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出手相助
    前面树木葱郁,一群飞鸟从密林中振翅飞起,冲入高空,隐隐有一股萧杀气息涌来,树林中藏有敌人!

    萧何作为队长实战经验丰富,觉察到危险,神情严肃起来,依照飞鸟惊起的位置来看,官路两侧内都有伏兵,而且数量不小。

    “海叔,你保护好小姐,一旦有危险,马上逃离此处!”萧何严肃的对凌海道,手一挥,十二名银衣卫一字排开,挡在马车之前。现场出现诡异的宁静,十二匹战马踌躇,不安的践踏。风乙墨所在的马车位于最后面,是一辆杂物车,侯爷千金出行,锅碗瓢盆、洗漱用品还有行军帐篷、换洗衣物都不可缺少,满满装了一大车,一开始是让他跟着步行,后来因为脚程慢,加上他表现不错,这才破例乘坐马车上。

    赶车的车夫惶恐不安,浑身发抖起来,他虽然没有看到匪徒,却也知道会有不祥的事情发生,刚要跳车逃跑,远处飞来一支羽箭,把车夫死死钉在马车之上!前面马车车夫同样被钉死在马车上。

    “破甲弩!”萧何回头看到长五尺有余、粗一寸二的长长箭杆,惊叫起来,寻常弓箭最多能够射出百步距离,而强劲的破甲弩却能五百步之遥!

    “保护小姐,冲啊!”萧何做出最英明的决策,策马向前冲去,在破甲弩面前,任何反抗都是徒劳的,唯今之计只能是尽快干掉匪徒,不然所有人都得死。而且破甲弩这样禁军械不会太多,最多一两架而已。

    果然,前面左右两边各有一支箭杆射出,萧何挥剑劈断一支破甲箭,纵马驰骋,率先冲入从密林中杀出的黑衣人群中,身体微微倾斜,手中宝剑就把一个匪徒脑袋砍掉一半,尸体向前冲出数步才倒地。

    十二名银衣卫宛如十二具杀人机器,几个来回冲杀,奔出来四十多黑衣人全都倒在血泊之中,正当其他银衣卫想要欢呼的时候,萧何却把目光投向密林深处,他感觉到杀气还在,危险没有解除。

    “朋友,请现身一见!”萧何浑身是血,血珠从银色铠甲上滴落,煞气冲天,威风凛凛,让后面一直注意战局的风乙墨暗暗点头称赞,好一个英雄人物!

    “不错,军队中竟然你这样的人物,看来世俗界也不都是酒囊饭袋。以你的身手和阅历,不应该仅仅是一名银衣卫吧,我听说土阳候有十八名深藏不露的金衣卫,阁下不会是其中之一吧。”

    随着话音落下,林中走出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头戴方巾,身穿藏青色长袍,头上挽了一个发髻,赤手空拳,一步迈出丈许,几乎是踏着青草飞行而来,瞬间就来到银衣卫面前。

    后面迟迟不动的凌海见此立即跳到车夫位置,拨转马头,驾车狂奔,对方出动修士,根本不是银衣卫能够所抵御的,再不逃就晚了!车内凌娅跟秋菊面无血色,双手紧紧抓住车厢,不敢出声,她们还是第一次见海叔如此慌乱。

    中年人微微一笑,也不追赶,在他眼中,这些军卒都是蝼蚁,怎么能够逃出自己的手掌?

    萧何双目瞳孔收缩,死死盯着眼前的中年人,满嘴苦涩,面对修士,别说十二个银衣卫,就是五十人也没有胜算,可是为了给小姐争取时间,只能拼命!以自己的死换取小姐的生!

    “布阵!”萧何大喝一声,其余十一匹战马立即奔腾起来,围绕着中年修士转圈,掀起无数烟尘,然而中年修士一扬手,四周的烟尘就好像被一只无形大手横扫出去,干净无比。

    嗖嗖!

    银衣卫临危不惧,抽出随身携带的强弩对准中年修士射去,修士袖袍一甩,射来的弩箭纷纷倒射回去,而且劲头更足,刺穿了银衣卫身上铠甲,顿时有七人坠落马下。失去主人的战马落荒而逃,萧何手臂中了一箭,鲜血染红了银色铠甲,他绝望回头望了望,见载着小姐的马车已经跑远,挥舞手中宝剑催动座下战马毅然决然的冲向中年修士。

    “杀!”

    “杀!杀!杀!杀!”

    其他四名幸存的银衣卫同样举起手中的武器,背影惨烈,奔向中年修士,他们明明知道这是去送死,却毫不退缩,风乙墨不禁动容,心中佩服,强大神识散发出去,覆向中年修士。

    中年修士冷笑不已,手腕一翻,一把飞剑出现,散发骇人的光芒,就要取了五人首级,然后追杀目标,忽然一股令他心悸的神识覆盖了他全身,以他练气三层的修为好像一只大海中的小船,随时都能倾覆,那是筑基前辈!顾不上杀人,连忙爆退,惨叫道:“前辈饶命!”

    那道强悍神识倏地收回,修士满头大汗,不敢再继续耽搁,落荒而逃。

    萧何五人惊呆了,本来他们都抱着十死无生的打算,谁知敌人竟然跑了,几人纷纷升起劫后余生的感觉。

    一人帮助队长包扎伤口,其他三人掩埋同伴的尸体,收拢战马,向小姐方向追去,等经过风乙墨马车的时候,发现这个新收的花奴竟然没有逃跑,萧何勒住战马,好奇的看着风乙墨:“你怎么没逃?”

    风乙墨神情平淡,没有说话,推掉车夫尸体,调转车头,跟在战马之后。

    “走吧,一起去找小姐!”萧何对于风乙墨胆色很满意,抬手甩出一支袖箭,袖箭飞起十几丈高,然后爆开,发出悦耳的尖叫声音,这是土阳候独门声讯信号。

    远处狂奔的海叔勒住马车,不可思议的回头张望,难道萧何他们打败了修士?

    正犹豫间,远处出现十二匹战马,只不过其中七匹上是空的,再后面是一辆慢悠悠的马车,车夫已经换成了花奴。

    凌海欣喜,低声在车厢内对凌娅道:“小姐,萧何他们回来了!”

    “在哪里?”凌娅十分激动,掀开车帘,跳了下来,迎接英雄们。

    .

    一伙儿人商量一番,决定还是折返回去,从原路走,一来刺杀失败,应该不会有第二波人,他们已经出动了修士,堂堂修士失手一次,对于凡人是不会无耻到再一次出手的地步。第二,如果绕行,会增加十日路程,时间来不及,时间越长,出现危险的几率越大。

    一行人再一次来到事发地,满地的尸体早已不见,萧何等人不敢继续前行了。

    t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