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杀元婴
    红鼻妖道打了一个哈哈,道:“不不,刚才兄弟说了,你们位高权重,要什么有什么,无论是法宝还是功法都远远超过我们,今天机会难得,就与你们二人切磋切磋,如何?”

    安老、鹿老相视苦笑,看来一战是难免的了,这两个家伙也忒不是物了,收了元石还厚着脸皮动手,不由的心头火起,各自祭出极品法宝,安老冲向邋遢和尚,鹿老则直奔红鼻妖道而去。

    四人各自施展擅长的法术、神通,战在一起。

    风乙墨早已经醒来,旁人看不到外面的情况,他却以大智眼看的分明。

    安老催动一杆高六七丈的五色大幡,幡旗猎猎,散发诡异冰寒的气息,与邋遢和尚一杆三丈长的佛铲不停的碰撞,令附近的元气不停的炸开,若果营地不是有灵阵护着,晴雨、岳良他们,就连元婴修士,都会被轰成碎片了。

    邋遢和尚也是化神后期,且与安老相同,都是化神十层,可是,风乙墨隐约觉得安老不是其对手,别看五色幡阴风阵阵,掀起了狂风怒号,却无法撼动那一杆黑不溜秋的佛铲,同样是极品法宝,五色幡却低了一个档次。

    另外一边,鹿老使用一柄白玉拐杖,生出漫天的杖影,与红鼻妖道的一柄宽大的极品飞剑,斗的不亦乐乎,却被压制的无法反击,只能步步防御,显然比安老还要不堪。

    如果对方仅仅是邋遢和尚与红鼻妖道,所有化神护卫一起出动,倒也没什么,关键是在黑漆漆的密林中,还有数十道眼睛盯着这边。

    风乙墨快速的把所有武者叫到一起,表情凝重的低声道:“各位,阵外有人试图攻打营地,此时鹿老、安老二人正在交手,却无法保证阻止他们破开防护阵冲杀进来。如果阵破,我给大家一个建议:不要乱跑,也不要与他们发生正面冲突,直接朝最近的大江冲去,跳入水里。躲避在水下,或许能够逃过一劫。”

    刚才,他以大智眼观看了四周,营地一面是大江,另外三面都有埋伏,如果不知情下,武者逃向任意一面,都会被截杀,因此,大江才是唯一的生路。

    晴雨、独狼、许木、岳良等人表情凝重,他们觉察到风乙墨的肃穆,知道到了生死攸关之际,而且,多次合作,他们对于风乙墨的决断都十分佩服,因此,全都点头应诺。

    接下来,风乙墨让所有人把救命的丹药都放在怀里,各自把重要的东西包裹好,背在身上,一些无用的沉重之物全都抛弃,轻装上阵。

    所有人刚刚准备好,且靠拢在营地贴近大江的一面,就听一声巨响,营地外面的防护灵阵轰然坍塌,一股强劲的大风吹来,所有人全都变成了滚地葫芦,被吹出数丈。

    “二公子、二小姐,你们先撤!”安老气喘吁吁的吼道。

    二公子任萧袖袍一卷,卷住任碧瑶,二人腾空而起,化为一道遁光,向大江投射而去。以任萧的眼光,自然也看出大江方向才没有埋伏。

    “跑!”风乙墨狼狈的从地上爬起,左手抓住柳若眉、右手抓住晴雨,用力把二人向大江掷去。在他巨大力量的投掷下,二女好像两颗炮弹,飞快的越过了最前面的武者,落入大江之内。

    独狼、许木等人全都按照风乙墨此前的吩咐,纷纷向大江疾奔而走。

    营地内,余下的化神护卫纷纷升到半空,拦住了从林中冲出的黑衣蒙面修士,乱战开始了。

    黑衣蒙面修士有二十多人,十名化神修士,二十几名元婴修士,几乎与任萧所带来的人相当,只不过多出两名化神修士,因此,这边剩余的化神后期修士独自一人对抗三名化神修士。

    当星乙府修士一对一的对上冲来的修士后,黑衣蒙面修士多出三名元婴修士,向逃跑的武者追杀过来。

    风乙墨脚下飞奔,却是落在最后,一脸的恐慌,见一名元婴初期修士杀来,脚下踉跄,摔倒地上,惊慌失色的尖叫道:“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那元婴初期修士狞笑起来,落在风乙墨身前三丈,右手一探,一只灵力大手抓住了风乙墨的脖子,拎到面前:“小子,要怪就怪你命不好,非得进入星乙府,记住,下辈子可别当什么无用的武者了!”说完,手上用力,就要捏爆了风乙墨。

    然而,风乙墨脸上露出诡异的一笑,手腕一翻,钝拙剑猛然刺出,正好刺入元婴修士的丹田之内,并且毫无阻隔的刺中丹田里盘坐着的元婴!

    “你......”元婴修士惊恐万状,只感觉浑身的灵力快速消散,生命流逝,无比的憋屈,堂堂元婴修士,竟然死在一名蝼蚁般武者手里,到死,眼睛都没有闭上!

    干掉了一名元婴修士,风乙墨快速的摘下那人的储物袋,塞入怀里,手中钝拙剑已经嗖的飞出,直奔已经追到许木身后的元婴的后背刺去!

    那元婴修士一惊,已经发现自己的同伴死了,连忙舍弃了许木,怒视着风乙墨,屈指一点,一件红色散发火焰的长刀法宝飞出,轰击在钝拙剑上,钝拙剑立即被轰飞了出去,落在十余丈之外的地上。

    “你杀了他?”虽然隔着黑布,可风乙墨还是看出这元婴修士眼中的惊惧与难以置信,展开大智眼,更是觉察到这修士的恐惧。

    如果武者能够杀死元婴修士,只能说武者修炼到一种极致,说不定到了传说中的武宗境界,他怎么能不害怕?

    “没错,他就死在本宗之手!”风乙墨神情泰然,毫不畏惧的说道。既然此人畏惧武宗,便假冒武宗,看看能不能吓跑他。

    “你、你是武宗境?”元婴修士后退一步,惊惧的问道。

    风乙墨呲牙一笑,雪白的牙齿在夜晚更显阴森,“你说呢?”说罢,右手低垂,微微攥拳,用力一抖,十几丈之外的钝拙剑颤抖着飞来,落入其手中,接着一跃数丈高,混沌先天气息涌入钝拙剑,一道十余丈的剑气罐体而出,直奔元婴修士劈去:“纳命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