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抄家
    彭耀星满头大汗,连连摆手:“不敢,不敢!老夫怎可能怀疑安老,请安老息怒!”

    艘察学地远星方酷接恨察吉

    “这么说,你可是认罪了?”任萧喝了一口茶,淡淡的问道。作为府主的公子,被父亲明令禁止的不许与各城城主结交,可是,他知道,大哥任宁奇就推荐了七位城主,当时十分羡慕,有了城主的支持,继承府主的位子便更加稳固,谁知大哥突然死了,他任萧的心思便活了起来。

    按照排位,继承人应该是自己,那么,自己是不是也学着大哥,推荐几名城主呢?因此,他想要以黑风寨的事情,拿下彭家城的城主,推荐一人掌管彭家城,那成为城主之人,岂不是对自己感恩戴德?这可是培养自己势力的最佳时机!

    彭耀星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站起身,向彭耀星深施一礼,道:“在黑风寨的事情上,是老夫一时糊涂,贪图微末钱财,还请二公子开一面,今后用的着老夫的,老夫必将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任萧沉吟起来,没有说话,他听出来,彭耀星这是在向自己投诚,想要投靠自己。彭耀星在彭家城经营数百年,根深蒂固,势力强大,若是收下此人,倒也是一个不小的助力,该不该收呢?

    正在犹豫,旁边的任碧瑶轻轻咳嗽一声,道:“彭城主,我还是劝你主动向府主承认罪行的好,你以为你这点小伎俩能够瞒得住父亲?若是如此,父亲也就不会让我们一路进行剿匪了。主动认错,或许还有活命的机会,不然,必定要牵连你们彭家上下的。”

    任碧瑶的话如同五雷轰顶,把任萧从自我陶醉中震醒,后背出了一层的冷汗,冷飕飕的,是啊,自己光想着收下彭耀星的好处,却不曾想到,消息传到父亲那里,父亲该怎么想?

    纵然收下彭耀星有万般好处,也不能因小失大,脸上显出怒容,一拍桌子,喝道:“彭耀星,你真是执迷不悟,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想得以饶恕?如果对你开一面,那些被你纵容的匪徒杀害的人们,又有谁对他们开一面?你知不知道,黑风寨杀人无数,抢夺财物无数,害的多少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彭耀星满脸死灰,知道自己完了,怨毒的看了一眼任碧瑶,他刚才已经看出任萧对自己的投诚动心了,心中正窃喜,谁知被任碧瑶破坏了。

    “是,二公子教训的对,老夫这就亲自前往星乙城,向府主请罪,就不能陪二公子、二小姐了,告辞!”

    望着彭耀星离去的背影,任碧瑶摇了摇头,对身边的化身后期修士低声道:“鹿老,麻烦看着他,如果发现此人逃跑,就地格杀!”刚才彭耀星对自己的怨恨,怎么看不出呢,何况,她还有一项特殊的神通--读心术,只不过不经常使用,每一次用都极其消耗精神,刚才,她可是读到彭耀星心生怨恨,并且想要逃跑的。

    后学恨地不封情情接秘主

    “是!”鹿老一闪而逝,跟了上去。

    “二妹是怕他畏罪潜逃?”任萧惊讶的问道:“他有那么大的胆子吗?就不怕连累整个彭家?”

    “哼,此人极为狡诈、凶残,不然,也不会暗中培养黑风寨这样的地方了,只要自己活命,哪里还管家人,他在,彭家就有希望,孩子、妻子没有了,还可以再生、再娶!”任碧瑶冷哼着说道,这些都是彭耀星的真实想法。

    任萧摇了摇头,看来彭耀星有苦头吃了,鹿老与安老是十名化神期护卫修为最高的二人,已经达到了化神九层,且战力强大,彭耀星只不过是化神中期,怎能是鹿老的对手?

    后恨恨科不最方情陌月术远

    后恨恨科不最方情陌月术远  纵然收下彭耀星有万般好处,也不能因小失大,脸上显出怒容,一拍桌子,喝道:“彭耀星,你真是执迷不悟,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想得以饶恕?如果对你开一面,那些被你纵容的匪徒杀害的人们,又有谁对他们开一面?你知不知道,黑风寨杀人无数,抢夺财物无数,害的多少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时间过去一炷香时间,彭家城内传来剧烈的爆炸,一道身影狼狈的射入高空,化为一道血光,遁走了。

    接着,一声爆喝传来:“好贼子,竟然敢畏罪潜逃,哪里走!”却是鹿老愤怒的声音,化为一道惊鸿,追了上去。

    结学察远不封情情战不最恨

    “他果然走了这一步,安老,你们去包围彭家,彭家上下不得走脱一人!”任萧表情严肃的命令道,然后大声道:“彭家城副城主鱼苍山过来见本座!”

    “是!”安老一闪,带着其余化神修士直奔彭家而去,他高声爆喝:“彭家城城主彭耀星暗中培植黑风寨,为祸世间,现以畏罪潜逃,本座奉命围捕彭家余孽,所有人不得擅自出城,违令者斩!”

    此时,城主府已经乱成一团,一炷香之前,城主大人急匆匆返回,便进入了密室,刚刚出来,便向跟随而来的鹿老发起攻击,然后遁走,所有彭家之人都懵了,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直到听到安老的话,才知道出了大事。

    彭明尚呆呆的站在院子里,院墙出现一个巨大豁口,正是刚才父亲仓惶出逃时候造成的,他不明白,父亲这是怎么了,难道就不管整个彭家了吗?

    “大哥、大哥,你发什么呆,快拿个主意啊,你不是与二公子、二小姐认识吗,向他们二人求情,就说、就说咱们都不知道父亲的事情,跟咱们无关啊!”彭明尚的弟弟不知所措的来到兄长身边,哭喊起来。

    “本座奉命缉拿疑犯彭耀星的家人,所有彭家之人不得出府,等待羁押,违者就地格杀!”安老声音刚才还在远处,眨眼就出现在彭家城的上空,强大威压散发出来,彭府的上下百余口全都战战兢兢的趴在地上,而彭明尚面如死灰,完全瘫软了。

    敌术学远远最方酷所术

    “大哥,大哥你快去求一求二公子啊!”

    “完了,什么都完了!”

    ......

    不远处,风乙墨带着柳若眉看着所有彭家之人被废掉了修为,狼狈的用绳索串成一串,由副城主鱼苍山,派人押解到大牢内,择日送往星乙城,听后府主的发落。所有原城主府财物也尽数装入储物戒,由副城主鱼苍山派专人送往星乙城。

    柳若眉攥紧了拳头,咬牙切齿:“没能亲手杀了他们,便宜他们了!”

    风乙墨摇了摇头,道:“他们活不到星乙城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