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娘亲的身份
    风乙墨跟着风际会站在浩瀚的莫愁湖边,半响不曾说过一句话,从说完“我爹叫风玉良外”外,就一直沉默,他能给从风际会身上感受到浓浓的悲伤。

    “你娘叫风莫愁,就是因为她出生在莫愁湖边,我便给她取名莫愁,玉佩上丢失的两个字就是‘莫愁’二字。她从小就是一个天才,不,是天才中的翘楚,十岁练气三层,十二练气练气十层,十八筑基,是所有风家弟子最有希望结丹的,然而在她十八岁生日那天,一切都改变了。”风际会声音飘渺,好像在讲故事,风乙墨不明白她为什么说娘亲,而不说爹爹。

    “莫愁从小聪明伶俐,勤奋好学,哪怕是生日也在辛苦修炼。不过,生日那天,她去了城外,回来时候救了一个人,那人受伤不轻,莫愁心地善良,把他留在风家,悉心照料。殊不知,两个月后,那人伤好,竟然提出要娶莫愁,我自然不同意,风家为了保持血脉纯正,一来不允许风家女子跟外姓人成亲,二来,那人来历不明,不能草率的把莫愁嫁给他。谁知,两个人竟然偷偷有了夫妻之实。”

    啊?风乙墨傻眼了,那个人是爹爹风玉良吗?总感觉不像,果然,风际会接着说下去:“当时我非常震怒,怒不可遏,按照家规,没有成亲就发生了苟且之事,需要浸猪笼处死,我下令把莫愁关起来,等待隔日处死。可是莫愁跪下哀求与我,说死不要紧,请求把孩子生下来再处死她。”

    “我完全愣住了,当场气的吐血,就想一巴掌拍死她,免得丢人现眼,可是看到她楚楚可怜的目光,于心不忍,偷偷放她离开,权当没有这个女儿!孩子,你娘是我的女儿,我是你的外公!”风际会慈祥的目光投向风乙墨,他知道,女儿已经不再人世了,当初女儿离开时候说过,她死也不会踏足风家半步,如果真的回来,那只能是后人拿着玉佩回来,那个时候,她已经死了。

    风乙墨被这个突如其来的转变惊呆了,本以为是爷爷家,却变成了外公家,等等,爹呢?爹去哪里了?

    似乎觉察到风乙墨的疑惑,风际会叹了一口气,道:“当初我不同意你娘跟你爹成亲,他一怒之下,离开了,杳无音讯。风玉良是风家仆人,为了照顾有身孕的你娘而派去的。你娘在怀了你后,一身修为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变成了凡人,这也是我非常震怒的原因。风家本来有望十年间再出一名金丹修士的,却被你爹给毁了,你说我该不该恨他?”

    风乙墨默不作声,还在消化风际会的话,唯有苦笑。娘亲突然没有了修为,那是被噬灵蚕吞噬了灵力所致,罪魁祸首是自己!如果娘亲还有筑基修为,岂能被周家所欺负?过了半响,他还是鼓起勇气问道:“我爹叫什么?”

    “墨子雨!”

    风乙墨明白了,乙墨,忆墨。

    风心平,今年十四岁,精明能干,小小年纪已经是炼气二层修为,原本的伺候大少爷风麒麟的,可是家主一道命令,把他调配到一个叫风乙墨表少爷身边,他十分不情愿。麟少爷是家主长子的大公子,据说是下一届家主的第一候选人,前途无量,他也深得麟少爷的信赖,平时总是赏赐一些灵石、灵丹修炼,不然他哪里会有如此大的进步。

    这下可好,一下子被打入另册了,风心平心情极差,如果不是家主把月例两块下品灵石提升到四块,他甚至有撞墙的想法。不过见到表少爷,还是为他的外貌所折服,剑眉星目,面如冠玉,丰神如玉,真个俊秀儒雅。反倒是麟少爷相貌普通,跟眼前的表少爷比起来,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可是长的好看有什么用?他一看风乙墨浑身上下没有一丝灵力,就知道表少爷是个凡人,让自己一个修士伺候一个凡人,他心中更为不平。

    “见过表少爷!”风心平面无表情的向风乙墨施礼,把一个“表”字咬的极重。

    风乙墨本来是见过风家人后立即离开,不想留下的,在见过血祭的残忍后,心有余悸,可是风际会心疼自己的外孙,既然找到这里,就不会让外孙流离失所,四处流浪。

    风乙墨是有苦说不出,血祭的事情还没有传来,整座百花城都不知道发生了惨烈血祭事情,他总不能说已经看到了血腥一幕啊,所以暂时居住下来,等待机会离开。看着眼前的年轻修士,他明白是外公派来看着、保护自己的。

    之前,外公询问自己是否修炼过,他进行了否认,外公也没有说什么,安排了一处别院。这个地方位于风家大院背街,独立的小门,有两栋房屋,东西长二十丈,南北宽十丈,院子中间栽了一颗梨树,正值秋天,梨树上挂满了金黄成熟的梨子,微风吹过,飘来阵阵果香。

    “你好,辛苦了!”风乙墨面带微笑跟风心平打招呼,这个年纪跟自己相仿的随从心中有怨气啊,想想也是,他一个炼气二层修士来伺候自己一个凡人,心里自然不舒服。

    “应该做的,表少爷今天有什么安排?”风心平还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

    风乙墨看了看新家,觉得缺少被褥、箱柜、书桌等物品,便道:“咱们上街,采买。”

    随着去看热闹的军民返城,百花城内又热闹起来,赏花大会继续,那些被撞倒的鲜花重新摆放整齐,又是一派繁荣景象。

    风心平看着走在前面的表少爷,心中怒火被一点点点燃,他还真的把自己当成了下人了,所有买来的东西全都让自己拎着,堂堂麟少爷的书童竟然成了跟班,脸都丢尽了。

    可是风乙墨好像根本不知道这些,继续前行。前面是一条主街,道路宽敞,路两旁摆放着上千盆鲜花,全都是菊花,品种各异,花香扑鼻。风乙墨刚刚走入街中,原本留恋在菊花上的数十只蝴蝶纷纷飞来,围绕着他开始翩翩起舞,引来无数居民的围观。

    风心平诧异的看着眼前的一幕,莫非表少爷是一个驯虫高手?似乎印证了他的想法,更多的蝴蝶涌来,形形色色,很快在风乙墨上空形成了一片蝶云,蔚为壮观,众人无不拍手称奇。

    t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