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九天罡风诀
    风际会当即把九天罡风决传授给风乙墨,并现场盯着他修炼,以便有不对之处可以加以指正。对于这个突然降临的外孙,风际会感到歉疚,都十五岁了,还没有接触过修炼,失去了大好时光、最佳时机,因此想要全力弥补。

    九天罡风决共分为软风、轻风、微风、和风、清风、强风、疾风、大风、烈风、暴风、罡风十一部分,其中软风、轻风、微风对应练气的初、中、后三期,和风、清风、强风对应筑基期的初、中、后三期,疾风、大风、烈风对应与金丹期的初、中、后三期,暴风只对应与元婴期,罡风对应化神期,是风家传家之宝,法决齐全,一直可以修炼到化神期!

    修炼时候若各种风中加以辅佐,修炼起来会事半功倍,如鱼得水,到了最高境界完全能够呼风唤雨,塑风成兵!

    让他震惊的是外孙只修炼的片刻,他就感到房间内的灵气汇集成灵气斑点,向外孙身体内钻去,这可是修炼最关键的一步,纳灵入体,说明外孙资质极佳,他欣喜若狂,仿佛看到了女儿当初的影子,眼睛竟然湿润了。

    可是,当风乙墨停止修炼,风际会立刻觉察到外孙身体内的灵气快速的消散,消失的无影无踪,这是怎么回事?风际会神情凝重,伸手搭载风乙墨手腕上,半晌,脸上尽是无尽的悲哀,叹了一口气。就这么一会儿工夫,他发觉,外孙身上的那一点点灵力,已经全都消散得彻彻底底。

    外孙已经够可怜了,没有了爹娘,现在竟然无法修炼,他十分确定,外孙这种身体,是修真界非常罕见的漏体!所谓漏体,就是遗漏之体,无法保存任何一点灵力,哪怕修炼个千百年,也是无法寸进,无论修炼多久,吸收多少灵力都会消失的干干净净。

    漏体的存在,比没有资质无法修炼还要可悲,他是给人一种希望,却生生的又把希望给击得粉碎,所做的功劳全是无用之功,终身无法进步分毫。他同情的望着外孙,眼中充满悲悯,该不该告诉他这个噩耗呢?还是算了吧,让他平平安安,健健康康,度过一生,也许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风际会站起身,刚要说什么,窗外飞来一把声讯飞剑,他接过之后,脸色骤变,竟然没有走正门,身形一动,化为一缕青烟,消失在书房内,他的声音远远传来:“墨儿,你先回去,外公有重要事情要办。”

    声讯飞剑是雷巧燕发来的,里面匆匆说道:雷暴以及雷家的15名筑基弟子全都陨落!风机会不敢耽误,立即赶往雷家,等他到了雷家发现火家的家主火一长已经在那里了,他满脸悲痛,看着风际会,道:“风道友,火振平师叔他、他陨落了!”

    啊,风际会大吃一惊,两名金丹老祖同时陨落,这个可不是什么好消息,连忙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其他人呢?”

    火一长平复了一下悲伤的心情,开口道:“昨日火振平师叔,带领众弟子前往洞府寻宝,到了晚上还没有回来,我们都认为,洞府很大,宝物很多,需要一定时间才能出来,而是血祭也不是一时半刻就能完成的,可是今天早晨,执勤的弟子发现,火振平师叔的魂牌碎了,而且,跟他一同前往洞府的18位筑基弟子的魂牌全都碎裂,说明他们全都弄遭不测。”

    一旁的雷巧燕也点头说出同样的经过,两家一共有两名金丹修士,33位筑基弟子,全都死在了那神密洞府之中,因此,他们两家才把风际会找来,询问风家损失情况。

    风际会满心震惊,此时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因为他没有派人前往洞府,自然没有损伤,可这是如果说出来,这两家会怎么看自己?雷巧燕看到风祭会的表情,忽然想起了那一封飞剑传书,脸色变了变,问道:“风际会,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什么消息,故而没有派弟子前往洞府?”

    火一长听雷巧燕如此说,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他看向风际会,问道:“风道友,你果真没有派弟子前往那洞府?”

    风际会只能苦笑着点点头,道:“当日,我感觉心绪不宁,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就让人把所有弟子撤了回来,何况当时我正在寻找一个人,人手不够。而且,我在撤离弟子后,曾经给雷巧燕发了一封传书,让她小心。谁知她没有听。”

    火一长扭头看下雷巧燕,雷巧燕苦涩的点头,他霍地站起,指着风际会喝道:“你为什么只给她传书,而不给我们火家?”

    风际会心头不满,冷冷道:“我的飞剑传书愿意给谁是我的事情,如果不是你们贪婪,贪图夺灵丹,弄出一个丧尽天良的血祭来,也就不会死人了,怪不得旁人!”

    “你”火一长气的浑身发抖,就要拂袖而去,火家损失惨重,不仅仅死了一名金丹修士,还有18位筑基弟子,那些可都是核心弟子,中坚力量,实力降低了大半。

    雷巧燕见发生了争执,连忙拉住火一长,道:“二位不要争执了,不知道楚家伤亡如何,如果没有任何伤亡,说明那个洞府就是他楚家的阴谋!”

    火一长不是白痴,他也想到了这个问题,他借着起身离开的机会,向楚家皇宫方向奔去,雷巧燕、风际会连忙跟上,他们要向楚家老祖问一问,这到底是什么原因?

    三人一前两后,赶到了楚家皇宫,楚家老祖似乎知道他们会到来一样,已经等在了宫外。“三位来啦,告诉你们一个不好的消息,我孙子楚毅轮以及重孙女儿楚玲儿,已经死在了那洞府之内,魂飞魄散了!”说着,眼角还滴出两滴泪水。

    三人全都愣住了,楚国国君死了?

    “现在楚国由老三楚之强当家,今后还需要三位鼎力相助啊!”楚家老祖抱拳道。

    火一长、雷巧燕面面相觑,这跟猜测的不一样,如今,完好无损的只有风家,他们把目光全都转向了风际会。

    风际会如坐针毡,来的时候,他还期望楚家完好无损,谁知人家死了国君,更为严重,一共四家,只有他风家没有任何伤亡,他如何解释?

    楚家老祖看到火一长、雷巧燕的表现,微微一愣,道:“怎么,你们两家的人”

    “嗯,我们两家的人一个都没有回来,全都死了!”火一长十分的气愤,他指着风际会道:“楚家老祖,你说说看,只有他风家没有一个人伤亡,这是怎么回事?”

    楚家眯缝起眼睛,眼中寒光一闪,莫非风家得知了什么消息不可?不能啊,整件事情只有自己、楚毅轮知道,没有第三者,风家是不可能知道,这应该是巧合,不过却是一个机会,自己完全可以把所有的事情推到风家身上。

    t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