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困住任宁奇
    “菲菲,要怪只能怪你太贪心,你我欢好一场,彼此已经不合适,就这么平淡的分开多好,可是你非要纠缠与我,若是让父亲知道此事,我这个第一顺位继承人就会被剥夺,为了府主大位,只能牺牲你了。让你躺在我怀里死去,也是一件幸事,免得你这样的美人投入他人怀抱。”任宁奇说道。

    “你、你要杀我?”余菲妃瞪大了眼睛,眼中蒙上一层雾气:“为了府主的位子,你竟然要杀我?”

    “谁让你不知好歹呢,也不是没有补偿你,上元石就给你上万块,还有极法宝雪凤钗,是你太贪心、不知足罢了!”

    “哈哈哈,好,果然非常好,我余菲妃瞎了眼睛,爱上你这个毫无人性的家伙,报应、报应啊!”余菲妃惨笑起来,运起周身的灵力,雪白的玉体隆起一根根血管,竟然想要强行冲破身上的禁制。

    任宁奇叹了一口气,“你这是何苦呢。”说完,屈指点了两下,第一下,点在余菲妃没有半点脂肪的光滑凝脂般的下腹上,丹田灵海被破,一身修为化为虚无,第二下则点在余菲妃的胸口之上。

    敌察球科科封方鬼所酷封阳

    敌察球科科封方鬼所酷封阳  “那你要多少?”任宁奇强压心头怒火,问道。

    结术察仇科星酷情战冷我毫

    原本艳丽的女子瞬间苍老,光滑如玉的肌肤出现了褶皱,好似一张树皮披在一具骷髅之上,奄奄一息。

    任宁奇想着刚才还与这样的女人缠绵、交合,不由的打了一个冷战,快步向洞口走去:“你既然喜欢这里,就留在这里自生自灭吧。”

    孙球察仇科克鬼酷陌考察孤

    “任宁奇,你、你听说过同命刹吗?”余菲妃此时没有哀求,也不再疯狂吼叫,而是气喘吁吁的说道。

    任宁奇停下脚步,“同命刹?这是什么东西?”

    余菲妃头发飘落,露出满是褶皱的光头,牙齿也一颗颗脱落,哆嗦着嘴唇,笑了笑,道:“同命刹是一种奇毒,平时没有什么,可是一旦服下此毒的一对情侣中一人死去,另外一人不久就会跟着死去,故此名为同命刹!”

    任宁奇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连忙检查自己的身体,却什么都没有发现,厉声问道:“你给我下了同命刹之毒?什么时候的事情?”

    余菲妃费力的扭动身体,平躺下来,摆出一个让自己舒服的姿势,缓缓道:“就在你进入我身体的时候,你不是喜欢吗?纵横驰骋的时候不是很快乐吗,哈哈哈,没想到吧。我余菲妃纵然再傻,上过一次当,绝对不会再上第二次!我要死了,死后不久,你也会来陪我的!奇哥,我、我真的很爱你,爱你啊......”

    余菲妃长长吐了一口气,终于走完了人生里程,变成一堆骸骨,安静的躺在还充满二人体味的大床之上。

    就在余菲妃咽气的瞬间,任宁奇感觉身体里多出一种毒素,沿着经脉快速的扩散,吓的他魂飞魄散,连忙屈指在身上多处穴位点击,试图阻止毒素的蔓延。

    可是,那毒素仅仅减慢了速度,无法遏制,任宁奇连忙一抹储物戒,取出几粒解毒丹,一股脑的塞入嘴里,以灵力催动,却依然无效。

    “不行,得赶紧回去,找父亲帮忙!”任宁奇不顾身给余菲妃收尸,纵身向山洞外飞去。

    嘭!

    身体重重的撞在一层透明的护罩上,被弹了回来,匆忙之下,并没有注意到在洞口出现了几道灵禁。

    “什么人?不知道本公子乃是府主大公子吗?快快出来!”

    任宁奇心头一凛,自己的洞府竟然被无声无息的布下禁制,是谁跟自己过意不去?

    “啪!啪!”风乙墨从洞口一处影子里拍着巴掌出现,“精彩,实在是精彩,不仅仅看到活生生的春宫图,更是看到了一场情侣相杀的大戏!府主公子的手段果然非同一般。”他恢复了修为,变化成一个陌生年轻修士。

    任宁奇看着眼前陌生的年轻修士,此人修为不过是元婴巅峰,若是在平时,自己一掌就能打死好几个,如今,体内毒素蔓延,没有时间搭理此人,喝道:“你是谁,还不赶快撤去灵禁!”

    风乙墨本来是想看看热闹,谁知见证了任宁奇的无耻,余菲妃的狠毒,自己死了也要拖上任宁奇,本不想动手,可是知道任宁奇身中剧毒,便悄悄布下了灵禁,只要困住此人片刻,便会毒发身亡,用不着自己出手,冷笑道:“任大公子,难不成我撤去了灵禁,你就会放过我?还是说你能够给我什么好处?”

    任宁奇心中急躁,阴沉着脸,道:“只要你放本公子离开,本公子可以发誓,绝不追究你的责任,并且给你一件极法宝,十万元石!”

    风乙墨撇撇嘴,嗤笑道:“堂堂府主大公子就值一件极法宝,十万元石?太可笑了吧。”

    “那你要多少?”任宁奇强压心头怒火,问道。

    “两件道器,十万上元石!”

    “不可能!”任宁奇好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尖叫起来,“小子,贪得无厌可没有什么好下场。”

    风乙墨展开大智眼,肆无忌惮的关照任宁奇,发现竟然可以看透其内心想法,而对方似乎毫无觉察,不由的大喜,问道:“你母亲是谁?”

    任宁奇一愣,脑海不由自主的想起了母亲,“你问这个干什么?快点撤掉灵禁!”

    “你有什么嗜好?嗯,好色、好赌,你的兄弟姐妹都有什么特点?”

    “星乙府宝库内都有什么宝物?如何开启?”

    “整个星乙府修为最高的除了府主之外还有谁?”

    “......”

    随着风乙墨一个个问题的提问,虽然任宁奇不想回答,可是他脑海不由自主的想到了风乙墨所提问题的答案,心中奇怪,这个人究竟是要干什么?

    嗯,不好,他是拖延时间,等自己的毒发作!任宁奇恍然大悟,祭出了黑色弯刀,对准灵禁轰了过去!

    轰!

    灵禁闪烁,元气鼓动,被他一击轰的剧烈摇晃起来,令风乙墨的心一下子悬到半空,见自己所布置的灵禁挡住了化神中期修士的一击,松了一口气。

    经过数百年的沉淀、积累,风乙墨阵道水平已经超过了大匠师,进入了阵道师的水平。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