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陷入昏迷
    清晨的村庄炊烟升腾,莹莹绕绕,伴随着鸡鸣狗叫,新的一天开始了。

    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急匆匆从屋里奔出,他是去找小伙伴玩耍,谁知脚下被一块石头绊了一下,整个人向前扑去,眼看就要撞到栅栏上,非得受伤不可,他双手护住脑袋,牙关紧咬,准备接受即将到来的痛楚,谁知身体诡异的毫发无损的穿过了栅栏,正在发愣,脑海突然涌入无数信息,庞大而密集,脑袋顿时好像炸开了一样,他啊的惨叫起来,双手捂住脑袋满地打滚,最后双眼一翻晕了过去。

    “乙墨,乙墨你怎么了?”屋子里爹和娘听到儿子惨叫,双双抢了出来,发现儿子已经人事不省,吓的手足无措,连忙手忙脚乱的把儿子抬入房间内,连声呼唤,可是儿子双目紧闭,脸色惨白,任凭二人大声呼喊都没有反应。

    “乙墨,你应一声啊,不要吓唬娘啊!”娘抱着儿子,不停的呼唤,泪水滂沱。还是当爹稳重,留下一句“你照顾墨儿,我去找郎中”就匆匆去请郎中了。

    娘不停的呼唤,心疼的触摸儿子,发现儿子呼吸还在,让她稍微安心了许多。

    乙墨娘三十多岁,虽然布衣钗裙,却难以掩饰天生丽质,如果生在大家,定然是大家闺秀,而眼下,双手布满一个个劳作留下的茧子,鬓角也生华发。在娘的心中,儿子就是自己的全部!

    很快郎中就到了,来到床边,翻看乙墨的眼皮,接着又抓住他的左手号脉,沉吟片刻后,笑道:“风老弟,你家乙墨没事,昏睡过去而已,不用担心,让他睡一觉,明天就会好的。”

    爹爹心中大喜,松了一口气,没事就好,连忙拿出一两银子塞给大夫,并把大夫恭送出去。

    “他爹,你说乙墨好端端的怎么突然晕倒了?”当娘的还是有些担心,拿着毛巾给儿子擦拭。

    “孩他娘,大夫不是说了吗,只是晕倒而已,不用担心了。睡一觉,明天又是生龙活虎的一个人了。十五岁的年纪,正是火力旺的时候!”爹爹十分相信郎中的话,杜郎中,在附近十里八乡可是最厉害的郎中,没有他看不了的病。

    “你去忙吧,我照顾乙墨!”娘还是心疼儿子,一直守在床边,希望儿子醒来后第一眼看到的人是自己。

    丈夫理解妻子的心理,拿起锄头下地干活去了。

    可是夫妻两个谁也没有想到,风乙墨一躺就是半个月,呼吸有,就是沉睡不醒,因为无法进食,人消瘦下来,原来七十多斤的体重变成五十多斤,脸颊都没有了肉,当娘的心头被好像刀割一般,一直流眼泪。

    杜郎中来了几次,都找不到病因,只能摇头离开,为了给风乙墨治病,乙墨爹背着乙墨把方圆五十里的郎中都瞧遍了,所有郎中都束手无策,他只好背着儿子回到家里。

    满心希望的乙墨娘看到昏迷不醒的儿子,泪水涟涟,自己衣不解带的照顾儿子十几天,竟然是这个结果,她接受不了,抱住儿子放声大哭!

    家里的积蓄用完了,乙墨爹向村里的周财主借了五辆银子,眼看明天就要到期,乙墨爹打算把家里十亩上好的耕地卖掉两亩,还了账,还能剩下五两,起码能够度日,不至于夫妻两个挨饿。

    天还没有亮,屋外就传来急促的敲门声音,接着一个粗嗓门吼道:“风玉良,你欠我们家老爷的五两银子该还了吧,今天可是到日子了。”

    乙墨爹听出这是周财主家的管家周淮的声音,背地里,村里的人都管他叫“周坏”,因为这小子狗仗人势,欺软怕硬,坏事做尽。

    乙墨爹连忙起身,披上衣服,刚把院门打开,周淮带着几个壮丁闯了进来,“风玉良,赶紧还钱!”

    乙墨爹心中有气,今天才到日子,怎么一大早就来催账,人又不敢得罪,连忙说道:“周管家怎么亲自来了,不过是五两银子的事情,一会儿我卖了两亩田,把银子送到府上去。”

    周淮把眼睛一瞪,喝道:“什么五两银子?是五十两!白纸黑字都写着呢,你可要瞧清楚了!”说着,从怀里掏出借据,打开给乙墨爹看。

    乙墨爹一头雾水,自己明明借的是五辆银子,怎么变成五十两了?他向借据看去,不看则罢,一看气的浑身直哆嗦,只见在借据“伍”的后面不知道谁加了一个拾,伍两变成了伍拾两!当初借据是周家账房写的,他只是签字画押,并没有注意“伍”字跟“两”字之间有很大的间隙。

    “你们、你们这是无赖,强取豪夺!我要去告你们!”乙墨爹怒不可遏,气的浑身发抖的说道。

    周淮等人哈哈大笑,“我说风玉良,不要说县太爷是我们老爷的同族兄弟,就是其他县太爷也不能判定你赢啊,借据上是你的签字吧?是你的手印吧?你就是告到皇帝那里,也是输!赶紧的,把你们家的地契拿来,我把借据还给你,咱们两清了!”

    乙墨爹这才知道,原来周财主家早就看上了自己家的上等耕田,血往上涌,抄起石磨旁边的一根扁担向周淮打去:“我打死你们这群没有人性的王八蛋!”

    周淮勃然大怒,飞起一脚,正好踢在乙墨爹的小腹上,他人高马大,经常练武,这一脚足足用上十成力气,把瘦弱的乙墨爹踹飞了出去,嘭的撞到身后的石磨,后脑重重的磕在坚硬磨盘边缘之上,鲜血涌了出来。

    周淮下了一跳,上前伸手探乙墨爹的鼻息,发现人已经没有了气息,死了,不由的慌张起来,拔腿就要跑,一个壮丁拉住他,低声道:“管家,如果现在跑了,一定会有人发现尸体,到时候就会查到管家你的身上,查到老爷家。现在是早晨,没有人看见,何不毁尸灭迹!”

    周淮一愣,觉的有道理,忙问道:“如何毁尸灭迹?”

    “现在是春天,天干物燥,容易着火,你说他们家突然失火烧死了一家三口,是不是跟咱们没有干系了?”壮丁一脸阴毒的说道。

    “小子不错,有前途!”周淮满意的拍了拍壮丁的肩膀,吩咐道:“快,把尸体抬到柴垛上,点火!”

    屋里的乙墨娘因为照顾儿子,天亮时才刚刚睡下,没有听到外面的争吵和打斗,迷迷糊糊中被烟呛醒了,只见周围一片火光,自己的家竟然着火了,这是不可能的,因为丈夫不会做饭,也不会点火,是有人纵火!

    乙墨娘咳嗽起来,伸手去拽儿子,可是四周火苗向这里逼近,根本无法逃出去,她力气又小,哪怕儿子只剩下五十多斤,她也拖不动,再耽误下去,两个人都得死,她眼含泪水,从怀里掏出一块玉佩塞到儿子怀里,在儿子额头亲了一口,道:“儿子,如果你能听到娘的话,侥幸活命,就去楚国的黑木城,找风家,他们看到玉佩就知道你是谁!我的儿,娘不能陪你了,你要保重!”然后在床头一按,床板翻了下去,儿子跌入床下面的暗洞内。

    火舌瞬间吞噬了乙墨娘,整个房间陷入一片火海,因为是一大早,等左邻右舍拎着水桶来救火,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眼睁睁看着房子变成一堆废墟。人们在废墟中找到两具被烧的变形的尸体,却没有找到第三具,都以为被大火烧成灰了,毕竟风家的小子昏迷半个多月,瘦的不成样子了。

    t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