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 修士严松
    “你好大的胆子!”

    一个缥缈的声音从远处传来,似男非男,似女非女,第一个“你”字声音还在正前方,后来几个字却出现在四面八方,好像风乙墨三人被一个人所包围了一样。

    晴雨、独狼脸色一变,高声喝道:“什么人,鬼鬼祟祟!”

    孙恨察不地封酷酷陌冷早术

    风乙墨却以大智眼看的清楚,来人身形妙曼,竟然是一个女人,只不过她身形极快,好似法术电掣术,形成了数十影子,可此人却没有一丝法力,还是武者,真是奇怪。

    他手腕一抖,一柄飞刀直奔女子真身飞去。

    女子一惊,自己这一手根本无人识破,怎地那个年轻人竟然勘破了?

    唰!女子腰间的一根黑色长鞭毒蛇般飞出,磕飞了飞刀,身形一晃,直直的盯着风乙墨:“有两下子,你是如何勘破的?”

    风乙墨微笑着一晃,留下一串影子,回来时候,手中多了一个珠花,正是女子原来头上戴着的。

    女子骤然色变,身形后退:“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没想到恶人谷的大谷主万恶竟然是一个女人!”风乙墨的话石破惊天,独狼与晴雨听后全都呆住了。

    他们知道恶人谷共有十大谷主,老大是一个叫“万恶”的人,却不曾想,就是眼前娇滴滴的女人。

    那女人身材极好,前凸后翘,面容娇美,乍一看都会以为是谁家的千金小姐,却罪大恶极、双手沾满血腥的恶人谷老大--万恶!

    “看来你是找麻烦的!”万恶阴沉着俏脸,玉手一挥,数百名凶徒拿着武器从各个建筑里涌出,围拢过来:“杀了他们!”

    独狼、晴雨一惊,不明白风乙墨为何要激怒万恶,如果被数百名穷凶极恶的歹徒困住,休想活命!

    “哈哈哈!”谁知风乙墨仰头大笑,轻蔑的看向围拢上来的凶徒,大声道:“你们不知道大祸临头了吗?”

    “什么大祸?咱们恶人谷存在数百年,还不是老样子?任凭他们千军万马都闯不进来!”有人说道。

    “可如果是仙人、修士呢?别说化神期修士,就算一个元婴修士,你们恶人谷也会顷刻间被灭掉!”风乙墨道。

    “修士?修士是不允许对凡人出手的,不然,恶人谷也不会存在这么久了。”有人不相信。

    “可是如果你们恶人谷中有修士呢?没想到恶人谷竟然隐藏了离人宗的叛徒,而你们这些人,死到临头,还不自知,真是可笑!”

    “不可能!咱们恶人谷没有什么修士!”凶徒们大声叫嚷起来,如果真的出现了修士,那么星乙府便有理由让修士介入,整个恶人谷自然樯橹灰飞烟灭了!

    “有没有,你们何不问一问你们的大谷主?”风乙墨轻笑道。

    结察察科科星鬼鬼所主孤早

    万恶脸色巨变,尖声道:“不要听他们胡说八道,杀了他,为郑屠户报仇!”

    可是,现场出现的凶徒全都看向她,一名样子极为丑陋的老者深深看了一眼万恶,道:“大谷主,在十年前,你突然学会了诡异的身法,这才登上大谷主的位子,莫不是得到了修士的指点,你修炼的不是武功,而是法术?”

    孙球察科科克情酷陌科星所

    “是啊,大谷主,你可得好好解释解释,不然,兄弟们可不服气!”老者的话引起他人的共鸣,纷纷叫嚷起来。

    突然间的转变,让独狼、晴雨都惊呆了,老大是如何知道大谷主万恶学习了法术的?

    “好,很好,你们真的很好,不相信本谷主,却相信一个外人!”万恶俏脸铁青,恶狠狠的说道,身形一晃,出现在风乙墨面前,手中长鞭卷向了风乙墨。

    风乙墨似乎早就料到她会出手,大喝一声,手中钝拙剑猛然挥出,重重的劈在万恶的黑色鞭子之上,一股大力传出,万恶倒飞出去,手中的鞭子变成两截。

    敌球球不远封酷独战艘球所

    不等她落地,风乙墨手中的钝拙剑已经嗖的飞出,好像被一道无形的手所操控,疾刺万恶的喉咙。

    万恶大惊失色,身形快如电,一连撞倒了数人,可是还是无法避开钝拙剑,喉咙处都感觉到剑锋的刺骨,激起一片细细的疙瘩。

    “救命,上仙救命!”万恶失声尖叫,接着她的身体极速向后飞去,落在一个浮空飞来的人的怀里。

    “莫怕,只要本座在,他们伤不到你!”那人柔声说道,目光里充满柔情,看着怀里的万恶。

    哗!!

    现场一片沸腾,有人叫起来:“严松军师,你竟然是修士!”

    “完了,恶人谷完了!”

    绝望情绪弥漫,众匪徒开始咒骂万恶:“臭婊子,你不得好死!引来仙人,全谷上仙七千多人,全都得死!”

    “哼!!”那修士严松重重的哼了一声,所有人只感觉耳朵嗡鸣,好像春雷在耳边炸响,近处之人纷纷耳中出血,到底哀嚎起来。

    “废物一群,死就死了!”严松冷眼看向风乙墨,把万恶放在身后:“小子,只能怪你多事,本座在此等待的好好的,不想惹是生非,谁知你不开眼,只能送你们上路!”

    独狼、晴雨突然拦在风乙墨身前,大声道:“老大你先走,我们挡住他,你找到二公子,让他替咱们报仇!”

    在他们看来,武者根本不是修士的对手,他们无法飞天,便失去了控制权,人家修士飞到半空,操控法宝,别说三名武者,十名、百名都不是菜。

    风乙墨心中甚是感动,关键时候,二人能够挺身而出,舍身保护自己,方显真性情。独狼、晴雨看不出修士是什么修为,他却看的清清楚楚,不过是金丹后期罢了,法宝轰在自己身上也不过是挠痒痒。

    他伸手把独狼、晴雨揽在身后,朗声道:“恶人谷的诸位可是看清楚了?你们大谷主私藏了一名修士,那么,星乙府便有理由让修士出手,灭了你们!”

    众位恶徒在呆了一呆之后,仓惶出逃,作鸟兽散。他们原本就是临时组建的一个集团,自私自利,凶狠残暴,眼中根本没有他人,只有自己!这个时候,还不跑,就只有死路一条!

    “你妖言惑众,找死!”修士严松见风乙墨三言两语便弄的人心惶惶,恶人谷分崩离析,怒不可遏,屈指一点,一把飞剑直奔风乙墨激射而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