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土阳城
    嘭!

    赤阳子一掌打在风乙墨胸口上,把他打飞出去,人还在半空就吐出几口鲜血,风乙墨甚至听到自己肋骨折断的声音,吐出鲜血中甚至有破碎的肺叶,重伤倒地不起。

    “这、这是什么刀?”赤阳子须发喷张,迎风乱舞,嘴角溢血,面目狰狞,在黑暗的夜里显得十分恐怖,声音嘶哑的问道。

    风乙墨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摇了摇头,正要说话,忽见赤阳子双手握住刀柄,慢慢的向外抽那锈刀,心中惊骇,这样都杀不死他?如果让他抽出刀来,自己离死不远了,他挣扎的想要爬起,可是浑身没有一点力气,胸口一呼吸都疼的厉害。

    突然,赤阳子啊的惨叫起来,只见锈刀爆发出一团灰色的光芒,赤阳子原本红润的脸快速干瘪下去,头发根根变的晦暗,失去光泽,手臂上肌肉收缩,短短三息的时间,赤阳子就变成一具骷髅,浑身的血肉、筋脉都被灰色光芒吸收的一干二净!

    山风吹过,骷髅变成了灰尘颗粒,随风飘逝,只剩下一件道袍,锈刀当啷一声落在地上,风乙墨再也坚持不住晕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风乙墨醒来,发觉还是在夜晚,四周静悄悄的,他艰难的爬起,捡起大半截人参、赤阳子的飞剑、储物袋,看了看地上的锈刀,不敢直接用手拿,神识一卷,收到储物袋中,把大半截人参全都塞入嘴里,一边咀嚼一边踉跄的奔走。

    之前,他只不过吃的是人形参胳膊、腿形状的支根,留下参体,如今人形参的药效充分发挥出来,滋润着内伤,没多久就感觉不再那么疼痛难忍,可是这参体药力太强,风乙墨额头开始冒出蒸汽,好像顶着一个蒸笼的飞奔,腹内好似烧了一团火,浑身燥热,热血沸腾,哪怕噬灵蚕在不断的吞噬人参散发出来的灵力,多余的强大药力也让风乙墨痛苦不堪,肌肤通红,通体鼓胀。神识发现不远处出现一个水潭,什么都顾不上,直接飞奔过去,噗通跳了进去。

    呲呲!

    身体浸泡在潭水中,四周便冒出了大量热气,水汽漂浮在水潭上空,弄的水潭上空仿佛是仙境一般,有了凉水降温,风乙墨感觉不再那么难受,四肢通泰,舒服起来,连忙在水中吐纳行功,渐渐进入了佳境。

    .

    凌娅是土阳城城主凌飞的独生女儿,在土阳城内算是一霸,谁都给些面子。土阳城作为楚国第二大城,戍守边防,抵御妖兽侵略,功不可没,城主凌飞被楚国国君任命为土阳候,她凌娅更是跟国君的女儿楚铃儿是手帕之交,这一次就是应楚铃儿郡主的邀请前往都城百花城参加赏花大会的,因为昨天偶遇大雨,在一间庙宇躲雨,耽误了行程,因此今天一早就出发,把耽误的路程赶出来,她不想错过赏花大会。

    “小姐,你看那边雾气腾腾,是不是有温泉?昨天淋湿了雨,也没有好好洗澡,是不是去看看?如果是温泉,小姐就泡一会儿,也好去去疲乏。”丫鬟秋菊撩起车帘,纤细的手指指向右前方,凌娅看了过去,果然在官路不远处有一团热气不断的升起,她想了想,“海叔,咱们过去看看。”

    凌海是凌家的管家,从小看着她长大,把她当成女儿一样看待,对她言听计从,溺爱的不行,立即拨转车头,向雾气升起的地方驶去,后面十二骑身穿银色盔甲的骑兵跟了上来,护卫左右。这银色盔甲的骑士是土阳候最著名的三百银衣卫其中十二骑,每个人都能一以当百,身经百战,银色盔甲上隐有褐色血迹,那是敌人的血,就算面对妖兽,十二名银衣卫也有一战之力!

    女儿出行,不能有丝毫差池,因此土阳候才派了十二骑保护女儿一路平安,从土阳城到都城百花城有两千八百里,不能不小心。

    因为没有多远,水潭很快就到了,四周烟雾氤氲,朝阳照射下来,五光十色,半截彩虹高悬半空,鸟语花香。

    丫鬟秋菊欣喜的跑到水潭边,伸手试了试,水温温热,“小姐,果然是温泉,你快来!”

    外面有二十骑银衣卫防护,二十丈内不得见到任何人,里面在丫鬟的警戒下,凌娅宽衣解带,一具完美无瑕的玉体出现在潭边,玉足微微深入水中,热力传来,潭水微热,等整个人完全浸入水中,温泉浸泡全身,甚是舒坦。

    凌娅一边清洗身体,一边四下打量,忽然,发现对面影影绰绰有个人影,而且还是一个身材高大之人,不由的大惊失色,失声尖叫:“有人,秋菊,你快来!”

    站在潭边的秋菊连忙跑过来,“在哪儿,在哪儿?”

    凌娅向温泉对面一指,秋菊抬手一支袖箭射了出去,可惜水潭之上浓雾太重,看不清到底射没射中,凌娅也顾不上洗澡,从潭水中站起,就在这时,一阵晨风吹来,浓雾被吹散,露出对面的情形。一个**上半身的英俊少年盘坐在潭水中,双目紧闭,呼吸均匀,好像睡着了一样,在少年四周是无数只蝴蝶,红的、蓝的、黄的、黑的、花的,形形色色,有的盘旋在少年头顶,有的落在少年身边的水面上,有的就停留在少年身上、头上,晨风一吹,翩翩起舞,好似万花齐放,蔚为壮观。

    凌娅和秋菊都看呆了,竟然忘记自己还光着身子,此时,少年蓦然睁开双眼,清澈明亮的目光向凌娅投去。

    “啊,大胆色狼,敢偷窥小姐洗澡!”秋菊连忙给小姐披上衣裙,沉着脸喝道。

    凌娅粉脸通红,羞愧难当,几乎要哭出来了,她何时受过如此的屈辱,被一个陌生男子看光了身子,穿上衣裙鞋袜,抄起一柄宝剑,沿着潭边向少年冲去,她要杀了这个偷看自己洗澡的登徒子!

    然而她飞奔过程中,无数只蝴蝶飞起,似乎感受到她的杀气,竟然护住般围绕在少年身边,还有许多飞蛾扑火的向她冲来,铺天盖地,让她不得不停下脚步,挥剑乱劈,很快脚下就堆满了蝴蝶尸体。

    风乙墨一直在炼化人形参的药力,水潭内的潭水就是被他身体散发出来的热力所加热,一支人形参,只让他的修为冲到练气期一层巅峰,可惜也就是堪堪是一层,无法冲破到二层,而且噬灵蚕不知道发了什么疯,竟然把刚刚蓄满全身的灵力吸收的干干净净,让他现在就是一个凡人。

    t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