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彭耀星
    四五里地,以风乙墨的速度,很快就到了,如同老马识途般便找到了掩盖在茂密藤蔓后面的山洞。

    山洞不过两尺直径,刚刚可以通过一人,风乙墨神识扫过,里面没有野兽、毒虫,便钻了进去,走了百余丈,来到山洞尽头,里面豁然开朗,足有两丈高,在一块三尺见方石头下,风乙墨发现了匪首藏匿的宝物。

    这里有珍惜的玉器,锋利的兵器,还有十几张钻石卡,里面存着灵晶,关键还要数本秘籍,风乙墨也顾不上细看,全身收入须弥镯内,返回一拳毁掉了石头与深坑,返回黑风寨,悄无声息的来到匪首藏着宝物的暗格。

    孙术恨仇地克酷酷由冷术早

    虽然暗格有机关,可是在风乙墨大智眼的观照下,无所遁形,很快就打开,取走了里面的物。

    之后,风乙墨这才大摇大摆的出现,举起钝拙剑,冲向了最近的匪徒。

    ......

    经过一个多时辰的厮杀,两千黑风寨匪徒全都被剿灭,三个先天武者头目尽数被枭首,风乙墨一个人就杀了匪首以及二匪首,把他们的首级挂在腰间,耀武扬威。

    敌察术科科克独独战术吉后

    只不过,众位武者的随从尽数死在垂死挣扎的匪徒手中,只剩下山上的化名为柳星的柳若眉以及晴雨的随从。

    五十名武者,也死了十人,余者各个带伤,伤势较重的有三人,可谓伤亡惨重。

    艘术察不科岗情方战接方克

    幸存之人向风乙墨投去感激之前,而对岳良却没有好脸色了,如果不是他的建议,也不会死这么多人。

    更令其他武者感激的是,在搜查到黑风寨宝物的时候,风乙墨一分未取,全都分给了众人,连晴雨都有一份。

    孙恨察地仇星酷鬼战考仇星

    这样慷慨之人并不多见了,更何况,风乙墨还是立了大功,救了他们性命的。

    于是,众人分的宝物后,都不好意思的拿出一部分,送给风乙墨,风乙墨装模作样的推脱一二,便让柳若眉收了。

    后察学远远最鬼方陌情艘封

    等众人下了山,向任萧交任务的时候,除了岳良之外,其他武者纷纷向任萧讲述了经过,赞扬风乙墨。

    任萧惊讶的看了看风乙墨递上来的两个匪首首级,满意的点点头,此人倒是有些脑袋,武力也不凡。

    “禀二公子,在下有要事禀报!”风乙墨从怀里掏出储物戒、储物袋,当然,他在取得了山洞、暗格内宝物后,便把取走的十七箱宝物原封不动的还回储物戒中,并且模拟出那金丹中期修士的神识印记。

    任萧惊讶的看着风乙墨手中的储物戒、储物袋,单手一招,便抓到手中,发现上面还有残留的神识印记,并没有开启的迹象,他抹去上面的印记,便发现了二十七箱宝物,其中一箱子里还有一封信,是写给彭家城城主彭耀星的,意思是说现在收成不好,先上缴这么多等云云。

    “这东西你是哪里来的?”任萧阴沉着脸,问道。

    “这个......”风乙墨犹豫一下,左右看了看,任萧立即明白,示意旁边的化神后期老者,老者一挥手,布下一道灵禁,把风乙墨隔离在任萧、任碧瑶、化神后期老者之内:“说罢,旁人是听不到了。”

    “是!是这样的,在下等人来到黑风寨山下,岳良岳兄便提议,冲入山寨中,杀了匪首,匪徒们失去了头领便会自乱阵脚,咱们便可逐一击破。在下也觉得这策略不错,只不过在下发现黑风寨还有后山,便自告奋勇的去后山,防止有人从后山逃走。因为怕我势单力薄,晴雨便跟着在下去了后山,谁知刚刚到了后山,便发现一人从山上下来,在下以为是匪徒得知消息,偷偷下山,便出手偷袭,杀了那人。”

    “可检查尸体,才发现,那人不是什么匪徒,而是一名修士!在下惶恐至极,不敢妄断,因此便把他身上的东西带回来,请二公子裁断。”

    艘察恨不地最酷方战鬼球独

    二公子一抹储物戒,那封信便出现,他递给了任碧瑶,然后向化身后期修士点点头,老者便抓住了匪首的首级,法力鼓动,施展秘法,强行搜查他的脑海,然后道:“回禀二公子,此人最后一个念头是怀疑彭耀星杀人灭口。”

    风乙墨心中一笑,自己最后一句话有效果了,他知道,人死后,大脑会暂存最后一丝怨念,以化神后期修士法力,应该有办法截取出来,这便可以定彭家城城主彭耀星的罪了!

    既然老天给了这么好的机会,如果不借助,是不是太浪费了?

    任碧瑶皱着柳眉,看了看信笺,“二哥,这是真的吗?会不会有人知道咱们围剿黑风寨,故意嫁祸给彭耀星的?”

    任萧笑了笑,扭头看向风乙墨,道:“你是柳域城的人吧,听说半年前,彭家城的人偷袭了你们来参加比赛的队伍,可有此事?”

    风乙墨一惊,好厉害的家伙,脸上却露出悲伤的表情:“是,我们一行数十人,十五名武者,只有在下一人侥幸存活,自然对彭家城恨之入骨,如果有能力,早就杀入彭家,为死去的袍泽报仇了。如果这黑风寨的匪患是彭家城城主所为,还请二公子支持公道,还死难者一个说法,不能让他们枉死!在下是一个武者,是粗人,不知道什么大道理,不过,堂堂城主竟然私通匪患,对于府主大人的名声可不好。”

    任萧听风乙墨如此说,诧异的看了看他,点点头,别说父亲,就是自己知道了真相,也是义愤填膺,他想了想,一挥手,道:“走,去彭家城!”

    ......

    后球术远科克独独战结月结

    在次日中午,一行人来到了巍峨的彭家城主城,得到消息的彭耀星早已带着儿子彭明尚以及副城主等人在城门外等候多时了。

    后球术远科克独独战结月结  四五里地,以风乙墨的速度,很快就到了,如同老马识途般便找到了掩盖在茂密藤蔓后面的山洞。

    “二公子、二小姐,一路辛苦,行宫已经收拾妥当,还请进城稍作休息,晚上举行盛大宴会,以欢迎各位到来。”彭耀星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须发皆白,精神头却十分旺盛,满脸堆笑的向任萧、任碧瑶说道。

    任萧笑着点点头,也没有下马,催动菱角马直接进城了。

    彭耀星微微一愣,没有多想,连忙跟了上去,他的坐骑也是一头菱角马,与二公子并辔而行。

    敌球恨远科最独酷陌阳远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