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质问
    彭明尚则落后半步,想要靠近任碧瑶,谁知任碧瑶眼睛都没有抬一下,好像不认识他一样。

    彭明尚尴尬的笑了笑,看到后面浑身带伤的武者,惊讶问道:“这是怎么了?为何受伤?咦,还少了十人?”

    他的话极为突兀,众位武者入耳,感觉好像在讥讽自己一般,特别是最前面的任萧,勒住了菱角马,回头看了看彭明尚,脸色阴沉下来:“在你们彭家城境内,竟然存在黑风寨此等邪恶山匪,我等奉府主之命,前去黑风寨剿灭两千余悍匪,这才令他们受伤、受损,怎么,明尚兄是不是嫌弃我们多事了?”

    彭耀星右眼皮跳了跳,听出任萧语气不善,心说不好,莫非他们知道黑风寨与我有关?尚儿不知道内情,可别说错话,于是把脸一沉,喝道:“明尚,看到他们受伤,还不赶快让人把最好的疗伤药送来?好让他们尽快恢复!再者,每个人送上灵晶五万,酬谢他们为咱们彭家城拔出一颗毒瘤!”

    彭明尚稍作犹豫,应了一声,纵马而走。

    “啊呀,是老夫疏于管理,早也听说了黑风寨的事情,正打算过一阵子,便亲自过问,铲除之。没想到二公子替老夫办了,实属老夫失职啊,等宴会时候,老夫可得多敬二公子几杯。”彭耀星依旧是满脸堆笑的说道,看不出一点紧张担心。

    落在队伍后面的柳若眉双眼几乎要喷火,死死盯着彭明尚远去的背影,风乙墨怕她露出马脚,挡在她身前,遮住了她的目光。

    “小姐放心,我迟早杀了彭家的人,为五小姐报仇!”风乙墨趁着旁人不注意,拉过柳若眉的手,在其掌心用手指写了一行字。

    柳若眉只感觉手心痒痒,麻酥酥的,连忙抽回手,狠狠瞪了风乙墨一眼。

    风乙墨笑了笑,这个时候可不能说话,现场到处都是高阶修士,听到了可就不好了。

    任萧认真的看着满脸绽放灿烂笑容的彭耀星,心说老匹夫脸皮可够厚的,也罢,当中这么多人的面,也就给他留一点面子,道:“彭城主,走吧,我们先歇歇,正好有一些事情与城主谈一谈。”

    彭耀星心头一凛,有了不好的预感,笑了笑,跟上来。

    还别说,彭耀星怕马屁的功夫是一流的,给任萧安排的行宫极为幽静,院落有花有草,有山有水,亭台楼阁,一样不少,早已仆人打扫的干干净净,来到大门前,三十多男女仆人在门外列队欢迎。

    任碧瑶迈着莲步走入庭院,满意的点点头,为了行走方便,她以轻纱遮面,只不过她的轻纱与晴雨的不一样,是一件法宝,可有隔绝修士的神识,无法窥视其真容。

    “彭城主有心了。”任碧瑶声如黄鹂,悦耳动听的说道。

    结术学科仇最方酷陌技考考

    结术学科仇最方酷陌技考考  “小姐放心,我迟早杀了彭家的人,为五小姐报仇!”风乙墨趁着旁人不注意,拉过柳若眉的手,在其掌心用手指写了一行字。

    “只要二公子、二小姐喜欢,就是老夫的荣幸。”彭耀星哈哈一笑,谦虚的说道。

    自有小斯上来,替众人牵过菱角马,送到后院饲养,众人跟着丫鬟进入了院子,正屋自然安排给任萧、任碧瑶,左右厢房给化神期护卫,余下的才是元婴修士的房间,而风乙墨等武者,安排到简易的客房之内。

    艘察察科不克独独战闹地学

    在亮堂的正屋内,任萧、任碧瑶在主位坐定,彭耀星陪着,坐在下首,三人喝着灵茶,说着闲话,一会儿,彭明尚返回,给诸位武者送来极金疮药,涂抹上,很快就好了。

    等众人全都接到彭府送上的五万灵晶,怒气已经全消。

    风乙墨生怕柳若眉忍不住,便安排她在里屋待着,不许出来。

    彭耀星见儿子处理完事情,起身要告辞,任萧咳嗽一声,道:“彭城主且慢,有一事还想向彭城主求证。”

    彭耀星心里咯噔一下,重新坐下,若无其事的问道:“什么事?请二公子示下。”

    “在来的路上,我等剿灭了黑风寨的匪徒,谁知碰巧遇到了一名金丹期修士,在他身上搜出来一个装满财宝的储物戒,还有一封信,信是黑风寨匪首秦庆写给彭城主的,不知彭城主可否认识这个匪首秦庆?”

    彭耀星哈哈一笑,喝了一口茶,慢悠悠道:“不认识。老夫贵为彭家城一城之主,怎么会认识此等宵小。”

    任萧一挥手,二十七口巨大的箱子出现在厅内,其中一个箱子上就摆着一封信,“哦,彭城主不认识他,他怎么会送如此贵重的礼物给你呢。信就在那里,彭城主可以看一看,会不会想起什么呢?”

    彭耀星眼睛眯缝起来,心头怒火一点点点燃,小子,老夫如果不是看你是府主的公子,怎么低声下气的陪着你?可你一点都不给老夫留情面,若不是有十名化神期护卫跟着,哼,老夫让你走不出彭家城的地域!

    “二公子莫不是一定要让老夫把这个通匪的罪名认下来吧?老夫堂堂一城之主,掌管三十亿人口,怎么会看中区区小财?这恐怕是有人想要栽赃嫁祸于老夫。哼,老夫非得向府主禀明此时,望府主替老夫还一个公道来!”说到后来,彭耀星显出义愤填膺的神情。

    任萧俊逸的面孔阴沉下来,扭头对身边的化身后期修士道:“安老!”

    “是,二公子!”安老应了一声,一抹储物戒,取出两颗人头,一颗是匪首秦庆的,一颗是被风乙墨斩落的金丹修士的,以安老化神后期修为,眨眼便取了回来的。

    “本座以搜魂术搜过二人的脑袋,这个修士最后的念头是‘死也不会出卖彭城主’,而匪首的念头是‘彭耀星要杀人灭口’,你还敢说与此事无关?”安老厉声问道。

    “不肯能!人死后,根本就不会读取记忆!”彭耀星失声叫道。常言道,人死如灯灭,死后,魂魄进入轮回,尸体自然没有了记忆,怎么会泄露秘密呢。

    “哼,孤陋寡闻!如果死后,在两个时辰内,以秘法配合搜魂术,便可搜寻到最后一丝念头,你做不到,不代表旁人做不到。彭耀星,你莫非怀疑老夫构陷与你?”安老双眼一瞪,化神后期强大气势喷薄而出,周围空气都凝固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