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报仇雪恨
    这些物品不能随时携带,又不能扔了,衡量之后,风乙墨叹了一口气,拿起一枚血力果,啃咬几口,继续炼化,为了装这些珍贵的物品,起码修炼出神识,打开储物袋,把所有东西收入其中才能放心。至于修炼出来的法力,如果找到上好功法,大不了散功,重新修炼。

    .

    山中修炼无日月,风乙墨宛如磐石般岿然不动,最后一枚血力果被他完全吞食消化,双眼蓦然睁开,射出两尺精芒,一团黑烟从他身上散发出来,周身毛孔内喷涌出无数污垢,臭不可闻,耗费了二十四枚珍贵的血力果,竟然只能让自己步入练气期一层,他也是无语了。这都是噬灵蚕的“功劳”,九成九的灵力被这个家伙吸收走,他连四分之一血力果的效力都没有能吸收到。如果放在其他人身上,这些灵果起码能筑基成功,资质卓越的或许能够进入假丹境。

    “浪费,太浪费了!”风乙墨自言自语,站起身,跃入暗河之中,彻底清洗了一番,神清气爽,充满了力量。不要说别的,单单力量方面,单手举起三百斤重的物品不在话下,而且身体被灵气冲刷,血力果的改造的坚硬非常,现在若是浸泡在金角青蟒胃液中,应该不会被腐蚀掉了。

    最让风乙墨高兴的是在练气期一层,他就拥有了神识,这或许跟灵魂觉醒有关,前世庞大的魂力让他灵魂强悍,虽然在脑海中还没有形成识海,却有了一团绿色的烟雾,烟雾浩渺而纯净,那是魂力集中所形成的元神雏形,因此才能散发神识。

    一般修士在筑基之前只能拥有灵识,读取玉简内容需要贴在脑门上,而神识却可以隔空读取玉简内容,轻松自如的取放储物袋里面的物品。

    有了神识,风乙墨轻松打开了储物袋,顿感失望,里面只有六七块下品灵石,两个装灵丹的瓷瓶,里面却是空的,没有剩下一粒,另外还有一把铁刀,刀身上锈迹斑斑,一看就是凡品,储物袋也就只要一丈见方,丈许高,不过装蟒皮等物品绰绰有余,他神识一扫,地面上的蟒皮、玉佩、独角等全都收入储物袋内,独独留下了半截下品灵器剑。

    “是时候该报仇了!”风乙墨眼中寒光闪过,既然已经是练气一层,爹娘的大仇必须报了,以此修为对付不了其他修士,区区一个周家凡人还是不成问题的。想做就做,风乙墨简单收拾一番,把储物袋塞入怀里,拎着短剑离开了居住了十几天的山洞,辨别了大致方向,疾步而走。

    以他现在的行进速度,寻常的狼都追不上,半个时辰就看到了影影绰绰的房屋,铁风岭村就在眼前。他看了看天色,现在是傍晚,若是白天去找周家报仇会被别人看到,总归是不好,于是他找了一块石头盘膝而坐,一边恢复体力,一边等天黑。

    时间似乎过的很慢,因为心中有事,心绪无法平静,风乙墨脑海中都是爹娘的音容笑貌,特别上娘亲在自己昏迷时候的一声声呼唤却犹然在耳畔,最后一句:“儿子,如果你能听到娘的话,侥幸活命,就去楚国的黑木城,找风家,他们看到玉佩就知道你是谁!我的儿,娘不能陪你了,你要保重!”在生死关头,她还在想着自己,母爱都是伟大的!

    想着想着,两行泪水顺颊而下,情绪更加激动,看看天,太阳已经没入山边,再也等不下去,大步流星进入铁风岭村。

    傍晚时刻,村子里各家各户都在燃灶做饭,炊烟袅袅,偶尔传来几声犬吠,倒也显得十分惬意,路上行人很少,风乙墨几乎没有碰到什么人就来到周家大院之前。

    周家非常好找,位于村尾半山腰上,偌大的庄园占地十几亩,黑色的院墙高两丈,一个大门就有三丈宽,三丈高,门前还有下马石跟两座威武雄壮的石狮子。两名身穿皂衣、头戴家丁帽的家丁位列两旁,耀武扬威,似乎当周家一个家丁都是光宗耀祖的事情。

    风乙墨神识扫过,院内情况一清二楚,有三十多个壮汉在东厢房吃饭,正面堂屋内是一桌子人,居中而坐的是一个肥胖的员外打扮的家伙,肥头大耳,面相凶恶,其他几人是六位打扮珠光宝气的女子,还有三个六七岁的孩童,一家十口人也在吃饭,桌子上摆满了鸡鸭鱼肉,满满十几个菜。

    在西厢房,是一个小桌,菜肴比东厢房那一伙壮汉要好很多,五个人,六个菜,都是肉菜,还有一壶酒,几个正吃的起劲。

    风乙墨心中冷笑,吃吧,好好吃吧,这是你们最后一顿晚餐,不吃再也吃不到了!

    “站住,干什么的?不知道这是周大官人的宅院吗?门前禁止停留,快滚!”站在左边的家丁看到风乙墨向院门张望,顿时喝斥道。右边家丁见风乙墨无动于衷,勃然大怒,从台阶上下来,来到风乙墨面前,伸手去推他:“滚蛋!别惹老子生气!”

    风乙墨眼中爆射出怒火,右手断剑一挥,家丁脑袋就飞到半空,短剑刺不透金角青蟒的胃囊,割人头却宛如切豆腐一样轻松。

    啊?左边的家丁吓傻了,怎么上来就杀了同伴,他刚要呼喊,风乙墨已经一个箭步窜到他面前,短剑刺入他的心脏。

    “你、你是、是”家丁满眼惊恐,面对面,他认出了风乙墨是死去多时的风家儿子,怎么复活了?他想要出声示警,却已经无法发声了,脑袋一歪死了。

    风乙墨抽出短剑,对准黑色大门砍去,只一下,厚重的大门就被砍成两半,咣当倒下去,激起一片灰尘。

    他迈步进去,里面的家丁们已经发现有人闯入大院,呼喊着抄起刀枪棍棒冲过来,把风乙墨围在中间。此时,正堂的周员外闻声走出,看到一个叫花子模样的少年站在院中,手里握着一把断剑,剑刃上鲜血滴滴,显然是刚刚杀了人,不由的大怒:“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闯入我周家,杀我的家丁?”

    站在周员外旁边的是管家周淮,他举高手中的灯笼,微弱的灯光照在风乙墨的脸上,惊叫起来:“你、你是风家小子,你不是被烧死了吗?”

    听到他的声音,风乙墨立即辨认出是当日去自己家,误杀了爹,然后又阴毒的放火烧死娘的主凶,不由的仰天长叹:“爹,娘,孩儿给你们报仇来了,你们泉下有知,看着他们伏诛吧!”

    t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