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柳若眉来访
    只可惜余菲妃与任宁奇发生关系的时候修为太低,刚刚是金丹期,不然,等到化神期再双修,任宁奇说不定已经进入炼虚境了。

    看到这些,风乙墨想到了柳若眉,任行空堂堂掌管偌大星乙府的府主,主动提亲,是不是也是因为柳若眉是天赐仙体?

    寻常人,根本无法看出谁拥有天赐仙体,只有特殊的宝物才能测试。

    而根据星乙府的实力,应该拥有这样的宝物。

    除了关于任家的事情外,风乙墨还看到了有关小寰界的玉简。小寰界,修为最高之人便是渡劫期老怪,不过渡劫后期老怪屈指可数,一共没有超过十人,六大州每一州的州尊便是渡劫后期老怪,传闻还有几个超级宗门的太上长老是渡劫后期,余下的都是渡劫中期、初期修士。

    即便是渡劫初期,也是旁人高山仰止的存在,传闻,他们每个人都能移山填海,呼风唤雨,法力强大,无人能及。

    了解了许多小寰界的见闻,风乙墨更加坚定的要变得强大决心,没有实力,将寸步难行。

    因此,风乙墨加紧修炼,几乎是彻夜不眠,想要尽快开辟出气海。

    阴阳诀并没有化神期部分的口诀,此前,也是风乙墨独自推演出来,并没有如何开辟气海这一内容,风乙墨只能从头开始,慢慢的推演,速度就变的极为缓慢。

    一个月时间,气海仅仅出现黄豆粒大小的气团,容纳的灵力极其有限,到了星乙城,只能放弃,不能继续修炼。

    风乙墨安心的在星乙城内住下,每日练武,吐纳混元功,在先天真气的荡涤之下,肉身竟然慢慢的变为更加强大。

    这一发现让风乙墨欣喜若狂,先天真气还有如此神效吗?可是,如果先天真气都是这样,岂不是每个进入先天境的武者都十分厉害?

    回想与自己交过手的几名先天武者,肉身仅仅超过后天武者两到三倍,相当于下法宝强度,怎的在自己身上又有所不同了呢?

    想了许久都不曾想明白,也就放弃了,有时间还不如修炼呢,每日拿出一半时间,修炼混元功,强大肉身,其他时间则一点点钻研凌霄诀的化神期部分功法,虽然现在无法修炼凌霄诀,却不影响领悟其中要领。

    为了不被人发现修罗黑芯焰,他把修罗黑芯焰凝聚成一幅朱雀图案在左手手臂上,乍一看,就好像是一处纹身一样。

    至于须弥镯,则吞入腹中,悬浮坐在噬灵蚕旁边。

    修为恢复后,噬灵蚕却一直陷于沉睡当中,没有醒来的迹象。

    不过,噬灵蚕的吞噬之力已经与风乙墨融合一起,醒不醒来也没有太大的区别。

    转眼,风乙墨在星乙城居住了一个月,这一日清晨,天色刚刚亮,他还没有起床,院子里就出现了一个身影。

    这一个月时间,府主任行空脾气越发的暴躁,原因无他,一是杀害任宁奇的凶手迟迟没有消息,赏金又增加了不少,却无人敢领;第二,自己主动提亲的柳若眉竟然逃婚了两个多月,柳域城城主柳擎天的请罪奏章倒是递上来不少,依然没有看到柳若眉的影子。

    为府主办事的人都战战兢兢,生怕什么地方做的不好,引来府主的一顿训斥、责骂。

    作为维护治安的巡防营,加大了对星乙城的巡逻力度,一些作奸犯科的宵小或者被杀,或者被抓,总之,星乙城风声鹤唳,倒也为居民带来安定的居住环境,一般情况,连毛贼都见不到了。

    风乙墨感觉到那人,心中一动,装作没有发现那人,继续睡觉。

    那人身形一晃,悄无声息的来到风乙墨房间内,站在床边叹了一口气,伸出手拍向风乙墨的脑袋。

    风乙墨腋下的钝拙剑闪电般刺出,疾刺那人的小腹。

    不料那人身手极为敏捷,手掌一翻,出现一面两尺大小的盾牌,挡住了钝拙剑。

    风乙墨正要继续出剑,那人却低呼道:“断生,是我!”

    风乙墨瞪大了眼睛,以大智眼观照对方,“四小姐,怎么是你?”

    他眼前之人是一个面黄肌瘦的中年汉子,与四小姐的美貌截然不同,偏偏大智眼观照到,他就是柳若眉,莫非她也修炼过类似地变之易形术的法术?

    来人在身上一抹,手掌出现一张青色的符箓,风乙墨立即觉察到柳若眉的气息,不过,他的脸上还是中年汉子的模样,接着那人又在脸上一抹,抹掉一张面具,露出柳若眉美丽的脸庞。

    很快,柳若眉又带上面具,贴上符箓,恢复了此前的模样。

    后学学远不克独鬼由科闹

    风乙墨看的目瞪口呆,面具与符箓相配合,足以以假乱真,即便是炼虚期修士也无法觉察到柳若眉真实的身份,难怪她能够平安的躲避了两个多月。

    “断生,我也是没有办法才来找你的,在星乙城,我不认识别人,只认识你。”柳若眉可怜巴巴的说道。

    风乙墨知道柳若眉的处境,点点头,道:“四小姐就放心的在这里住下吧,关键是你不能露出行踪,这里可是星乙城,在府主的眼皮子底下,稍有不慎,便坠入狼窝虎穴。”

    柳若眉嘻嘻一笑,举止与其面黄肌瘦的外貌极为不相称,“放心吧,有了百变面具和拟息符箓,任行空他发现不了我的。对了,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表哥了,如何?”

    风乙墨表情严肃的拱拱手,道:“断生见过表兄!”

    柳若眉神色一正,肃声道:“表弟免礼!”说完,自己咯咯的笑了起来。

    孙球术不不封方酷由诺考远

    “柳兄在家吗?”这时,外面传来晴雨的声音,自从半个月前,晴雨得知风乙墨回来,便经常来找他,讨教武道上一些问题。

    柳若眉诧异的看了看风乙墨,风乙墨报以苦笑,低声道:“是雪燕城的晴雨,住在不远处,算是邻居。”

    柳若眉掩嘴,吃吃一笑,道:“她不是看上你了吧,断生,你的样子虽然不是十分英俊,却耐看的紧,那姑娘也不错......”她还没有说完,就止住了,因为,她看到晴雨面纱后面满是伤疤的面孔,心中震惊不已,涌起同情之意。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