察地不岗方方所帆术孤

    “余菲妃,不要再胡闹了,再胡闹,本座可就不客气了!”任宁奇一味地防御,禁不起女子疯狂的攻击,恼羞成怒的喝道。

    艘球察地不岗方方所帆术孤  “哼,你说的好听,如果当初不是仗着一副好皮囊,我余菲妃会看上你?而你修为大增,还不是通过与我双修,获得了我的元力,让我的修为百年来都不曾增涨,反而降低!如今,你再也无法从我身上得到好处,便始乱终弃!”

    “任宁奇,你个王八蛋,当初上老娘的床时候,叫人家菲菲,甜言蜜语,海誓山盟,怎的到现在直呼名字了?你们任家的人是不是都是这样,玩腻了就抛弃?如果你不给我一个交代,老娘没完!”余菲妃一边喝骂,一边攻击,火气更盛。

    “余菲妃你不要胡说八道!感情的事是你情我愿,当初本座可没有强迫与你,只不过你我缘分已尽,何必纠缠呢。”

    “哼,你说的好听,如果当初不是仗着一副好皮囊,我余菲妃会看上你?而你修为大增,还不是通过与我双修,获得了我的元力,让我的修为百年来都不曾增涨,反而降低!如今,你再也无法从我身上得到好处,便始乱终弃!”

    任宁奇被余菲妃点破内心想法,恼羞成怒,此地距离星乙城不过五百多里,如果让他人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就别想继承府主之位了,此前的怜香惜玉的想法一扫而空,眼中杀机闪现,不过,随即隐去,一挥手,收了弯刀法宝,柔声道:“菲菲,是我错了。你的一席话惊醒梦中人,我亏欠与你的,一定会好好补偿。我父亲是星乙府府主,拥有各种灵丹妙药,等哪一日见到他,替你求几粒提升修为的便是,如何?”

    余菲妃见任宁奇不再防御,一挥手,凤钗法宝便变成两寸大小,落在她手中,脸上露出喜色:“奇哥,你说的可是真心话?”

    任宁奇面带微笑,如沐春风,道:“自然是真的,我何时骗过你?”

    余菲妃喜极而泣,飞身扑入任宁奇的怀里,抽泣道:“奇哥你真好,我就知道你不是真心抛弃我的!”

    风乙墨无语的摇了摇头,这个傻女人,离死不远了,虽然隔着很远,可是刚才任宁奇眼中散发出来的杀机还是被他捕捉到了,任宁奇此时所采取的无非是怀柔政策,先稳住这个叫余菲妃的女人,别把事情闹大,然后再想办法杀了她,以绝后患。

    虽然大智眼可以观照任宁奇的想法,可是风乙墨并不敢观照化神中期的任宁奇,一旦弄巧成拙,逃都逃不了。

    只见刚才还打死打生的两个人搂抱着飞走,转变也太快了。不过,细心的风乙墨发现,任宁奇带着余菲妃所离去的方向并不是星乙府。

    风乙墨犹豫片刻,施展风掣术,跟了上去。

    后恨学科地克独情接显结情

    任宁奇带着余菲妃飞出两千余里,他怀里感受温存的余菲妃发现前方不是星乙城,扬起臻首,带着狐疑问道:“奇哥,这是去什么地方,不是要回星乙城吗?”

    任宁奇笑了笑,在余菲妃漂亮的脸蛋上亲了一口,道:“前方伏牛山,我拥有一座洞府,你我二人许久未见,要好好亲热亲热才是。”

    余菲妃俏脸一红,嗔道:“奇哥,你好讨厌啦。这个时候,你还想着那种事情!”

    任宁奇望着桃花般的脸颊,心神荡漾,当初就是看中了余菲妃的美貌,加上独特的体质,才跟她一起的,只不过后来双修无益,加上余菲妃年纪大了,便抛弃了她,想想二人多年来的感情,心有不忍,不过,随即被湮没在仇恨之中,她不死,我就没有希望继任府主,不能因为一个美人误了大事,可惜了。

    很快,任宁奇搂着余菲妃落在一座山洞前,一挥手,洞门打开,二人走入洞内。

    别看山洞外面简陋,可里面却别有洞天,一颗颗拳头大的珍珠挂在洞壁上,亮如白昼,而且里面装饰豪华,玉石铺路,两侧是奇花异草,香气扑鼻,正对着洞门就是一个华丽大床,青纱遮蔽,若隐若现,茶具、案台、桌椅应有尽有,不远处还有一个白玉浴池,里面氤氲升腾,宛如仙境。

    余菲妃欢喜的叫起来,脱掉衣衫,露出丰满的玉体,钻入浴池之中,刚才斗法斗了半天,浑身都是臭汗,既然要与奇哥欢好,自然要洗的干干净净。

    任宁奇色眯眯的望着美人入浴,吞咽了一口口水,三下两下褪掉长衫,跃入浴池中,与余菲妃嬉戏起来。

    二人洗漱干净,任宁奇抱着余菲妃的玉体,来到大床之上,二人开始翻云覆雨,颠鸾倒凤。

    良久,余菲妃满足的呻吟了一声,把脸贴在任宁奇健壮的胸口,柔声问道:“奇哥,什么时候带我回去见见公公婆婆啊?”

    任宁奇身体一僵,尴尬的笑了笑,左手按在了余菲妃的玉背之上,磅礴的灵力涌入她的身体,顿时把她的修为禁锢住了。

    “奇哥,你......”余菲妃花容失色,惊呼起来:“你、你要干什么?”

    艘球球地地星情方由闹指诺

    任宁奇翻身而起,抓过衣衫穿好,怜悯的看着余菲妃。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