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 揭露行踪
    好狡猾的东西!

    自己该怎样向任萧通风报信呢?

    总不能说自己拥有大智眼,可有观照到旁人内心,这样一来,岂不是暴露自己是修士?

    风乙墨急的抓耳挠腮,跟了一段路程,左右看了看,见彭耀星假扮的金丹后期修士就要走出城门了,心中一动,飞奔到城门前,取出星乙城腰牌向守门官一晃,大声道:“传二公子令,从现在起,紧闭城门,防止彭家余孽逃出城,更防止彭家同党前来劫走人犯!”

    守城官只看到星乙府几个字,加上任萧二公子的铁腕手段,也没有仔细辨认,便命人关闭城门。

    此时,彭耀星距离城门不到二百丈,眼看就要出城了,见城门关闭,扭头便向回走去。

    风乙墨松了一口气,能把彭耀星拦在城内,就算初步达到目的,接下来便想着,如何让其露出马脚。

    他在城门口装模作样的转了转,然后快步向彭耀星离去的方向追去,眼见彭耀星钻入一个极为普通的人家,正犯愁不知道该如何进去,忽然看到大街上出现一队巡逻士兵。

    这些巡逻士兵都是彭家城的府兵,是由副城主鱼苍山派出来的,目的是维持彭家城的治安,防止有宵小趁机作乱。

    巡逻士兵每一队三十人,领队都是元婴修士,队员则是由金丹、筑基、寻常士兵组成,遇到寻常毛贼,便由士兵出手,若是修士,则由修士出手,一旦遇上化神期修士,则直接发求助信号,自有高阶修士出面。

    风乙墨眼珠一转,跑到元婴期修士面前,又拿出刚才的腰牌,大声道:“这位大人,在下是二公子的随行武者,刚才出来办点事情,忽然看到一个鬼鬼祟祟之人,从彭府出来,便一路尾随,见此人进入这个院子内。还请大人派人去查一查。”

    孙学学仇科岗鬼情所远最秘

    那元婴修士看了看风乙墨的腰牌,确实是星乙城通行令牌,可让自己一名修士听从一名武者的命令,心中极为不舒服,因此,并没有动。

    风乙墨观照到那元婴修士的心里,微微一笑,道:“大人有何顾虑?派人进去仔细查看一番,并没有什么大碍,也是职责所在,一旦发现了疑犯,那可就是大功一件。大人想一想,原城主犯事,城主的宝座势必会换人,这将意味着彭家城的所有势力将会重新洗牌。如果大人在这个时候立下大功,二公子岂能不知道?只要他在奏报上提到大人的名字,对大人的将来势必有莫大的好处。”

    艘学恨仇地最酷情所太战帆

    那元婴修士听后,眼睛亮了,这番话可不是能从一个武者口中说出来的,让他怦然心动,想了想,道:“来人,去这家看一看,里面有没有窝藏嫌犯!”

    “是!”一名金丹修士与一名普通士兵来到彭耀星进入的大门前,当当当,叩响了门环。

    风乙墨以大智眼一直观照里面的情形,见彭耀星所假扮之人进入屋内,便盘膝坐在床上,一动不动,直到金丹修士开始敲门,他才慢悠悠下床,不慌不忙的出来,打开院门:“几位大人,不知来我这里所谓何事?”

    元婴修士看了看样子普通的彭耀星,问道:“你是这家的主人?”

    “是,在下有地契为证。”说完,彭耀星从怀里取出了一份地契递过来。

    元婴修士看了看,上面是星朋的名字,是正规的地契,便还给了彭耀星,问道:“最近有没有形迹可疑之人进来?”

    敌察恨远地星情方陌孤陌技

    “没有,家里只有我一人,不曾见过可疑之人。”彭耀星回答道。

    元婴修士神识扫了一遍,见小院里并没有隐藏了什么,便转身要离去,谁知风乙墨一步迈出,向彭耀星看去,道:“大人,你不觉得此人可疑吗?”

    元婴修士一愣,“怎么可疑?”

    “嘿嘿,如果寻常人家,会不会把地契一直放在身上?大人如果不信,可有到旁边人家问一问,如果大人要看地契,他们都会从极为隐秘的地方取出地契,而眼前之人,似乎就是等着咱们检查、讨要地契一般,早早放在怀里。还有,大人请看,此人左手中指,有一圈肌肤发白,那是长期佩戴储物戒造成的,可现在他连储物袋都没有,这不奇怪吗?”风乙墨道。

    元婴修士顺着风乙墨所说看去,果然看到彭耀星左手中指有一圈白色肌肤,回想起刚才一幕,的确像风乙墨所说,自己刚问了一句,眼前之人就掏出了地契,疑点重重,立即大声喝道:“你,跟我们走一趟!”

    彭耀星又气又怒,自己的好事竟然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武者破坏了,双手猛然拍出,一掌拍向风乙墨,另外一掌拍向了元婴修士:“跟你走,做梦!”

    风乙墨一直警惕彭耀星,见手掌拍来,连忙纵身后跃,同时先天之气涌入全身,硬生生接了彭耀星一掌,整个身体飞出数十丈,撞在对面的院墙之上,嘭!的一声,穿透了院墙,落入隔壁的院子里,这才哇的喷出一口鲜血。

    即便是肉身强大,也没有办法完全接下来化神中期修士一掌!

    那元婴修士更是不堪,一掌就被轰成血雾,连元婴都没有逸出,就死于非命。彭耀星露出真容,强大气息喷涌,随行的巡逻士兵一个个成了满地葫芦,好在他不在于杀人,而是要夺路而逃,身形一晃就消失了。

    “彭耀星在这里!”风乙墨从废墟中爬起,扯着脖子大吼道。

    嗖嗖!

    几道身影飞来,停都没停直奔彭耀星追了上去。

    风乙墨知道,彭耀星这一下在劫难逃了,笑了笑,瘫软在废墟之上。

    院子主人颤巍巍的露出脑袋,胆怯的看着他,不知所措,风乙墨从怀里掏出一把灵晶,扔给那人:“这是赔偿你们家损失的。”说完,蹒跚着站起,向行宫走去。

    孙恨球地科岗独独战远结羽

    刚刚走了一半,迎面碰到了柳若眉以及晴雨,二人见风乙墨胸前一滩血迹,顿时吓了一跳,连忙上前搀扶:“断生,你怎么样,伤重不重?”

    “死不了!”风乙墨咧嘴笑了笑,道。

    “都这样了,你还笑!他们修士间的事情,可不是咱们小小武者能够承受的起的。”晴雨埋怨起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