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 同命刹
    成为阵道师,意味着,可以信手布置灵禁,而不是禁制,阵法更是达到了灵阵水准。

    任宁奇惊讶的看着眼前摇晃不已,却始终无法破灭的灵禁,这个家伙竟然是一个阵道师,不应该默默无闻才是,自己怎么没见过他?

    要知道,整个星乙府的阵道师都是屈指可数,一只手就能查过来,如果不是身中剧毒,他倒是要好好结交一番了。

    轰!轰!

    任宁奇不相信自己的极法宝黑月刀,连一个灵禁都轰不开,加大力量,一连轰击了数下,可那灵禁好像跟他做对一样,始终摇摇欲坠,却无法破碎!

    啊!!

    任宁奇仰头咆哮,血液上涌,耳朵、鼻子开始流血,同命刹之毒开始发作,如果再晚,就算大罗金仙也救不了自己,以秘法催动法力,黑月刀嗡嗡的颤抖,发出耀眼的黑光,用尽全力,轰在灵禁之上!

    嘭!

    灵禁终于破碎,任宁奇顾不上杀了风乙墨,身形一纵,化为一道遁光,就要遁走,然而,风乙墨早就料到这些,等待已久的神识箭嗖的飞出,钻入任宁奇的脑袋里,他惨叫一声,从半空跌落,七窍流血,抽搐了几下,倒地而亡!

    风乙墨吓了一跳,神识箭威力如此大了吗?连忙一卷任宁奇的尸体,进入山洞之内,然后挥手布下十余道灵禁,隔绝气息,仔细检查任宁奇的尸体。

    他发现,任宁奇的识海一塌糊涂,而且连元婴内的元神都溃散,可谓是魂飞魄散,死得不能再死!

    “这么说,神识箭岂不是无敌了?”风乙墨又惊又喜,没想到区区一支两寸长的银色神识箭竟有此等威力,要了化神中期修士的命!

    “不对,神识箭可以杀人无形不假,却不会这样威力巨大,应该与他中毒有关,令其识海、元神变弱造成的。”风乙墨想了想,最后摇头自言自语道。即便如此,他也觉得是意外之喜了,可惜是一共只能生成三支神识箭,用掉一支,识海上空只剩下两支了。

    接着,风乙墨对任宁奇的身体进行全面的检查,终于发现他与自己不同之处。在任宁奇胸口气海出现了第二个灵海!

    莫非是任宁奇天赋异禀所致?他来到化为骷髅的余菲妃身边,虽然一身皮肉尽失,可是风乙墨还是在余菲妃胸口的气海位置发现了不同,她也有第二灵海!

    敌球恨科地封情鬼由故独

    可是,净天界修士无论元婴还是化神,都在只丹田生有独一无二的灵海,怎地灵界的人与净天界有所不同呢?

    人的身体共分为上丹田、中丹田、下丹田,通常的所称呼的丹田都是指下丹田,也就是雪山,即灵海,而上丹田在眉宇之间,被称为识海。而所有人往往忽略了中丹田--气海!难怪刚才任宁奇给了余菲妃两指,最后一指点在她的气海位置,却是怕她生有余力,奋起反击。

    莫不是这就是自己无法进入化神期的原因?

    从刚才任宁奇所施展出来的法力强度,远超净天界同阶,甚至超过了化神后期!

    当下,风乙墨取出百余块中元石,盘坐在任宁奇身边,调动灵力,向胸口气海汇集,试图在此开辟出一座新的灵海。

    ......

    府主府内,看守本命魂牌的小斯百无聊赖的清理卫生,偌大的房间,足有数百丈,只有他一个人打扫,需要从早到晚的干活,心中难免有些怨气,却不得不干,因为需要生活。

    忽然,一个细微的咔嚓声引起了他的注意,这里有上万块本命魂牌,都是府主任家的直系子弟,时常会有人死去,只要他们中间的任何人死了,本命魂牌便会裂开示警。

    小斯扫了一眼,骤然色变,瞳孔缩了缩,大叫一声,扔掉手中的掸子,飞快的跑了出去。

    “什么,大公子的本命魂牌碎了?不可能!”府主府大总管任浩在得到了回报后,失声尖叫起来,匆匆赶往魂碑室,果然看到第二排第一个本命魂牌碎裂成数块。

    “出大事了,出大事了!”任浩满头大汗,捧着碎裂的本命魂牌急忙跑到府主的房间。

    “什么,你说奇儿出事了?”任行空正在批阅各城的奏报,听任浩的汇报,蹭的站起身,震惊的问道。

    “大人,您请看。”任浩说着,把手里的数块本命魂牌递上去。

    任行空一招手,本命魂牌飞到他的桌子上,他颤抖着手抚摸,他能感受到里面残存的一丝魂魄已经消失,不由得心如刀绞,对于大儿子,任行空是十分看重的,不仅仅长相与自己最为相似,连脾气秉性都相仿,一旦任宁奇进入炼虚境,他就打算把星乙府府主的位置交给他,自己全力修行,突破炼虚境,进入合体期。

    谁知,自己给予最大期望的儿子竟然死了,是谁杀了他!

    嘭!

    任行空身前桌案上的奏报漫天飞舞,磅礴的气势把桌案推出数丈,双手盘亘,本命魂牌飞到双手间,不断的旋转,他要施展秘法,寻找凶手!

    嗡--嗡--!

    艘术察远远封方鬼接毫闹技

    围绕着本命魂牌,出现了一个圆形球幕,里面出现场景正是任宁奇位于伏牛山的洞府,不过洞府内的景致竟然无法闪现,令任行空大为惊讶。

    莫非有灵禁、灵阵干扰?

    任行空松开手,球幕破碎,一闪,便消失在房间内,他要亲手抓住杀死儿子的凶手!

    正在洞府内修炼的风乙墨突感巨大危机来袭,连忙神识一卷,把任宁奇与余菲妃二人储物戒卷入了须弥镯内,连任宁奇的极法宝都顾不上收,施展百里行,朝远离星乙城的方向极速遁走。

    风乙墨刚刚离开一炷香时间,任行空突兀的出现在洞府内,一眼便看到了儿子的尸体,却没有凶手的影子,就在他准备离去,追缉凶手,却看到了化为骷髅的余菲妃,微微一愣,随即发现余菲妃骷髅内留有儿子的气息,而且二人身上都有剧毒,莫非二人同归于尽?

    不过,当他发现儿子的储物戒不见后,立即明白,现场还有第三者,连忙闪身出了洞府,双手掐诀,打算寻找儿子储物戒的气息,谁知气息无影无踪,就好像被抹去了一般。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